查看完整版本: [-- 雍正书《歇白塔铺》、《壶中九华》和《月赋》片段 --]

[稽古右文·康雍梦华] -> 清绘画馆 -> 雍正书《歇白塔铺》、《壶中九华》和《月赋》片段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梨花若雪 2007-08-13 17:39

雍正书《歇白塔铺》、《壶中九华》和《月赋》片段

雍正乙卯行书《月赋》片段

137cm×89.5cm

水墨绢本

钤印:“朝乾夕惕”白文方印、“雍正宸翰”朱文方印

这是诗啊还是文啊,怎么断句啊

雍正乙卯年是1735年,秋月,汗啊,怎么看这字也不象个快挂的人嘛

之前一直粉喜欢十七那幅题在华清池的字,很整齐,如今看这个觉得也不错

雍正书苏轼《歇白塔铺》、《壶中九华》手卷

288cm×25cm

绢本手卷

钤印:朝乾夕惕(白文) 雍正宸翰(朱文)

《歇白塔铺》

甘山庐阜郁长望  林隙依稀漏日光

吴国晚蚕初断叶  占城早稻欲移秧

迢迢涧水随人急  冉冉岩花扑马香

望眼尽从飞鸟远  白云深处是吾乡

《壶中九华》

我家岷蜀最高峰  梦里犹惊翠扫空

五岭莫愁千嶂外  九华今在一壶中

天池水落层层见  玉女窗明处处通

念我仇池太孤绝  百金买回小玲珑







洗桐女史 2007-08-13 19:13

让菜找警察大叔看看呢?偶素觉的某人很自我感觉良好呢~

比如他见陈仪,看到人家头发斑白,不禁流露出惋惜之情,而他自是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和保养的状态比陈仪要好8~


贲然来思 2007-08-13 21:22

白菜进来一看,这不是谢庄的《月赋》嘛,哪儿是什么“长歌”亚~哈哈哈~lz把标题改改8

这段月赋不全,四就是摘录了全文的一段。这么念就行了:绿苔生阁,芳尘凝榭。悄焉疚怀,不怡中夜。乃清兰路,肃桂苑;腾吹寒山,弭盖秋阪。临浚壑而怨遥,登崇岫而伤远。于时斜汉左界,北陆南躔;白露暧空,素月流天,沉吟齐章,殷勤陈篇。抽豪进牍,以命仲宣。 仲宣跪而称曰:臣东鄙幽介,长自丘樊,昧道懵学,孤奉明恩。 臣闻沉潜既义,高明既经,日以阳德,月以阴灵。擅扶光于东沼,嗣若英于西冥。引玄兔于帝台,集素娥于后庭。朒朓警阙,朏魄示冲。顺辰通烛,从星泽风。增华台室,扬采轩宫。委照而吴业昌,沦精而汉道融。 若夫气霁地表,云敛天末,洞庭始波,木叶微脱。菊散芳于山椒,雁流哀于江濑;升清质之悠悠,降澄辉之蔼蔼。列宿掩缛,长河韬映;柔祗雪凝,圆灵水镜;连观霜缟,周除冰净。君王乃厌晨欢,乐宵宴;收妙舞,驰清县;去烛房,即月殿;芳酒登,鸣琴荐。 若乃凉夜自凄,风篁成韵,亲懿莫从,羁孤递进。聆皋禽之夕闻,听朔管之秋引。于是弦桐练响,音容选和。徘徊房露,惆怅阳阿,声林虚籁,沦池灭波。情纡轸其何托?诉皓月而长歌。

看出我们四爱月亮了8?又看出我们四看月亮的时候感到孤单了8?若不是心境相同,干么抄这个~

心灯里倒是可以这么Yy,gaga~看完治平胜算我继续写~

大家看这段诉皓月而长歌,其实后面还有一段歌。

歌曰:

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

临风叹兮将焉歇?川路长兮不可越。

歌响未终,余景就毕;满堂变容,回徨如失。

又称歌曰:

月既没兮露欲,岁方晏兮无与归;

佳期可以还,微霜沾人衣!

陈王曰:“善。”乃命执事,献寿羞璧。敬佩玉音,复之无。

大笑,这是雍正十三年哦,某人快死了,还在月下怀念某美人了~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

嘎嘎,在心灯里要大写特写,虐待某桐,方称我心~






贲然来思 2007-08-13 22:00

另:据白菜来看,这篇月赋,四题的是秋月,其实文章说的是月初不盈之冲月:朒朓警阙,朏魄示冲。故而其后有君王不欢,情纡轸而无所托之叹。所以这篇文应该不是四在八月十五抄录的。



梨花若雪 2007-08-13 22:09

呜……太无良了,这个题目是偶从拍卖公司的网站直接copy过来的,偶问桐这是啥米,她没给偶答案,就让偶贴出来,都够坑人的



梨花若雪 2007-08-13 22:47

再来两首苏轼的诗


2007-12-09 22:13
想到没多久四就死了,心里真是不舒服啊,不知道四在写这些的时候心里在想着谁呢?

vlargsen 2008-12-23 15:18

第一幅雍正十三年所作的月赋的相关信息


作 者:雍正
年 代:雍正十三年(1735年)作
尺 寸:137*89.5cm


释  文:


绿苔生阁,芳尘凝榭。悄焉疚怀,不怡中夜。乃清兰路,肃桂苑;腾吹寒山,弭盖秋阪。临濬壑而怨遥,登崇岫而伤远。于时斜汉左界,北陆南躔;白露霭空,素月流天,沉吟齐章,殷勤陈篇。抽豪进牍,以命仲宣。仲宣跪而称曰:臣东鄙幽介,长自邱樊,昧道懵学,孤奉明恩。臣闻沉潜既义,高明既经,日以阳德,月以阴灵。擅扶光于东沼,嗣若英于西冥。引玄兔于帝台,集素娥于后庭。朒朓警阙,朏魄示冲。顺辰通瞩,魄示冲。顺辰通瞩,从星泽风。增华台室,扬采轩宫。委照而吴业昌,沦精而汉道融。若夫气霁地表,云敛天末,洞庭始波,木叶微脱。菊散芳于山椒,鹰流哀于江濑;升清质之悠悠,降澄晖之蔼蔼。列宿掩缛,长河韬映;柔祗雪凝,圆灵水镜;连观霜缟,周除冰净。君王乃厌晨欢,乐宵宴;收妙舞,驰清县;去烛房,皓月而长歌。


款 识:雍正乙卯 秋月 御笔
钤印:朝乾夕惕 雍正宸翰
质 地:水墨绢本


——————————————


附录:


[南宋]谢庄·月赋


(转自台湾繁体版教科书“历代古典名词赋”)


    陳王初喪應、劉,端憂多暇。綠苔生閣,芳塵凝榭。悄焉疚懷,不怡中夜。乃清蘭路,肅桂苑;騰吹寒山,弭蓋秋阪。臨浚壑而怨遙,登崇岫而傷遠。於時斜漢左界,北陸南躔;白露曖空,素月流天,沉吟齊章,殷勤陳篇。抽豪進牘,以命仲宣。


    仲宣跪而稱曰﹕臣東鄙幽介,長自丘樊,昧道懵學,孤奉明恩。


    臣聞沉潛既義,高明既經,日以陽德,月以陰靈。擅扶光於東沼,嗣若英於西冥。引玄兔於帝台,集素娥於後庭。朒朓警闕,朏魄示沖。順辰通燭,從星澤風。增華台室,揚采軒宮。委照而吳業昌,淪精而漢道融。


    若夫氣霽地表,雲斂天末,洞庭始波,木葉微脫。菊散芳於山椒,雁流哀於江瀨;升清質之悠悠,降澄輝之藹藹。列宿掩縟,長河韜映;柔祗雪凝,圓靈水鏡;連觀霜縞,周除冰淨。君王乃厭晨歡,樂宵宴;收妙舞,馳清縣;去燭房,即月殿;芳酒登,鳴琴薦。


    若乃涼夜自淒,風篁成韻,親懿莫從,羈孤遞進。聆皋禽之夕聞,聽朔管之秋引。於是弦桐練響,音容選和。徘徊《房露》,惆悵《陽阿》,聲林虛籟,淪池滅波。情紆軫其何托?訴皓月而長歌。


    歌曰﹕“美人邁兮音塵闕,隔千裡兮共明月;臨風嘆兮將焉歇?川路長兮不可越。”


    歌響未終,余景就畢;滿堂變容,回徨如失。


    又稱歌曰﹕“月既沒兮露欲晞,歲方晏兮無與歸;佳期可以還,微霜沾人衣!”


    陳王曰﹕“善。”乃命執事,獻壽羞璧。敬佩玉音,複之無斁(斁,意為厭棄)。


    謝莊 (421-466),字希逸,南朝宋文學家。陳郡陽夏人(今河南太康縣) 有《謝光祿集》


——————————————


乙卯秋月,那是雍正十三年的秋月,什么时候啊就想起要写这个呢,和月亮还真是有缘份。


大约是对月怀人吧?看他的字,起先还挺克制的,写着写着心就乱了,不止一回,而且是越写越乱,竟然……


奇怪这东西还就裱好收藏起来了,是他自己没意识到,没心思对付或是对书法还满意呢?


附录一下谢庄的《月赋》,我之前也没读过,是在网上搜到的,看看某四皇帝没写的那些字。我古文不好,反正看着感觉胸闷,辜负了今儿晴空艳阳的好天气啊~~


——————————————


以上是初看时的想法,后来找到了这东西的拍卖纪录:


2006年6月27日中鸿信,估价RMB6-8万,成交价RMB68200元。


一看之下就觉得这东西可能不真啊,再细看果然有很多毛病,第一钤印,第二如上所说没理由写成这样还裱藏起来,第三有上述想再看字体笔法越发不对劲。所以现在想来觉得这东西不真的可能性偏大了。


回头看看常出现在拍卖行的一些“雍正宸翰”,怎么说呢,以我这点粗浅见识,其中已经有很多都七八分怀疑不真啊,大约连嘉德这样大行都不一定靠得住,甚至还包括一些做得极假一眼看穿的唉~~拍砖我并没大把握,毕竟也只是看网上流传的图片而已,只提醒各位想收藏某四皇帝墨宝的话,可千万千万加二十倍小心哪。


2009-05-09 10:54
大爱~拿走了 谢谢


查看完整版本: [-- 雍正书《歇白塔铺》、《壶中九华》和《月赋》片段 --] [-- top --]


Copyight © 2005-2010 ourjg.com
Time 0.073840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