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个人整理]《晚晴簃诗汇》中雍正诸子弘昼、弘曕的诗 --]

[稽古右文·康雍梦华] -> 懋勤朝暮 -> [个人整理]《晚晴簃诗汇》中雍正诸子弘昼、弘曕的诗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江宁婆婆 2007-04-10 13:49

[个人整理]《晚晴簃诗汇》中雍正诸子弘昼、弘曕的诗

据此整理:http://bbs4.xilu.com/cgi-bin/bbs/view?forum=wave99&message=12256

弘昼

和恭亲王弘昼,世宗第五子。有《稽古斋集》。
    

积书岩
    

河北钟灵气,岩深蕴太虚。

层山饶邃谷,石室为藏书。

秘轴云岚合,遗文苔藓余。

茂先推博学,对此定何如。
    

秋日读书
    

微雨潇潇生嫩凉,藕花零落满池塘。

地宽月到中天小,气爽风过野水长。

观物无心参造化,开编有得即文章。

佳辰好景登高近,更索新吟入锦囊。
    

弘曕

果恭郡王弘曕,号经畬道人,世宗第六子。袭果亲王,降贝勒,进郡王。有《鸣盛集》。

重登天成寺江山一览阁

晓日万峰幽,重来忆旧游。

空林叶尽落,清磬一声秋。

图画窗中得,烟霞眼底收。

高歌思控鹤,双袖挹浮丘。

题倪云林画
    

乱山重叠树槎桠,曲径偏宜处士家。

想见虚亭吟眺处,夕阳无限绕寒鸦。

山庄

路接西山辟小庄,柴门过雨静年芳。

不容人到花垂地,偶卷帘高燕在梁。

野草远分流水碧,夕阳斜照乱峰黄。

萝阴是处堪延屟,肯数蓝田华子冈。

和紫琼主人即事用端卿韵

庭院深深远市哗,薄寒轻暖护窗纱。

春林剔藓思题石,夜雨移镫为看花。

楼外鸟啼诗梦破,风前人立帽檐斜。

红桥暇日期相访,载酒随君玩物华。
    

奉挽二十一叔父慎郡王
    

悲风无端来,朱炎生凛冽。

咫尺紫琼岩,幽明顿隔绝。

平生与我厚,古意相劘切。

骚坛许联吟,绮筵时促膝。

过从喜独便,欢娱难具述。

百年似风镫,修短本难诘。

所恨贤豪身,颓萎太怱卒。

耿耿怀抱间,作恶那可说。

哭声撼穹阊,哀哀耸毛发。

痛定转生疑,迷罔坐一室。

检点旧云烟,两<巾登>骊珠匹。

讵知谆恳意,即此兆永诀。

天朝笃宗亲,优诏蒙矜卹。

叔其可无憾,而我转萧瑟。

悲哉三友图,早见霜松折。

宾客助凄怆,琴书防散逸。

盖棺事则已,流芬凭史笔。

物望俪间平,千秋高郁崒。
    

春草
    

春风消息散平原,为爱离离野草繁。

望里莺花三月路,愁中烟雨六朝魂。

乍随柳色青连岸,斜逐溪流绿到门。

漫向陌头寻往事,依然南浦怅王孙。

 

 

 

窗前生意始纤纤,小院稀锄色更添。

往日夕阳吟杜牧,祇今春水赋江淹。

晴烘芳径侵朱履,雨暗空闺映翠帘。

倘过午桥风景地,白羊还认酒家帘。
    

 

 

 

春来是处总关情,偏近池塘雨后生。

滋蔓傍人如有意,托根随地不知名。

裙腰一道撩飞蝶,钗股千茎衬落英。

莫把官袍论颜色,年年空惹路尘轻。
    
 

    
谒十七叔果毅亲王墓礼成感赋

寝门宿草泪丝丝,寒食风前独到时。

遗爱伏恭赖犹子,招魂伯道痛无儿。

昔年早上东平颂,此日空瞻北海碑。

莫怪杜鹃啼不住,棠梨一夜满空枝。
    

松雪画兰

昨宵有梦落空谷,开匣氤氲香满幅。

鸥波亭畔好春光,露凝点点风扬扬。

巧从瓷斗开生面,笔阵纵横墨花灿。

天目山坳彷佛逢,至元款识寻常见。

夙闻画马殊有神,风毛雾鬛看犹新。

换手忽传林下态,多情应对管夫人。

敷荣讵肯同萧艾,嫩叶千茎绿玉碎。

小窗展对读《离骚》,可许楚臣纫作佩。

九畹幽芳静裹含,秋来摇落有谁探。

一拳瘦石根无土,珍重同时郑所南。
    

秋晚

斜日大荒西,晴沙散马蹄。

旗翻千帐静,木落万山低。

远塞看鸿雁,连营绝鼓鼙。

关河渺长望,衰草尚萋萋。
    

野望

落日照延伫,秋深沙塞间。

天低疑近水,云动欲移山。

铅椠聊从好,弓刀敢就间。

遥看点苍隼,千里片时还。
    

周兰坡先生三十韵
    

今代銮坡侧,斯人不易求。

节还惊蜕委,鹤化忆仙游。

禁地欢初接,骚坛契早投。

星云焕彝鼎,风雨落琳球。

典册群推马,长城快倚刘。

数谈知少日,流览足前修。

硎发看犀利,机行肯逗遛。

已开翔鸑鷟,暂遣絷骅骝。

应诏鳣堂喜,程材铁网收。

科名新押榜,馆阁旧登洲。

苏陆遥宗法,沈张近比侔。

台阶行贰秩,仙仗谒南州。

遂命参桓傅,谁容附李舟。

龙钟偏作态,蓬梗动怀忧。

朝借邻家蹇,沽凭御赐裘。

后生夸夺锦,多病欲扶鸠。

小酌能过访,分题互劝酬。

层层蕉叶剥,轧轧茧丝抽。

敌破探囊底,镫传竖指头。

濠梁观唼喋,林木送钩辀。

声逐瑶琴断,光仍宝墨浮。

老成纷落叶,尘世幻轻沤。

细想无余恨,祇缘未乞休。

此生原特达,底事类穷愁。

架尚堆千卷,车宁要八驺。

重泉魂渺渺,残雪路悠悠。

旅榇寒郊厝,遗孤薄宦留。

春随渔艇发,江入海门幽。

姓氏垂青简,襟期在白鸥。

郑乡诸弟子,若个涕先流。
    

早春园居即事

昨夜初停镫市嚣,小园暂遣息尘劳。

山排疏树偏迎榻,水带春冰不受篙。

位置鼎铛添茗谱,部分桃柳设花曹。

太平消得间中味,休信林泉学养高。

 

 

 





洗桐女史 2007-04-10 15:46

熙朝雅颂集收录弘曕的诗七十六首,弘昼的诗三十五首,诸王中,收录的弘曕的诗的数量居首位,可见弘曕应当是一个著述丰富才华横溢的人。但是至今未曾得见弘曕得《鸣盛集》实为一大憾事。弘曕有很多诗都是写给二十一紫琼道人慎郡王允禧的。允禧、弘晓、弘曕之间的和诗很多,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好。


维乐 2007-04-10 22:03
昨天和小淑女还聊呢,不知道弘曕怎么得罪了小四乾,看弘曕的碑文,还有清史稿列传,就感觉弘曕就一小混混,一无是处,品质还极为恶劣,可是如果他真地像乾隆说的那么不堪,二十一怎么会理他,也不知道小四乾在想些什么~~~~~

josefina 2007-08-29 23:54
雍正刚刚死貌似乾隆就处置了弘曕身边的太监吧 那个时候弘曕才3岁

lisaya 2007-10-16 14:47
引用
昨天和小淑女还聊呢,不知道弘曕怎么得罪了小四乾,看弘曕的碑文,还有清史稿列传,就感觉弘曕就一小混混,一无是处,品质还极为恶劣,可是如果他真地像乾隆说的那么不堪,二十一怎么会理他,也不知道小四乾在想些什么~~~~~
好在福惠死得早,不然小四乾不知道怎么整他呢!

totodsds 2008-01-10 22:12
感觉小四乾比他老爹可怕,至少他老爹是光明正大摆明着来

七月未央 2008-01-11 17:17

果恭郡王弘曕,号经畬道人,世宗第六子。袭果亲王,降贝勒,进郡王。

小四乾是在是太8HD了,他继位的时候弘曕才3岁,对他有威胁?

昨天和小淑女还聊呢,不知道弘曕怎么得罪了小四乾,看弘曕的碑文,还有清史稿列传,就感觉弘曕就一小混混,一无是处,品质还极为恶劣,可是如果他真地像乾隆说的那么不堪,二十一怎么会理他,也不知道小四乾在想些什么~~~~~

至于这样吗?一个才华横溢的人被说成这样,为了抬高自己?


zinanyan 2008-02-04 06:28

《鸣盛集》应该在国图有,我从网上查到过,全国其它的图书馆似乎都没有。日本国立图书馆还是东京图书馆什么的,我忘了,也有一套。

没记错的话,允礼的诗中有一首是写关于同情搬煤人;再看《清史稿》好像记载国际给他的弘曕强夺别人的煤窑什么的,倒也算是一种讽刺了。



查看完整版本: [-- [个人整理]《晚晴簃诗汇》中雍正诸子弘昼、弘曕的诗 --] [-- top --]


Copyight © 2005-2010 ourjg.com
Time 0.080430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