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袁枚《刑部尚书富察公(傅鼐)神道碑》 --]

[稽古右文·康雍梦华] -> 九州清晏 -> [录入]袁枚《刑部尚书富察公(傅鼐)神道碑》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大白菜 2007-03-10 09:44

[录入]袁枚《刑部尚书富察公(傅鼐)神道碑》

袁枚《小仓山房文集》卷二

《刑部尚书富察公神道碑》

 

公讳傅鼐,字阁峰,世居长白山,号富察氏。祖额色泰,从太宗文皇帝用兵,有大功;子四人。次子骠骑将军噶尔汉,辅圣祖致太平,生公。公眉目英朗,倨身而扬声;精骑射,读书目数行下。年十六选入右卫,侍世宗于雍邸,骖乘持盖,不顷刻离。雍正元年,补兵部右侍郎。年羹尧以大逆诛,穷其党;公谓廷臣曰:“元恶已诛。胁从罔治。鼐事上久,能知上之用心。倘诸公心知某冤而不言,非上意也。”诸王大臣以公语,平反无算。岳兴阿者,九门提督隆科多子也,隆柄用时礼下于公,公不往,及隆败,公为上言:“岳无罪。”上疑公与隆有交,故为岳地,谪戍黑龙江。公闻命,负书一箧步往,率家憧斧薪自炊。先是,公在上前尝论准噶尔情形,上不以为然,用兵数年,所言验,乃召公还,予侍郎衔,命往军前参赞。未行,仍命入宫侍起居,上违和,医药事皆公掌之。十二年春,命公观兵鄂尔多斯部落,中途,侦贼数万,掠地西走。公即赴拜达理,请于大将军马尔塞曰:“贼送死,可唾手取也。鼐远来,虽兵疲,犹能一战,惟马力稍竭,愿大将军给轻骑数千助鼐,事成归功将军,事败鼐受其罪。”马嘿然,再三云不应。公愤激,自率所部,出与贼战,大败之,获辎重、牛畜万计,卒以马病,不能穷追。事闻,天子大悦,赐孔雀翎,移佐平郡王军谋,斩大将军马尔赛狥于军。会贼有求降意,而盈廷诸臣皆欲遣使议和罢兵,上问公,公叩头曰:“此社稷之福也。”上意遂定。即命公同都统罗密、学士阿克敦往。时战争连年,虏氛甚恶,穷沙万里,雪没马鼻,行者迷向,认人畜白骨而行;公闻命不辨岩径,上马驰抵策凌部落。策凌坐穹庐,红氍毹为褥,金龙蟠叠五尺高,侍者貂蝉持兵,女乐数行,弹琵琶献酒,公从容宣诏,音响如钟。酋蛮伏地,观者以万计,皆膜手指夷言曰:“果然中国大皇帝使臣好状貌也。”诏划阿尔泰山为界。策凌曰:“阿尔泰不毛之地,中国奚用?且我先人披荆棘、历血刃,与喀尔喀争来之地,宁忍弃之?”公曰:“以为若不念先人耶!若肯念先人,更善;昔我圣祖征噶尔旦,通好于若国,若国主伐叛助顺,缚噶尔旦送来,在途病死(傅鼐都知道噶尔丹不是自杀的哦),若国震于天诛,即献阿尔泰地方,中国受之,置驿设守已有年矣,今犹以为言!是非背大皇帝,乃是背其先人,岂非大不祥乎!”策凌语塞,以利害动公,乃集十四鄂托、十四宰桑合而见公,曰:“议不成,公不归矣!”鄂托、宰桑者,华言十四路头目也,公叱曰:“自出嘉峪关而思归者,庸奴也!某思归,某不来矣。今日之议,事集万世和好,不集三军露骨,一言可决。而諓諓如儿女子,吾为而王羞也!”诸酋相目以退。翼日,策凌如约缮表求公奏,并遣宰桑同来献橐驼、明珠等物。世宗大悦,敕下加公三级,晋秩都统。世宗崩,今上登极,迁刑部尚书;以误举参领明山、失察家人两事,落职入狱(清史稿说他违例发俸而入狱)。病旬,部尚书孙公嘉淦奏请就医私第,许之;薨于家,年六十二,葬西山独树里。子三人:长昌龄,官编修;次科占;次查讷;俱有父风。公宽于接下大杂,刚于事上太戆,伉爽自喜,好声矜贤,简节而疏目,以故无平不陂,福与祸俱。丙辰会试,榜发,公奏请搜落卷,上允之,复取中二十馀人,有广东刘起振者,年八十八,以公荐入翰林,为一时盛事。所居稻香草堂,有白雁峰、鳌峰、东皋、南庄诸胜,积书万卷,招四方人与游,性理、经史、诗文、医人、日者,悉萃集焉。果亲王任事时,警欬所及,九卿唯唯,公在坐,俟王发声,听未毕,辄迎拒曰:“王误矣!”王不能堪,世宗责公曰:“汝知果亲王何语而又误耶?”公亦不能答也。铭曰:“公如剑,其干将乎。谁不钦,以其光乎。卒以折,毋乃刚乎!迷阳迷阳,伤吾良乎。固不如赤堇之锢而南山之藏乎。 

傅鼐真是个“是非篓子”啊,人家不敢管的事他都管。至刚则易折,以傅鼐观之,信言也。







大白菜 2007-03-10 10:09
引自周汝昌《红楼梦新证》

引用

八旗文经》卷五十七《作者考》甲叶十曹寅传末云:“甥富察昌龄,字谨斋,阁峰尚书子,有时名,集未见。”《南涧文集》亦云:“昌龄官至学士,楝亭之甥也。”按昌龄乃富察傅鼐之子,据此知寅又有一姊妹,嫁于傅鼐。考傅鼐,《清史本传》云卒于乾隆三年,袁枚撰《神道碑》云卒年六十二,合推当生于康熙十六年,小于寅者几二十岁(寅生于顺治十五年),故知适傅鼐者乃曹寅、曹宣之妹无疑。傅鼐事迹见本传:初为镶白旗侍卫;雍正二年官汉军镶黄旗副都统,寻授兵部右侍郎;三年改盛京户部侍郎。四年五月革职抵罪遣黑龙江;九年七月召赴北路军营效力,十二月给原授职衔,军营参赞大臣,未行,还入宫为近侍;乾隆元年三月命署兵部尚书,十二月授刑部尚书。先是,又尝为内务府总管,二年授满洲正蓝旗都统。三年因事落职入狱,病卒于家。

……
李绂《穆堂初稿》卷之十七下叶十九有《长至歌寿阁峰傅公》,据知其生辰在冬至后一二日,不具引。关于昌龄的为人,也可以由礼亲王的纪载得知一二:昭梿《啸亭杂录》卷之四《昌龄藏书》条:“傅察太史昌龄,傅阁峰尚书子,性耽书史,筑谦益堂,丹铅万卷,锦轴牙签,为一时之盛。通志堂藏书虽多,其精萃蔑如也。今日其家式微,其遗书多为余所购,如宋末江湖诸集,多公自手钞者,亦想见其风雅也。”《熙朝雅颂集》卷三十九叶三:“昌龄,字晋蘅,一字谨斋,兵部尚书傅鼐子,满洲人。雍正癸卯进士,改庶吉士;散馆授检讨;累官翰林院侍讲学士。”载诗三首。








大白菜 2007-03-10 10:14


《清史稿·傅鼐列传》


傅鼐,字阁峰,富察氏,满洲镶白旗人。初授侍卫。雍正二年,授镶黄旗汉军副都统、兵部侍郎。三年,调盛京户部侍郎。世宗在潜邸,夙知傅鼐好事,既即位,令隆科多察其为人。隆科多称傅鼐安静。傅鼐在上前尝言隆科多子岳兴阿甚怨其父,谓“我家受恩深,当将生平行事据实奏闻,若稍有隐饰,罪更不可逭”。及隆科多被谴追赃,岳兴阿隐其父财产。上以与傅鼐言不符,疑傅鼐与隆科多交结,虑且败,预为岳兴阿地。会傅鼐任侍卫时,浙江粮道江国英被劾,为关说,得银万余。事发,上命夺官,械系逮诣京师,下刑部按治。谳上,免死,发遣黑龙江。

九年,召还,赴大将军马尔赛军营效力。寻予侍郎衔,授参赞大臣。十年,准噶尔台吉噶尔丹策零入寇,额驸策凌御之额尔德尼昭,噶尔丹策零大败,自推河窜走。时马尔赛驻拜里城,有兵万三千。策凌檄速发兵断噶尔丹策零归路,马尔赛不能用。傅鼐进曰:“贼败亡之余,可唾手取也!请发轻骑数千,俾率以战,事成,功归大将军;事败,原独受其罪。”马尔赛默然,再三言不应,至长跪以请,终不许。傅鼐愤甚,将所部出城逐敌。噶尔丹策零已遁走,得辎重、牛羊万计。事闻,上诛马尔赛,赉傅鼐花翎。

平郡王福彭代为大将军,傅鼐参赞如故。噶尔丹策零既大创,不敢深入,师亦未能远征。上召策凌及大将军查郎阿诣京师廷议,庄亲王允禄及策凌等主进讨,大学士张廷玉等言不若先抚之,不顺则进讨。两议上,上问傅鼐,傅鼐赞抚议。降旨罢兵,遣傅鼐偕内阁学士阿克敦、副都统罗密谕噶尔丹策零。噶尔丹策零欲得阿尔泰山故地,傅鼐力折之。十三年,使还,予都统衔,食俸。

高宗即位,命署兵部尚书,寻授刑部尚书,仍兼理兵部。乾隆元年,疏言:“刑罚世轻世重。我朝律例,颁布于顺治三年,酌议于康熙十八年,重刊于雍正三年。臣伏读世宗遗诏曰:‘凡诸条例,或前本严而朕改从宽,此乃昔时部臣定议未协,朕与廷臣悉心斟酌而后更定,应照更定之例行;若前本宽而朕改从严,此以整饬人心风俗,暂行一时,此后遇事斟酌,若应照旧例者,仍照旧例行。’臣思圣心惓惓于此,盖必有所轸念而未及更正者也。皇上以世宗之心为心,每遇奏谳,斟酌详慎。臣见大清律集解附例一书,现今不行之例犹载其中,恐刑官援引舛错,吏胥因缘为奸。请简熟悉律例大臣,详加核议。律文律注,当仍其旧。所载条例,有今已斟酌改定者,应从改定;有应斟酌而未逮者,悉照旧章:务归于平允,逐条缮折,恭请钦定纂辑颁布。”得旨允行。又疏言:“断狱引用律例,宜审全文。若摘引律语,入人重罪,是为深文周内。律载:‘官吏怀挟私仇,故勘平人致死者,斩监候。’又载:‘若因公事干连在官,事须问鞫,依法拷讯,邂逅致死者,勿论。’律意本极平允。数年来,各督抚遇属员误将在官人犯拷讯致死,辄摘引‘故勘平人’一语,拟斩监候。尚书张照又奏准:‘如将笞杖人犯故意夹拷致死二命以上,及徒流人犯四命以上,俱以故勘平人论。’不思既非怀挟私仇,于故勘之义何居?若谓在官之人本属无罪,则必有诬告之人,应照律抵罪;若谓轻罪不应夹讯,命盗等案,当首从未分,安能预定为笞杖为徒流?若谓拷讯不依法,自有‘决罚不如法’律在,致死二人、四人以上,当议以加等。请敕法司酌改平允。”下部议行。

是秋,以勒借商银,回奏不实,夺官。寻命暂署兵部尚书。二年,授正蓝旗满洲都统。三年,坐违例发俸,发往军台效力。寻卒。





大白菜 2007-03-10 10:16
《熙朝雅颂集》卷六十三叶四:

    那兰长海(字汇川,号清痴,有《电谿草堂诗》)

      喜傅阁峰尚书谕降归塞外
    多时麟阁待边功,沙漠归来协帝衷。见说行人能致使,争传片语已和戎。
    九州输挽霑春露,万里族旗转朔风。自笑王符今老矣,几回倾倒布衣中。

洗桐女史 2007-03-10 11:04

天,我看《红楼梦新证》真不专心,这才注意傅鼐娶了曹寅的妹妹,那野史中说傅鼐逃遁,是不是真的呢,是不是像胡期恒一样,老婆带着孩子集体大逃亡?



大白菜 2007-03-10 11:38
没看见折子里有傅鼐一家子逃跑的事。

胡期恒父亲小时候奉母住在扬州,胡家人不逃去武陵,还可以逃去扬州,在亲戚家躲些时候,傅鼐姓富察氏,一地道的旗人,他往哪儿跑啊?束手就擒就是了。

傅帅哥这么任性而为,十三,马尔塞,十七统统不给面子,成天狗拿耗子,四是不是也拿他没辙阿:做你的主子,真真是我的前世了。

四还说在藩邸,就年羹尧和傅鼐可堪大用呢,偏着俩混小子都给他惯的不像话。


洗桐女史 2007-03-10 11:48

引用
做你的主子,真真是我的前世了。

这个是对戴铎说的呢。对了白菜,关于傅鼐被派去帮着某人做生意那段你翻译完了没,翻译完了就拿出来晒晒。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傅鼐突然好感倍增,可能以前只偏听了雍正激愤之时对他的评价,现在看到雍正还没等怎么着傅鼐了,自己就后悔了,觉的十分有趣,对傅鼐这个人可好奇了。傅鼐的运气可真不是很好,怎么感觉像石礼哈似的呢,总和皇帝宠信之人对着干。(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5&replyID=19390&id=2759&skin=0)


大白菜 2007-03-10 12:01
我知道是戴老二说的,哈哈,就不知道四是不是对傅鼐也有这种无奈的感觉呢?

野史那段其实说的不对,博尔多也是因为拿人家钱,过生日收好多礼物,给四撤职了的。和老八关系不大。

那段我还没翻呢,猫猫说她已经有了中文的《东印度公司贸易史料》了,看人家翻了我就不想翻了。

傅鼐比石礼哈受宠多了,赏翎子了呢!其实他也不是故意和人对这干,我觉得他这人就是奋勇任性,滥好心,任侠尚气,袁枚说他太“刚”,我觉得有道理呢,你看傅鼐对十七的态度,说白了就是做人不肯唯唯诺诺,其实对十七也没什么意见。也就是傅鼐这种人,敢在关键时刻不听主帅马尔塞的,不顾一切地去追击敌人。乾隆年翻案成风,他就非要说“皇上以世宗之心为心,每遇奏谳,斟酌详慎”那些话。

这样的人,做朋友好,痛快地很,做人下属……不大好……

洗桐女史 2007-03-10 12:20

猫……8个移动硬盘呢,屋里的资料也堆积如山,而且她一忙起来,比我还混乱呢……汗,有的等了。

我觉的铃木真说的很对呢,雍正通过惩治不法的藩邸旧人,杀一儆百呢,推动他对八旗的改革,所以对于年羹尧的处置也有这个因素在里面。


toutou 2007-03-10 19:20

傅鼐好大胆人,可真难为某四这个故主了,想象全人同学色变告状情形——老哥你门下的是非精你管不管!管不管嘛!不管我生病了啊,牙疼,腿疼,浑身都疼!我要休假,我要去打猎!洗汤泉!他不去辛者库,我就不回来了,你看着办吧~~~~今年的生日礼物——没啦!某四华丽丽的晕倒,眼含热泪目视傅鼐同学,深情款款的说:“886~~~~~”


贲然来思 2007-03-11 16:22
丙辰会试,榜发,公奏请搜落卷,上允之,复取中二十馀人,有广东刘起振者,年八十八,以公荐入翰林,为一时盛事。


这段最叫我汗了,天上地下,就没傅鼐不管的闲事阿?88岁的老爷爷都不放过~你要是给人高兴的犯了心脏病,多折寿啊~~~

洗桐女史 2007-06-03 14:00

我果然猜对了,傅鼐和福敏都是镶白旗雍邸门下,都姓富察氏,且福敏又作傅敏,我认为他们是兄弟,呵呵,刚看了资料,果不其然,他们要么是亲兄弟,要么就是堂兄弟。

PS:有网友问我傅鼐和傅恒有没有亲戚关系,虽然他们都姓富察氏,但我认为没有,刚去查了资料,证实了我的观点,他们两家没有任何亲缘关系。



贲然来思 2007-06-03 14:17
引用

我果然猜对了,傅鼐和福敏都是镶白旗雍邸门下,都姓富察氏,且福敏又作傅敏,我因此认为他们是兄弟,呵呵,刚看了资料,果不其然,他们要么是亲兄弟,要么就是堂兄弟。

桐桐,这段资料我已经写在论坛上了阿,《碑传集》说,福敏的福是后来改的,福敏和傅鼐可能是兄弟,福敏和蔡珽是同寅。

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41&ID=3849&replyID=33716&skin=1






洗桐女史 2007-06-03 14:25

不是啊,那段是推论么,我找到确切的资料了,可以证实此观点的^_^

另,你确定是亲兄弟,不是堂兄弟?



贲然来思 2007-06-03 14:28

噢噢噢~桐桐你查到了~哈哈哈~天啦~真的是哥儿两个?(亲兄弟还是堂兄弟我不知道~他们同出镶白旗下,都是四的属人,是《碑传》说的啊,我听到你找到资料特高兴,一激动打错了,改过来了)。

乾隆即位,竟然和自己老师的兄弟过不去~~~




洗桐女史 2007-06-03 14:43

是同一个曾祖父——孟古慎郭和,这没错,我又查了资料,他们是远亲。

傅鼐祖父额色泰,父亲是噶尔汉,但是福敏的祖父是禅布,父亲是穆斯馨。

PS:论坛下方的在枯燥中寻找乐趣,应当改为,在史料中寻找姻亲关系,发现我们对此最是乐此不疲的了,大汗!



贲然来思 2007-06-03 14:55

引用
在史料中寻找姻亲关系,发现我们对此最是乐此不疲的了,大汗!

赫赫,可是要研究熙朝党争各派的政治势力与实力,不搜检各派人际间关系也不成啊~


小雅 2011-09-30 22:30
請教大家一下,所謂(猫猫说她已经有了中文的《东印度公司贸易史料》了,看人家翻了我就不想翻了。)是指馬士的東印度公司編年史嗎?

我查了一下,第一冊有一段說皇四子曾經派人到舟山和英國人做生意,是指這段嗎?

還是其他部分?先謝謝大家專業的解惑


萌萌 2018-03-27 11:22
从氏族通谱看,福敏一支应该是:孟古慎郭和~~(长子)喀尔喀嘛~~佟济~~穆斯馨~~福敏
傅鼐一支是:(孟古慎郭和之堂弟)莽吉图~~?~~(莽吉图之孙)额色泰~~噶尔汉~~傅鼐
实际上离得有些远了。

萌萌 2018-03-27 11:35
佟济与焉恭遇覃恩,以孙福敏所得荣封追赠光禄大夫都察院左都御史。其子穆斯馨袭职任前锋参领卒,追赠副都统,后以其子福敏屡膺封典,追赠光禄大夫都察院左都御史。——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卷二十六


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袁枚《刑部尚书富察公(傅鼐)神道碑》 --] [-- top --]


Copyight © 2005-2010 ourjg.com
Time 0.047282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