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讨论]雍正朝从一品大员因引见人员班行不整而被革职事 --]

[稽古右文·康雍梦华] -> 九州清晏 -> [讨论]雍正朝从一品大员因引见人员班行不整而被革职事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大白菜 2007-02-15 06:40

[讨论]雍正朝从一品大员因引见人员班行不整而被革职事

范时捷,汉军镶黄旗人,大学士范文程之孙。自康熙三十四年起,历任佐领,参领,副将,总兵等职。康熙五十七年在年羹尧推荐下署陕甘提督,雍正元年四月又因年羹尧力荐,署山西巡抚,九月实授。雍正三年三月,授镶白旗汉军都统,五月疏劾年羹尧欺罔贪婪大罪五款,同时参劾曾经同出年羹尧门下的河东运使金启勋党附年羹尧,金启勋因此被逮,下狱治罪,河东河务由范时捷兄范时绎协理。雍正五年五月,刑部侍郎黃炳、川陝总督岳钟琪、四川巡抚马会伯(此人为康熙年武状元,年羹尧旧部,皇帝曾在办理年案时嘱其一门听从伊都立管理)联合参劾年案第一功臣蔡珽受重贿屠杀民人等事(在年羹尧的九十二条大罪中有一条即“捏造程如丝行贿杀人”,指其诬陷同僚),罪名成立,蔡珽判斩。该年六月兵部即参奏都统范时捷引见官员时班行队列不整齐,身为从一品大员的范时捷竟因此一细故被革职。几乎与此同时,另一位年案功臣山西巡抚伊都立也因擅自增减火耗而被革去一切职务。

谕曰:范时捷乃年羹尧门下鹰犬,羹尧称其才品超群,满汉官员无与比并,及年羹尧事败,其案内牵连范时捷之处甚多,朕俱不行究问,且念其为勋臣之后,仍俾为都统重任,料伊自必感朕深恩,力图报效。乃历年以来,见其办事昏庸,奏对糊涂,并无丝毫效力,一无可取之处。揣范时捷之意,或因朕处治年羹尧之故,觖望于心,不肯黾勉,亦或才具本属不及,向因工于谄媚,故年羹尧揄扬太过,乃至今日底里毕现耶?范时捷著革去都统,在侍卫上行走,朕非因偶尔失仪一节处分大臣也。

雍正八年正月,范时捷从无顶戴侍卫被重新起用,授散秩大臣,总理陵寝事务。同年七月,范时捷兄范时绎因协理河东河务误工而革职。开国元勋范氏一族无一要员在朝,引起汉军舆论普遍不满,皇帝于是时起复范时捷为古北口提督,并下达上谕曰:

范时捷系开国名臣范文程之孙,乃不念国家培植之恩,并不思祖宗积累之厚,其在陕西为官时,甘心出年羹尧之胯下,谄媚逢迎,以至辱身贱行,为人所鄙笑。朕令其来京办理旗务,而伊志气昏庸,萎靡不振,无心为国家出力,是以降为侍卫以示惩戒。继因陵寝地方办事需人,将伊命往。今范时绎获罪,罢黜范氏子孙,竟无现居大员之人。范时捷尚非弃才可比,是以令其管理古北口提督事,观其如何改过自新,一洗从前之丑耻。

雍正八年十二月因西北战事吃紧,皇帝又将范时捷调往陕西,协助宁远大将军岳钟琪办理军务,督修西宁城墙。乾隆二年闰九月范因病重自西宁调回,三年四月卒于北京。

白菜氏云

近因查询伊都立兄弟官职,翻遍台湾文海出版的满汉大臣列传近百卷,竟未发现伊都立兄弟一人(所有名字前带伊字的我都看过了),而从伊都立之弟伊尔谨诗作来看,伊弟弟生活更似穷病潦倒,十分困窘,以此可见,虽然伊都立兄弟为大学士伊桑阿子,伊都立也因数次参劾雍朝要人,皇族而官运亨通,但其一门除伊都立外,似乎并未因此受到过康雍二帝的特殊照顾(雍正似乎也不认为伊都立才干优长,他说“伊都立不及诺岷”)。雍正五年,发生了“年案清算风潮第二波”,雍正三年曾经向皇帝输诚效力,揭发年羹尧而得以自全的许多“年案功臣”因各种缘故而纷纷被裁处,伊都立竟然也在此时被人参劾而丢官,加之皇帝对蔡珽,范时捷等人的指责措辞刻薄严厉,极尽羞辱之能事,使正在写范时捷的白菜揣测起皇帝的内心来:不知他对这些在年,隆案中改换门庭,揭发恩主以求自保的臣子们究竟持何种观感呢?大家怎么看呢?

白菜又突然佩服起胡期恒的远见,从事后来看,揭发与不揭发年羹尧,后果是差不多的。按说胡是第一年党,又当面拒绝皇帝的“密敕”,惹得皇帝大发雷霆,雍正三年四月,胡在北京被捕,五月,夫人带领一家老小逃亡,被全国通缉,八月被全部抓捕归案,但是皇帝竟将胡家一家轻易放过,除了胡期恒坐牢到雍正十三年,胡期恒之弟被革职,遣返武陵老家,胡家再无一人坐罪。而年案之后皇帝将胡的幕僚汪景祺处死,汪氏一门尽皆流放东北,而隔年,查嗣庭案结案,查嗣庭凌迟(此刻已死于狱中,被戮尸),十六岁以上诸子出斩,十五岁以下儿子与其兄诸子全部流放,一月后(雍正五年六月),年案的第一功臣蔡珽又被打下死牢,妻儿全部充入辛者库,再回思年家和胡家在年案后的遭遇,年家继续高官厚禄,胡家老小平安,两相对比,实属不可思议之事。年案首犯的家人他肯放过,次要犯的家人他也肯放过,为什么年案从犯的家人就受到了这样残酷的对待呢?四的心理活动有时真是像谜一样难以猜透啊!他这到底是什么逻辑啊?请问大家对此又怎么看呢?

难道真的是年敦肃对年家和胡家有过一定的保护作用么?!她身处深宫,也不能干政啊——写到这里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的白菜抓耳挠头中……只好无责乱y的说……






大白菜 2007-02-15 08:01
给大家看一段今天两个朋友在我家看我卡片的时候说的话:


苏三:都统是不是只比领侍卫大臣小?那就是说,相当于比元帅低一级的大官因为领人进见的时候,站队不整齐而被革职了呀!



白露嘉:所以说呢,看来某四纯属借题发挥的说……参与揭发年案的年党旧部,什么王景灏啊,范时捷阿,李维钧阿……全都没有好下场……皇帝真是除恶务尽呐,那电影叫什么来:一个也不能少啊!



何姗姗:这个皇帝可真聪明,程如丝这个案件又整垮了原告,又整垮了被告,一个案子可以判两个人的罪,hia,
hia.



苏三:……



白露嘉:……



何姗姗:为什么伊都立减少火耗又增加火耗呢?



白露嘉:因为他接替诺敏上任的时候,皇帝正在搞火耗归公,他减少火耗就可以讨好皇帝啦。但是之后聂,此人不经皇帝允许就又擅自增加火耗了,如果他去报告皇帝,那他也许真的是因为衙门入不敷出了,理由正当,但他欺上瞒下,自作主张增加火耗,惹得皇帝大怒,我想,是这家伙第一次被出放外任,还想和康熙年官员一样,从火耗中捞一笔吧,可惜没成功就暴露了……哈哈~~~



苏三:我看,你们家这个皇帝就是那种人,他对这些反复小人根本都没有什么感情,等他们帮他把他最大的政敌铲除了,没有利用价值了,他就把他们弃如敝屣了!



白露嘉:我怒!你咋这说呢!雍正八年他不又起用了一部分么?! 



苏三:可是你看,他三天两头就把这些事当众抖抖,可见他对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再信任了!



何姗姗:对啊,那个岳钟琪他最后也不相信了,你不觉得你们家四四很多疑吗?



白露嘉:这么说8,我觉得他是疾恶如仇,政治上利用完了,也不肯姑息养奸么,蔡珽是什么好东西吗?这个下场还不是活该的?至于年希尧,胡期恒那是怎么回事,jg有个姐妹说啦,这叫“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注:魔力语录)……汗……反正是不能解释啦,你们别问我啦!我也不懂!

似乎我的疑问对四的形象造成负面影响了,桐桐你要看这贴太莫名其妙就给白菜删掉8……


云想衣 2007-02-15 09:06

四对年家从宽,我是可以理解的啦,毕竟是年年的家人,福惠宝宝的亲舅舅,还是有一定的感情的吧,而且年年就那样走了,四心里可能会有点愧疚,外加总不能把福惠宝宝的外戚都杀绝了吧,那宝宝以后怎么办?而且如果四有考虑到福惠即位的可能性的话更会手下留情的吧。

至于胡家,我不懂我不懂,摇头中,一点都不懂

白菜,朕非因偶尔失仪一节处分大臣也。

看到这句话我只想晕过去



洗桐女史 2007-02-15 16:17

白菜,我是觉的这和皇帝对待贰臣的心理是一样的,清朝入关,需要笼络人心,因此他们对于归降的前明旧臣相待甚厚,可是他们骨子里是瞧不起这种人的。如果清朝政局稳定以后,对于这种人的行为还加以歌颂的话,那么这无形中就给人们树立了这样形象,那就是为了个人的利益,可以背叛一切,这些人既然叛明被予以歌颂,那么他日有人叛清,也是理所应当的。这就是为什么乾隆要专门设立《贰臣传》的原因。

我觉得苏三说的不错呢,皇帝非常需要一个理由,制造其行为合理性的舆论,但是这些人今日可以为了一己之私利,出卖别人,那么焉知他日对自己不会是这样么。他铲除了年羹尧,可不希望有人将此据为己功,借年羹尧一案而上位,皇帝不想树立这样的典型。而且他因为处理年羹尧,很多案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非他认为那些人没有错,只不过他当时最大的问题是年羹尧,等处理了年,反过头来再解决这些问题,否则国法不彰,这个国家岂不乱套了。

而且白菜,你不觉得四对人有这样一个倾向,就是他要是觉得一个人不对,就千方百计的从他的身上的细小问题寻找突破口,证明这个人的人品有问题,进而证明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证明这个人的为人是可鄙的,就比如他发现谢济世写的东西都是用蝇头小楷写的那种小字,所以他就说当初他考试的时候肯定就是夹带的,这个人的人品既然有问题,那么他的判断就是正确的。这是因为他自己知道这些人确实是有问题的,可是却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只能从这些细枝末节上入手。而有些大的案子,只这些是不够的,所以他必须利用这些人制造舆论。不过对于这些人,他心里还是和明镜一样,哪些是真的和皇帝一心帮皇帝出谋划策的,哪些是真看不惯年羹尧行为的,而哪些是为了自己利益,违背良心卖友求荣的,他都清楚。所以对待这些人他也是有区别的。

记得悠悠说过这样一句话么,关键时刻四和十三都可以把小伊卖了的,而四绝对不会那么对十三的。



大白菜 2007-02-15 18:50
写年大太痛苦了,他的数学书我钻研了两个月,才看明白了第一卷……这个……古代的数学名词太难理解我就不抱怨了8,可素,仅仅搞清楚与年案相关人物的来龙去脉这一节我也还是有很多问题哩……
哭……
伊都立是皇帝的亲军,犯了错尚不姑息,蔡珽那更是秋后算帐,汪、查等也是一门老小受尽折磨,范时捷更因为这样无足轻重的小事丢了一品官职,而年大和老胡哩,一个是首犯的亲兄,一个是首犯的义弟,皇帝叫他们往东,他们偏往西,皇帝竟肯把他们轻易放过,实在是太奇怪了。好8,就说是隆科多虽然让佟家受了不少打击,但毕竟人是从龙第一家,好歹没有满门受累,而年家因为敦肃,也得以保全8,但老胡一家是怎么一回事……晕……看满文奏折汇编看到胡夫人率领一家逃跑,8月被抓那份折子,把我的心吓得漏跳一拍,再一查资料,他们一家竟然都没有坐罪!某人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啊?!
现在听了苏三的见解,又看了桐桐写的话,脑中形成了一个新的想法(当然还没有证据),即皇帝对“卖友求荣”的人没有好感,对蔡珽那种人更是要伸张国法,而老胡除了不肯揭发年糕,也没有别的什么罪状,皇帝,恩,难道说……有小小佩服他的勇气,只把他一个人关起来就好了,就不和他一家人计较了?……太混乱,太混乱了……我现在的思路怎么能和桐桐一样清楚就好了……

他铲除了年羹尧,可不希望有人将此据为己功,借年羹尧一案而上位,皇帝不想树立这样的典型。


桐桐说的这句话,我太佩服了。这句话可以给许多人的命运沉浮提供一个有说服力的解释。

刚睡起来,脑袋一团浆糊,不多说了,吃点饭再回来,被某变态四搅得心里乱死……




洗桐女史 2007-02-15 18:58

我的思路不是清晰,而是我有的时候和某人一样蛮不讲理。怎么说呢,就像竹子说的,这有点像博弈论,雍正是那个说的,而年羹尧等人是那个不说的。所以他心理很不平衡,他希望自己的信息和对方所做的事情是持衡的,年羹尧做了什么,因为什么原因去做,他希望他都能知道。他希望所有的臣子在这个问题上和他都是一心的。汗,我现在也混乱了,不知道白菜明白不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


贲然来思 2007-05-17 04:08
哈哈,又发现一个倒霉的范家人。
范时崇死了,范时绎,范时捷罢官,这还不算啥的,《上谕旗务议覆》雍正四年范时绪还因为偷刨封禁矿砂被充军流放了,范文程家就这么给四一气儿折腾净了。

大白菜 2007-05-25 02:43
无语,所谓的“年选“金启勋原来是四朱批明旨叫年糕保题的,见《雍正朝满汉合璧奏折校注》第191页!河东运使郭裕去世,前线运输物资要出问题,隆科多,田从典等关于捕授人选都“不敢擅便“,皇帝于元年九月说,“着年羹尧保题“,那年羹尧自然要用自己军前用着得力的人了!而金启勋因此就成了年党首要被打击的人物之一!大家看,“年选“的出现,是不是四要负相当大责任呢?是他不断放权给年糕选用自己的属下的!七年西北用兵不力,派去好多十三的人出的纰漏不断,这最终不也是四用人的责任嘛!

年糕推荐过史贻直,年案开始后,皇帝对史大怒说,你不也是年推荐的么!史摘冠说:推荐我的是他,用我的是皇上阿!如果史不是为自己辩论了这么一句,不也是被当作年党,要阖家倒大霉了?!气死我了,某人这样乱作株连,怎么不把三十几万西北军全都杀了,按他这样年糕用过的人就都是坏人的逻辑,这三十几万人谁不是年党?金启勋没有殆误过军机!看看你自己用的人,雍正八年西北用兵,范时绎就没有把运输和河工搞好!四阿四,有的时候,你真是把政治斗争看得太过严重了一点,莫名其妙的折杀了多少人才啊!

洗桐女史 2007-08-11 12:35

引用
何姗姗:这个皇帝可真聪明,程如丝这个案件又整垮了原告,又整垮了被告,一个案子可以判两个人的罪,hia,hia.

偶今天看到某人说程如丝这个事,他素咋说的?说什么“宁肯认错,不肯容奸,宁受前后反复之名,不肯蹈文过怙非之诮。”

看着很冠冕堂皇吧~不过看前面的那逻辑就很让人ORZ了……猜猜,某只因为什么而改变主意?!!因为他看了汪景祺的记载——虽然他口口声声不愿承认,但是就是汪的记载中关于程如何滥杀无辜的记述让他心动的!

神啊,某人啊!汪的笔记放你手里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怎么才看到啊!!!什么眼神啊?选择性过滤?

他说汪是年羹尧的走狗,关于程如丝的记载必定不实不可信(某只啊,你这万能理论也够让桐桐大汗的……),但是他又说汪认为当初石文焯判定程如丝无罪,是为了迎合上意,他说这绝对不是他的意思,他自己至公无私,但是他觉得有此议论必定不止汪一人,所以此事要调查清楚,问个明白!如果他错了,宁可认错,宁可背负反复之名~~

白菜啊,你看到这个想什么?我是欲哭无泪了!



飞天199 2007-08-11 14:55
胡期恒是四的姐夫/妹夫,四放过他们,也许是出于这层关系吧。

洗桐女史 2007-08-11 15:12

什么姐夫、妹夫乱七八糟的,飞天你记错了。你是不是想说胡凤翚娶的年妃的姐姐或妹妹?


飞天199 2007-08-11 15:32

记错了,离题万里……

应该也可以算有点亲戚关系吧。唔,我一直认为,年MM的姐夫/妹夫,不就也是四的姐夫/妹夫吗?

四大概也没有打算要逼死胡凤翚吧?胡凤翚都自尽了,也许就放过他的家人了。


洗桐女史 2007-08-11 15:44
问题胡凤翚是自杀啊,看你说的我都糊涂了~胡凤翚好像被四分配到了弘时门下哦,关于他的自杀,有很多值得探讨得地方。

董鄂德云 2007-08-11 19:21
我觉得皇帝不会是因为胡凤翚的原因而放过胡期恒一家的。要说为了年MM和福惠而保全了年家还说得过去,毕竟是嫡嫡亲的妻儿啊!年MM的老爹还有哥哥都是皇帝四的奴才,更不要提姐夫了,也就二少敢跟四谈什么郎舅之谊,其他人那有那么大胆子啊?再说,这位皇帝妹夫好象并不怎么看好胡凤翚呢。年案中,胡凤翚的日子也不好过,这不年糕挂了没多久,胡凤翚就跟着挂了,在皇帝那里哪来什么影响力啊?或许,是因为胡期恒自己的因素吧,很硬气也很有才气的一个人啊!某四就一点也不看在眼里么?


大白菜 2007-08-11 21:32

引用
神啊,某人啊!汪的笔记放你手里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怎么才看到啊!!!什么眼神啊?选择性过滤?

我倒觉得是当时刚整完年糕,浮议纷纭,皇帝暂且按捺,转过脸来再用这个整人,他不是没有调查的,光听汪的一面之词,是岳钟琪,马会伯他们去参劾了蔡、程,皇帝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才对蔡程动手的亚。



大白菜 2007-08-11 21:35

引用
我觉得皇帝不会是因为胡凤翚的原因而放过胡期恒一家的。

胡凤翚和胡期恒的关系我发现了新的资料。要写论文还不能说。

不过我可以说,德云说的这点,符合我目前的发现。


洗桐女史 2007-08-11 21:36

我是觉的某人挺清楚自己做什么事,舆论会怎么议论的,可是非要落人口实。

这个程如丝被判的斩立决,结果被程知道了消息,于是自杀了。


犀乔 2013-08-03 10:19
我发觉但凡登临大位之前,有过一段曲折经历的人,上台之后都相当热衷于搞政治肃清。

ykl 2013-08-06 22:03
其實皇上想整人,未必要親自動手。


查看完整版本: [-- [讨论]雍正朝从一品大员因引见人员班行不整而被革职事 --] [-- top --]


Copyight © 2005-2010 ourjg.com
Time 0.049416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