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原创]桐桐录入整理的雍正患病纪录(桐桐懒,还有数条未录,待补) --]

[稽古右文·康雍梦华] -> 九州清晏 -> [原创]桐桐录入整理的雍正患病纪录(桐桐懒,还有数条未录,待补)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  Pages: ( 2 total )

洗桐女史 2006-11-02 20:43

[原创]桐桐录入整理的雍正患病纪录(桐桐懒,还有数条未录,待补)

桐桐录入整理的雍正患病纪录

雍正元年
     

 “朕向来有畏署之疾,哀痛躃踊,屡次昏厥。……此宫廷所共知者。”
    

(大义觉迷录)
    

雍正元年六月六日
     

朱批:朕安。你实在为朕放心。实力不能撑,也顾不得丢丑了,况受过暑,一点热也受不得,只得以身荷之重,着实惜养。不必为朕过虑。
    

(太保公陕西总督年羹尧恭请节哀折)
    

雍正元年九月初七

朕躬甚安,已恢复了原貌。尔切勿为朕担心,一心一意勤慎料理交付之事。

(暑理抚远大将军印务贝勒延信奏请万安折)

雍正元年十月初七
     

朱批:朕躬甚安。气色复原。尔可好?何天培声名如何,据实奏来。
    

(江南学政法海奏请万安折,满文奏折)
    

雍正元年十一月十九日
     

窃臣请安折内奉批:朕躬甚安,业已复元,为使尔高兴,特书谕示。……皇上乃至圣天子,善养圣躬,故仅数月,得以康复
    

(闽浙总督满保奏报闻知皇上万安欢忭折,满文奏折: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5&replyID=5276&id=855&skin=0
    

由上可知,皇帝在皇太后去世后患病,数月康复。
    

雍正二年闰四月十八日
     

捧读俞(谕)旨:“前此偶患咳嗽。”(朱批:全好痊矣。)此必天时微亢火闷耳金热,有以万几(朱批:非也。)劳烦,肺气少耗之所致耳。(朱批:一点不觉,精神倍好。)今圣体万安如常,臣心深慰。……
    

(太保公川陕总督年羹尧奏谢赏赐御制律诗及闻颁赐年父折)
    

雍正二年至七年冬,基本健康。最具代表性的,仅举一折朱批为例:
    

雍正七年四月十日:
     

朱批:六七年来,朕躬颇健,若似神明默,有所助,私心亦甚幸焉。
    

(世袭三等公川陜总督岳钟琪奏为忻闻谕旨缮折恭庆事)
    

雍正八年:
     

自春徂秋,圣躬违和。命廷玉与大学士马尔赛、蒋廷锡办理一切事务,并与御医商订方药。间有密旨,则命廷玉独留。……十月圣躬全安。
    

(澄怀园主人自订年谱)
    

雍正八年正月初三:
     

初三日壬申内阁太常寺奉谕旨:本月初五日时享太庙,但朕颊旁偶长小热颗,二三日即可平复,展期初十日行时享礼。(李卫听闻:“皇上下颌偶有些微疙瘩”,即是指此。)
    

(雍正朝起居注册)
    

雍正八年五月初四日:
     

胤禛降旨:当年太皇太后赐朕数珠一盘,现在养心殿内收着。还有圣祖阿妈赐朕的数珠一盘,尔等察来。同此小匣内玻璃鼻烟壶一件,归于一处,交在自鸣钟好生收着。再传谕尔总管首领太监等多多人知道才好。如朕万万年之后,将此三件安于梓宫内。尔总管处及自鸣钟好生记载档案。
    

(清宫档案《内务府·敬事房》之“万万年之后随梓宫的东西”。转引自徐广源、孙秀珍:《雍正提前安排后事》)
    

雍正八年五月十四日:
     

胤禛连降两道谕旨。第一道是命将金托碟白玉杯“交与自鸣钟收贮,俟万万年之后,在御容前祭用”;第二道是命将黄地珐琅杯盘一份“亦交与自鸣钟收贮。俟万万年之后,随往万年吉地去祭用。尔等好生记载档案。”
    

(清宫档案《内务府·敬事房》之“万万年之后随梓宫的东西”。转引自徐广源、孙秀珍:《雍正提前安排后事》)
    

雍正八年五月十五日:
     

雍正降旨:将《日课经忏》一部的“套壳、面签子俱各换新,字迹不可动。俟换新毕,交与自鸣钟收贮。万万年之后,安于梓宫内。”
    

(清宫档案《内务府·敬事房》之“万万年之后随梓宫的东西”。转引自徐广源、孙秀珍:《雍正提前安排后事》)
    

雍正八年五月十八日:
     

雍正降旨:古钱一个,交与自鸣钟收贮。万万年之后,随《日课经忏》一处。
   
(清宫档案《内务府·敬事房》之“万万年之后随梓宫的东西”。转引自徐广源、孙秀珍:《雍正提前安排后事》)
    

雍正八年五月二十日:
     

朕自去年冬即稍觉违和,彼时疏忽未曾留心调治,自今年三月以来,间日时发寒热,往来饮食不似平时,夜间不能熟寝,始此者二月有余矣。及五月初四日怡亲王事出,朕亲临其丧,发抒哀痛之情,次日留心试察觉体中从前不适之状一一解退,今则渐次如常矣。……朕悉心经理(怡亲王之事),不免触绪生悲,而无知之人见此情景遂以为朕心忧伤太过,以致面色清减
    

(雍正朝起居注册: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41&replyID=576&id=186&skin=0
    

雍正八年六月:
     

圣躬违和,特召臣(乾隆)及庄亲王、果亲王、和亲王、大学士、内大臣数人入见,面谕遗诏大意。
    

(圣德神功碑)
    

雍正八年六月六日:
     

朱批:朕安。朕躬自三四月间,似疟非疟少觉违和,今已痊愈矣。特谕,以慰卿念。
    

(吏部尚书总督江南河道提督军务嵇曾筠请安折)
    

雍正八年七月十五日:
     

朱批:今岁直省被水灾之处甚多,此皆朕偶遇违和,失于勤敬,悲痛吾弟,有伤天和之所致。朕之咎,非卿等之过也。
    

(河东总督田文镜奏报东省被水州县并陈赈恤事宜)
    

雍正八年七月二十四日:
     

自旧年冬天,皇上身子就不大爽快,似疟非疟,直到今年三月怡亲王事前身子狠觉不安,然一天也没有倒下。…… 臣亟启折扣,捧诵朱批:朕自三月以来时觉违和,今已痊愈矣。”
     
又奉朱批:“……倘心力之所不能,无可奈何之事,亦不得不为预备,不然则朕为天地列祖之罪臣矣。……皇子皆中庸之资,朕弟侄辈亦乏卓越之才,朕此血诚,上天列祖皇考早鉴之矣。朝廷苦不得贤良硕辅,书至此,卿自体朕之苦情矣。……朕今业已大痊矣,观下谕不必惊畏。朕自去年冬即觉不爽,以为忧烦所致,亦未令医视。至三月以来,或彻夜不成寐,或一二日不思饮食,寒热往来,阴阳相驳。然朕仍日见廷臣办理事件,批谕折奏,引见官员,亦未甚勉强从事。至四月尽五月初数日甚觉违和。亦大奇异,朕贤弟事一出,朕五内悲惜,号痛连日,似应增病恙也。而似有默助使然者,顿然全愈矣。今复加意调摄,此一月安好如初矣。观此番时势病景似朕一大关,近既挽回,似尚可勉强支撑数载,亦何敢自信。……”
    

朱批:朕不但身恙全愈如初,而心病亦豁然尽除而无织芥矣。朕自去年冬以来,睹内景外缘,甚生疑虑。虑者非为生死所虑者,恐获罪于天地神明,有负皇考大恩,为宗社之罪人也。前次虽谕朕躬全愈,然仍觉心神不乐。八月初遇一奇人,此老者非凡夫,实神人也。奇异处不能批谕。朕原料经此一番,精神气血万不能复旧,便勉强支撑,恐心力有所不能也。近日体之不但望精力如初,而更可冀加倍强健聪明也。前番之谕,概可置之不必论矣。朕实有所凭,非偶耳(尔)高兴之谕也。
    

(云南总督臣鄂尔泰奏报奉到谕示知悉圣主痊愈敬据愚忱折: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5&replyID=17883&id=2198&skin=0
    

雍正八年八月八日:
     

朱批:览。朕躬已痊愈复旧矣。俟卿十月间到京欢喜相见可也。
    

(宁远大将军岳钟琪奏报进京陛见日期折)
    

雍正八年九月:
     

将传位亲书密旨密示张廷玉。
    

雍正八年九月十日:
     

朱批:览。朕躬更觉安好矣。
    

(河东总督田文镜奏为跪请圣安仰祈睿览事)
    

雍正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且闻皇帝有病云矣……其病,姑无死生之虑云矣。
    

(朝鲜《承政院日记》)

雍正九年十月初三:

癸巳。谕大学士九卿等:皇后崩逝,朕心震悼。此时即欲亲临含敛。大臣等以朕躬初愈,本日已经临视,不宜再劳,恳词力阻,朕勉从其请,暂停前往。今该部具奏祭奠礼仪日期。朕思皇考昔年于皇妣孝诚仁皇后、孝昭仁皇后之丧如何亲临尽礼之处,朕虽未见,至康熙二十八年皇妣孝懿仁皇后崩逝,当梓宫未移之时,皇考朝夕临奠。及移奉之后,每遇祭祀日期,悉皆亲往。此朕所亲见者。今皇后自垂髫之年,奉皇考恩命作配朕躬。结缡以来,四十余载,孝顺恭敬始终一致。忽焉长逝,实深怆恻。一切致祭典仪,本欲亲往,以展悲怀。乃自上年以来,朕躬违和,调理经年,太医皆言宜尚静摄,不可过劳。因思上年怡亲王薨逝之后,朕悲情难遏,曾亲奠数次,颇觉精力勉强。朕躬受皇考托付之重,宗社攸关,为亿万臣民所倚赖,况目前军务紧要,一切机宜甚费筹画。若又亲临丧次,不但往来奠醊之间,外劳形骸,而触景增悲,更致内伤心气,实非摄养之所宜。即朕自度力量,亦觉勉强。但今皇后丧事,国家典仪虽备,而朕躬礼数未周,于理有恐未协,于情实为难忍。权横轻重之间,如何可使情理兼尽,以慰朕心。著共同定议。具奏。
寻议:圣躬所关至重至大,时届初冬天气乍寒,圣躬难以全安,尚须加谨保护。大行皇后诸事,俱已遵照旧章,仪丈隆备。前月二十九日皇上已经临视,若遇祭祀之期,又复亲往奠醊,劳勤悲伤,非所宜。伏查明代会典,皇后丧仪止载皇子及百官应行典礼,无亲临祭奠。若遇祭期,例可遣官致祭。伏乞停止亲王,于礼允协,于情亦复安。从之。
(《世宗宪皇帝实录》卷一一一)

雍正九年十月初三日:
     

朱批:尔等使朕如此畅快,何疾不治,何病不除?朕躬甚安,已痊愈。朕之亲切宝贝,尔等俱好么。
    

(参赞大臣傅尔屯等奏请万安折,满文奏折)
    

雍正十年正月:
     

将传位亲书密旨密示鄂尔泰。(除张、鄂二人“外此无有知者”)

雍正十年正月十七日:

 上谕:京师自上冬及新春未得雨雪,畿辅地方及近京各省虽有奏报得雪者,看来亦未普遍霑足,因思上年十一月十五日月食,据钦天监观候,曾引占书,“燕赵早禾麦伤”之语陈奏朕前。朕心甚为忧惧,拟于正月祈谷之期虔祷上帝以迓天和。乃朕躬偶感风寒,医家奏请避风静摄,是以未曾躬亲祀典,此心愈加乾朝惕。维兹数月以来,雨雪未降,显系上天垂象,以示儆,甚可畏也。朕虔诚修省体察政治之缺失,以期仰格天心。……

(《上谕内阁》)

雍正十年正月二十八日:
     

朱批:朕躬痊愈矣,着实修省祈雨为要。
    

(河东总督田文镜奏为请安折并各属报得雨雪未获普遍臣遵旨悉心访察等事)
    

雍正十年三月八日:
     

朱批:以手加额览焉。朕躬已大愈,较前未病之先,更觉健好,丝毫不必为朕忧懔可也。
    

(吏部尚书总督江南河道提督军务嵇曾筠奏报甘雨沾足运河水势深通折)
    

雍正十年三月十二日:
     

朱批:朕躬甚安好,较未病之前更觉健畅。
    

(两江总督署理云贵广西总督印务高其倬请安折)
    

雍正十年五月初八:
     

樘曰,彼国事,欲为探知,使李枢、金是瑜,通于常明,常明使人通于通州,而彼国天旱太甚。皇帝之病,近来添加,事故多端,忧虑方深云矣。天旱孔极,祈雪祈雨祭,累次设行,而连为斋戒,皇帝下部之病甚重云矣。……

雍正之病甚重,彼人皆以为忧,岳将军捷音至后,稍以镇定云矣。……皇帝有病,隔琉璃窓(窓即窗),张廷玉,独持文书以入,从窓外禀定,而常明等数人,侍卫云矣。张廷玉为相,岳锺琪为将,二人皆汉人,与康熙之信用清人,似乎异矣。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5&replyID=21032&id=2907&skin=0

(朝鲜《承政院日记》)

 雍正十年五月二十二日:

上曰,皇帝之病何如云耶?得和曰,其病闻甚非轻矣。臣有疾时,通于礼部,则太医数人,连续出来,论病之余,语及皇帝之病,则以为下部自腰以下,有同未冷之尸,不能运用云矣。臣等离发皇都,及到通州以后,则居民辈,皆问皇帝之病及抄兵何时发送之奇,以此观之,其人心扰动,可以知之,且灵龟塔二百里许越边,有大飞子亦叛,故,灵龟塔,设木栅防守云,此乃道路传说,何以准信也。上曰,太医亦云皇帝之病不轻乎?春跻曰,太医亦云不轻,而大抵彼中事,虽有涂听道说之言,皆不可信,故,先来状启,不为别单,盖以事非时急,恐惹骚屑故耳。……且皇帝之病,已无可为,而有子二人,诸王林立,尚不立太子,人心靡系,此亦无远虑之致也。皇帝之病,源委深痼,故,诸道医官杂进,或以试药无效,被杀者,至于数十人,最后服南方一医之药,颇有见效。故,即拜其医为户部尚书云,户部尚书,何等崇秩,而以为赏医之资,爵赏之紊乱,亦可知也。

(朝鲜《承政院日记》)

雍正十年十一月十五日、十一月二十二日(两折应当是同一折,怀疑其中一折是抄副):
     

朱批:朕躬甚安。朕病已退。且尔又格外快慰,故体甚好。惟思念爱怜尔等之心,笔不能尽,祈祷仰副天恩,事速完竣,尔等喜悦返回,君臣喜庆相会,昼夜盼望,尔好么?
    

(靖边大将军锡宝奏请万安折,满文奏折)
    

雍正十一年三月二十五日:       

先闻圣躬欠安,奴才哭泣祈祷于天,将圣主患此疟疾,我愿己身加二倍病之,亦祈祷圣躬为安。
   

(护军统领永福奏报祈祷圣躬万安折: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5&replyID=17837&id=2534&skin=0
    

雍正十一年四月七日:
     

曾闻雍正皇帝有病矣,已瘳云乎?宗燮曰,闻其出入频数,可知其疾愈矣。
    

(朝鲜《承政院日记》)
    

雍正十一年五月十八日:
     

朱批:朕躬甚安,业已康复。较此数年病之前,尚觉更加。病俱除,尔好么?特为大禧寄信。
    

无日期:
     

1、朱批:朕躬甚安,从来夏令身体不及,今年好。特谕卿等,喜之。
    

(黄炳、岳锺琪、宪德、马会伯请安折)
    

2、朱批:朕躬全安,较去冬之好,更觉安和,宿疾尽除矣、特谕,令卿喜之。
    

(河东总督田文镜请安折)
    

3、朱批:朕安。朕躬全愈,安好如旧矣。
    

(都察院左都御史仍暂署两江总督印务史贻直请安折)
    

4、朱批:朕躬已全愈矣,卿好么?
    

(河东总督田文镜请安折)
    

5、朱批:朕躬全愈如初,卿好么?
    

(河东总督田文镜请安折)
    

6、朱批:朕躬甚安,每岁夏令便觉少有不爽,总不似今年,甚好。卿好么?
    

(云南总督鄂尔泰请安折)
    

7、朱批:朕躬大愈,全安矣。卿好么?
    

(浙江总督管巡抚事驻札杭州请安折)
    

8、朱批:朕躬痊愈大安矣,卿好么?
    

(浙江总督管巡抚事驻札杭州请安折)
    

9、朱批:朕躬全安矣。
    

(浙江总督管巡抚事驻札杭州请安折)
    

10、朱批:朕躬甚安,从来夏令不似今年,更好。
    

(常赉请安折)
    

相关主题:
     

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5&replyID=867&id=262&skin=0

 

 

 





洗桐女史 2006-11-02 20:48
我承认我很BT,我很自虐,不过,发这个帖子,完全是因为悠悠昨天把这个“今岁直省被水灾之处甚多,此皆朕偶遇违和,失于勤敬,悲痛吾弟,有伤天和之所致。朕之咎,非卿等之过也”发给我,让我大受刺激,(自虐的某人,不但私下里说,公开的上谕也这么说: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5&ID=177&replyID=878&skin=1,555~)于是偶决定索性虐个到底,把手头上掌握的一些资料整理了出来。由于我这个人比较容易丢三拉四,所以有很多标记页码的资料都不知道放哪里去了,稍后我再来补充吧。如果大家被虐的想发泄一下的话,就去找悠悠吧,她是始作俑者。

洗桐女史 2006-11-02 20:55

感觉某人和老爷子真的不是同一类型的,老爷子说自己血气虚,身子弱,双腿浮肿,不能行走,而某似乎都没有说过,向来都是朕躬已经痊愈之类的话头。看雍正八年那一段,大家可能会感受的更加深刻。

引用
捧读俞(谕)旨:“前此偶患咳嗽。”(朱批:全好痊矣。)此必天时微亢火闷耳金热,有以万几(朱批:非也。)劳烦,肺气少耗之所致耳。(朱批:一点不觉,精神倍好。)今圣体万安如常,臣心深慰。……

另,最喜欢上面这段,那个“非也”,还有“一点不觉,精神倍好”,真的是够婆婆妈妈了,特别是精神倍好一句,笑死我了,让我想到,“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大汗!



toutou 2006-11-02 21:16

我哭~555555~哭四四天妒英才!

我踢~ttttttt~踢桐桐祸水东引!!

地啊地,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啊天,你错堪贤愚妄作天!!

四四啊四四,你咋就不好好养病呢,你咋就死要面子不说实话呢!!一会儿说不会因为十三的死影响身体,一会儿又说悲痛吾弟,有伤天和。你想让我们哭死么?!你这样十三在九泉之下能安心么,你自己不也说“王只知有朕躬而不知有己身“么?你不是也说你要是有伤身体,“王仙灵不安,朕不为也”么?你怎么就口不对心呢。

坏桐桐不知道昨天悠悠看了那段有多伤心,给你发短信的时候手都在抖呢,每次看四四说“朕无可谕也”的时候,我那个心啊,都快碎了“吾弟”“朕贤弟”,你见过那个君王这样称呼自己的弟弟么,四四就这样叫,叫得那么亲切,那么凄凉。可是你叫不回来了呀!!你怎么能自己不好好保养身体呢!!你怎么能把什么都推到自己身上,连怡王祠前没有加下马牌都感到自责呢!!你是皇帝啊,八年以后你那么颓然,十三也会伤心的呀,你不是最讲天人感应的么,怎么就不想想爱你的人、关心你的人都在天上看着呢!!

坏桐桐,我被你说的完全失去理智了,不行了,快哭出来了,寝室里一大堆人呢....



苇如 2006-11-02 21:54
不得不说桐桐够虐的,哪儿找来这么多关于病情的贴啊,是不是看到这些桐桐特别兴奋呢,还拿红色标注,我晕。本来还与粒粒相谈四四甚欢,想不到一回来就让我直奔这贴,555~~~~第一眼就看到“屡次昏厥”,尤其那个八年,就没见他好过,偏偏朱批还是那么多,自虐啊~~~~

洗桐女史 2006-11-02 22:42
那个……我确实有自虐情结,竹子都知道的,当初我拿到满文奏折汇编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奏请万安折”都看个遍。
我和云水还有青枚姐姐一样,都是大叔控

大白菜 2006-11-03 00:19

四阿,你怎么能这么逞强呢!
总是“勉力支撑”,说自己倍儿好,你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别人呢?
正因为他去世的当天还在工作,大家才会觉得某人死得太过猝然8。
其实一路回头看过去,某人在雍正八年之后就是个“多虑多病的身”,那些朱批哪儿是合着朱砂写的,每一个字都是呕心沥血阿!
坏桐桐,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忍心看朱批啊!
诸葛孔明“鞠躬尽瘁”,他一辈子做过的事也没你两兄弟多!痛哭!

洗桐女史 2006-11-03 00:49

天,我发现大家都比我要煽情!我虐人不成,反被虐到了,眼泪刷刷的(剽窃悠悠语)

雍正劝鄂尔泰的时候不就说“凡夜晚办事最是伤人”么,他自己是切身体会啊!

另,既济丹是丹药么?我现在忽然有所疑惑呢,大家来看这个:

雍正四年九月初二在浙闽总督高其倬的请安折上的批复(宫中档):既济丹药方不可多传于人,合药与人使得。

上面提到药方、合药让我产生很大的疑惑。丹药可以合药么?我不懂哦。



苇如 2006-11-03 01:06

有合药的,在《清宫医案研究》里有:   

    雍正五年十一月初十日.养心殿王太平传旨:本月十三日上好吉日,你们有该合的药合些,钦此。
    此日卯时合:上用巾二分,太乙膏—料,搽牙散一料,平安丹三十斤,青皮—斤,温白丸一料李德聪方,越鞠保和丸一料,清肺抑火丸二料,宣化丸二料,疏风宁嗽丸一料,麝香正气丸一料,防风通圣丸一料,胃芩丸一料,香连丸一料,木香摈榔丸一料.上清丸一料,七宝丹—料,理气健脾丸一料,六味地黄丸一料。

合药还要选上好吉日?不然没药效?


苇如 2006-11-03 01:13

 关于既济丹的另一则:(又作济吉丹 )出处同上 :    

    雍正十一年六月初八日,奴才喇西跪奏;奴才自三月出使蒙古地方以来,尚未恭请圣安……今蒙圣恩,日饮济吉丹经刘声芳治疗,虽未痊愈,但亦无妨矣。尚能效几年余力.故遣次子恭请圣安。(朱批:佳品。朕已多次试用,无须担心,若感觉良好,七粒亦可,尔断不可记挂。对此,朕几次降旨,不但在尔面前,就是向大臣们宣喻,亦不计其数矣。休要挂虑,静养病体。)今食寝尚好,咳嗽亦较前好些,只是病情初缓,数日来依然咳血,一时尚不能爽利复元,虽感觉好些,然恢复迟缓,若养至七月,许会有所好转。(朱批:病渐愈,自会康复。)奴才切望早日康复,以瞻龙颜。……(朱批:急什么,后会有期。)

     朱批:尔病体惭愈一折已阅,望八、九月时主臣愉快相会。








洗桐女史 2006-11-03 13:12
我知道有些可以合药的,我的意思是似乎看到合药的都是膏剂类的。我怀疑是不是既济丹有丹之名,而并非丹药呢,感觉丹药似乎不能合药吧。而且你录的资料有说什么“日饮济吉丹”,这个饮字也让我颇感疑惑。

大白菜 2006-11-08 08:31
我觉得号称是"丹",不一定就是道家的丹药。今天读年大的《集验良方》还看到一个叫做“扶桑至宝丹”的方子,如果照这个方子里列出的成分巨胜子,破故纸,柏子仁,枸杞子,山萸肉,蛇床子等等来看,这“丹”合药就没什么不可以。年大的书里还有什么长生丹,用霍石斛,长春至宝丹,用鹿角胶,看着都是很安全的中草药。


洗桐女史 2006-11-08 16:05
那如果照这么说的话,既济丹可能未必是丹药呢。总觉得拿丹药来合药有点奇怪的说。

桃佑 2006-11-08 18:35

我在看之前还在想,不知道会不会看到他老人家服用丹药什么的,有,我就自动忽略。

总觉得他那种体质,更是不适合用含有金属的丹阿药啊,当然也没人适合。一直不是很能接受他用丹药这件事,自动忽略……


越布衣 2006-11-23 23:12

看来这“丹药”是大家心里的痛挖

看合药的方子,居然是中成药配成套餐吃!更居然还有搽牙散!!


御园修竹 2007-01-10 15:36

哭啊!好久没上坛子,这两天在看八年九年那些气死人的帖子,哦不,折子,想着那会儿四哥看着那些贴子都是什么心情啊,结果企图到坛子上来闲翻换换心情怎么就鬼使神差进了这个帖子了,都怪桐!给整理这么细,弄得我大半夜的痛哭捶床,你说你说这不是扰民么……

四哥啊四哥!你那个华丽的“朕已痊愈”“朕躬甚安”啊!痊愈这种动词,能用在你身上么?偏就不好好养病你怎么就不好好学学你老爹呢,有病就别撑着有那么痛苦吗?讨厌!!!

丹,默……我就不说什么了,某只竹也是个迷信丹药的不可救药之徒……
另外,据一个民俗学的网友说,由于汤药的保质期不长,古代很多成药都是做成丹状,服用时用烧酒化开服用,可能这个日饮济吉丹就是这种属性的丹药吧。


洗桐女史 2007-01-10 16:53

^_^,你花枝乱颤惊扰下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其实要整理老爷子的患病纪录,肯定比某的多,老爷子动辄就会和人说,自己身体清弱,不用人扶掖不能行走,稍微好一点,就说不用人扶着也能行走了,说得比较细,能够知道他的身体状况到底如何了,有怎样的好转。而且老爷子动不动就病重,弄的群臣人心惶惶的,李光地年谱里有很多这样的记述。某人么,则一直说是痊愈了,即使和鄂尔泰说自己的病情,也是说,我现在已经好了,你看了下面的话,不必惊畏啊,大泪。

特别令人郁闷的是,张廷玉同学的年谱也和官方的腔调一个口吻,某人说什么时候痊愈的,他的年谱就照着写,多余一点的,都不肯写。

其实雍正汉文折子上,这类的还有不少呢,比如他在田文镜的折子上谈贾世芳,不过我这个电子版的,某的字根本看不清楚。我辨认了好几次,未果。只能希望有朝一日有机会能够看到纸书就好了。

对了,竹子看这个了么,强烈推荐,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41&replyID=21377&id=2952&skin=0

某桐不怀好意的推荐

 


御园修竹 2007-01-10 20:56

踢飞桐!臭桐!就知道你不怀好意!我不看!

我最近在损某只,要保持良好的心情,不然都不忍心落笔了……


洗桐女史 2007-01-10 21:31

那个素悠悠写的,就素不怀好意也素悠悠不怀好意

蹭蹭,竹子去看吧,不看可别后悔啊


toutou 2007-01-10 21:33
祸水东引,以邻为壑!!

真水无香 2007-01-11 11:14

他这么卖命,看的偶泪奔~~~~

想着他对臣下批的“你好么?”   ,温情的让人心酸。

雍正八年间的纪录让人触目惊心,十三的离去更是沉痛的打击。

都提前准备后事滴说,小禛当时肯定身心倍受煎熬哇~~~~~

不是人过的日子。。。。。。




簌簌 2007-01-22 21:27

引用
不惜劳一身以安天下之民,不惜殚一心以慰黎庶,务期登之衽席而无一夫不得其所。宵旰忧勤,不遑寝食。意谓天下之人庶几知朕之心,念朕之劳,谅朕之苦,各安生业,共敦实行,人心渐底于善良,风俗胥归于醇厚。朕虽至劳至苦,而此心可大慰矣。

泪哗哗的


洗桐女史 2007-01-22 21:56
那个是大义觉迷录中的,当初我看到这段的时候,就感觉大义中所叙述的事实或有所虚,但是其中的情感却百分之百是真实的。

秋意浓 2007-01-23 19:41

实在是伤得不行,他咋这么不知道爱惜身子呢?

难道老爷子没教他,会休息的人才会工作!都生病了还没日没夜的,动不动就说痊愈,恢复旧貌,说多了就成真了?真是

 


默轩 2007-02-24 23:52

相信雍正元年,二年时期所说的痊愈应该是不假的。

至于八年,甚至十一年五月的病俱除,我是怎么也不信的。

一直都知道四很拼命,也一度想象若是他能爱惜自己多一点,多活几年,康乾盛世会不会更加名副其实一些。

一条一条看下来,真的很伤心很伤心。


洗桐女史 2007-02-25 00:07

元年是小病啊,他中过暑,所以特别怕热,德妃死的时候是比较热,所以他受不住了。七年冬天到十一年(冯尔康先生说是七年冬到九年秋痊愈,但我看朝鲜人的记载,他应当是十一年初才正式痊愈的。)一直生病,时好时坏的。因为六年九月初九,他最喜欢的儿子福惠死了么,还差一个月是他八岁的生日呢,他当时特别痛苦,后来十三死后他回忆说“前八阿哥之事,彼奸邪小人之意中亦必以为朕心之痛至于不可解矣”,八阿哥指的就是福惠,也作福慧,小名六十,一说这个名字的含义是因为他是康熙六十年所生的,二说是因为他和年妃所生的孩子均夭折,希望福惠活到六十岁就心满意足了,因此取了这个名字,表达自己的愿望。

福惠死后二十天,发生了震惊朝野的曾静案,张熙投书策反岳钟琪,言其弑父、逼母、杀兄、屠弟、贪财、好杀、耽酒、 淫色、猜疑、好谀”十大罪状,这个案子对他的打击应当是很大的。

接着七年下半年,他先前选定的万年吉地出现砂子,这都被视为人君无德的表现。估计他接连承受那么多的打击,心理压力比较重,所以七年冬就开始生病了。可是他自己却并不在意,仍旧照常办事,而且看起居注,每天引见的官员还是特别的多(十三死的当天,他没有心理准备的,因此上午还见了90名新科进士呢,而且他引见官员是为了考查人才不是单纯走走形式的,所以他的工作量可想而知。)八年年初大旱,他接连祈雨,后来五月初四,允祥死了,他又带病亲临其丧,后来六月的时候他就秘密的向亲信大臣交代后事,面谕遗诏大义,其实在十三死的那天,他就有不久于人世的感慨,所以把自己死后要陪葬什么东西都做了安排(交代太监的),而六月的时候身体状况应当是不见好转,他就把储位问题也交代了。不过除了他当时的身体确实很糟糕,他交代储位问题,可能还因为六月初一的时候发生了日食,这个早在三月份的时候钦天监就预测到了,但是当时接连发生变故的啊,而他又很信命,这个时候他的心理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睹内景外缘,甚生疑虑”,这个时候他难免有种天要亡我之叹,因而交代身后事也在情理之中的。这个时候他的心情是特别凄凉的说。

他当时是完全病倒了,可他自己却说,因为参加亲临十三的丧事,他抒发了悲痛,病情有了好转,后来九年他的结发妻子孝敬皇后去世,他以久病初痊为由,不能亲视殓葬,却说当时自己带病参加十三的丧事,病情加重了,所以孝敬的丧事,自己不能参加。

再接下来,就是大涝。

八月十九又发生了地震,余震持续了一个多月,他本来就有病,然后为了避震又躲在船上,躲在地震棚里(蒙古包)中,他根本就很难得到很好的休息。真是屋漏偏糟连夜雨啊。

天灾本就被视为人君无德的表现,因此负面的谣言甚嚣尘上。朝鲜人因此大谈胡人无百年之运,认为大清气数已尽会亡在他的手里。这种心理压力对于病中的他无疑是雪上加霜。

当时西北正在用兵,也很不顺。再加上连续几年天公都不作美,他忧虑过多,病情也不会有所好转,用朝鲜的人的话,就是“皇帝之病,近来添加,事故多端,忧虑方深云矣。”而且他又好强么,自己有病,祈雨祈雪也亲历亲为,而且还是接连举行,病情就更重了。当时朝鲜使臣问御医,皇帝的病情如何,御医也说他病的很重了,可是看他折子上还是说自己已经痊愈了。可是当时他因为接连斋戒,下部的病特别重了,朝鲜人形容他是下身如未冷之尸。唉!可恨的朝鲜人,这个时候说他的病是由于这些才导致日益严重的,可是他死后,却结合那些好色的传闻,说他是因为贪淫好色,下身才不能用,因此才死的。我泪

其实他和康熙很不一样的,康熙常说自己腿浮肿,需要他人扶拽才能行走,或是说自己清瘦虚弱什么的,但是雍正很少说,即使在鄂尔泰这样的心腹大臣面前忍不住示弱,也要说我现在已经好了,那是以前的事。他说的最多的是自己病好了,比生病之前精神还要好呢。



洗桐女史 2007-02-25 00:24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了没,雍正八年六月之后的起居注不少年份都缺失,直接就是雍正十二年,那个的记载和先前的大不相同,都是说据某某档记载的,这种改变和军机处的设立似乎都是因为皇帝的身体状况不好,所以才变通、产生出来的吧。

洗桐女史 2007-03-09 17:25

昨天和猫猫讨论朝鲜史料关于朝鲜使臣询问太医雍正病情的这段史料的准确性,今天就看到了可资佐证的资料。

大家往上看下,十年正月十七条是新补充的,倒是符合朝鲜人说我国当时天旱异常,所以皇帝累加斋戒祈祷的这个情况,而且当时御医就有劝他要“避风静摄”,想来就是希望皇帝不要再受凉了吧。再加上暖脐方,应当可以证实这个资料还是有一定价值的。


不离不弃 2007-03-10 21:18

每次看这条都让人心痛,都希望他能好好将养,但是当时情形他也不敢示弱于人啊,他心中的苦痛又怎能向人言传呢?他那样率性的人,却要如此地隐忍,生活对他来说真是太难了.这也是敬他爱他的人能如此动心忍性的原因吧.


洗桐女史 2007-03-23 22:35
刚才看到一则,雍正说,“朕躬颇安,竟发福了。朕在此三年,未曾指望能如此轻易挺过去 ”(延信满文奏折,雍正三年八月十六日。)

流浪硕鼠 2007-10-21 12:54
以下是引用洗桐女史在2007-03-23 22:35:47的发言:
刚才看到一则,雍正说,“朕躬颇安,竟发福了。朕在此三年,未曾指望能如此轻易挺过去 ”(延信满文奏折,雍正三年八月十六日。)

从头看下来,好像雍正特别喜欢说今年比以前都好,哭死。

这条虽然他说他发福了,但是后面一句“未曾指望”之句还是看的出来他实在是心里压力很大,自己都觉得自己挺不过去了,心疼ing


董鄂德云 2007-10-27 15:01
雍正三年八月,他这时候在收拾年党,不知为什么心情忽然变得这么轻松?

贲然来思 2007-10-27 21:48
8月,除孝了,国丧要过去了,年糕也炸得差不多了,这三年过去他也奔五十了,长点肉,胖嘟嘟是正常的~哈哈哈~~~

洗桐女史 2007-10-27 21:57

中国人和外国人在这方面观点就是不一样。马国贤看到自己胖了,就认为这样绝非好事,担心自己的健康,而雍正却视为身体状况良好,到处显摆。


孙檐冰 2007-10-28 02:52
 

丹药最初是指经过烧煅升炼得到的药物。汉末张陵创立正一道,以符箓金丹为修真大法,“丹”字始与道教结缘。烧炼所得丹药多为粉末,例如孙思邈的“太一神精丹”,主要成分为砷的氧化物粉末(大致上也可以说是砒霜)。后人为了方便贮藏和服用,将丹药制成丸状,才会有影视中的那种外型。

道教所谓“丹”分为外丹和内丹。外丹即上述升炼药物。内丹则是一种气功修炼方法。外丹法至唐末逐渐式微。内丹法经宋代张伯端、王喆等人提倡,在后世道教修炼中大为盛行,习练有素者其健康状况确实比常人稳定。

外丹中多含重金属元素及硫、砷等共价化合物,往往有毒,但运用得当则可以治疗多种疾病。在没有微生物学和细胞生物学的年代,这些有毒化合物有时甚至是治疗某些疾病的不二法门。例如民国时有军官患梅毒,起初用西医注射治疗,病情反复不断,后来发展至针剂无效,张锡纯以轻粉(主要成分为氯化亚汞)、红粉(主要成分为氧化汞)为主药制成“洗髓丹”,服三剂后痊愈。又如早年常用的红药水,即为汞化合物溶液。此外张锡纯亦曾用铅化合物治疗癫痫。至于古代将砒霜用于治病,中外记载俱多。服丹中毒者,是古代对毒剂认识不深时发生的事故。服丹羽化者,书中频载,而人所未见也。

后世医道杂流,疗效显著的药物往往冠以“丹”名,其中未必含有烧炼过的化合物。雍正所服既济丹,很有可能是不含毒物的滋补药。雍正十三年陶承熹刊行的《惠直堂经验方》中有“水火既济丹”一条,用茯苓、山药、柏子仁、当归、生地黄、五味子、桂圆、芦根、芡实制为丸药。按《易》之“既济”卦为坎上离下,应水升火降之象。五行学说以肾为水,以心为火,肾水上行而心火下降,与任督流注相合,是养生家素所向往的健康状态。陶氏此方确有引水降火之功,为滋养心肾之良方,故名。至于陶氏所载是否即为雍正所服,俺手头资料不足,只能佐证,未可断言。







洗桐女史 2007-12-15 22:52

引用
雍正十三年陶承熹刊行的《惠直堂经验方》中有“水火既济丹”一条,用茯苓、山药、柏子仁、当归、生地黄、五味子、桂圆、芦根、芡实制为丸药。按《易》之“既济”卦为坎上离下,应水升火降之象。五行学说以肾为水,以心为火,肾水上行而心火下降,与任督流注相合,是养生家素所向往的健康状态。陶氏此方确有引水降火之功,为滋养心肾之良方,故名。

这个说的,倒要好好看看了。另,孙大哥的意思,这个药是补肾的么?

也许有可能哦,田文镜无子,所以赐给他这个药。


木木夕云 2007-12-18 05:26
看了真是心碎一地..
最是寂寞帝王家,连唯一的全心信赖的挚交亲友业已仙逝,雍正爷只能与皓月清风作伴了

亓思寒 2007-12-25 02:11
以下是引用洗桐女史在2007-12-15 22:52:24的发言:

雍正十三年陶承熹刊行的《惠直堂经验方》中有“水火既济丹”一条,用茯苓、山药、柏子仁、当归、生地黄、五味子、桂圆、芦根、芡实制为丸药。按《易》之“既济”卦为坎上离下,应水升火降之象。五行学说以肾为水,以心为火,肾水上行而心火下降,与任督流注相合,是养生家素所向往的健康状态。陶氏此方确有引水降火之功,为滋养心肾之良方,故名。

这个说的,倒要好好看看了。另,孙大哥的意思,这个药是补肾的么?

也许有可能哦,田文镜无子,所以赐给他这个药。

水火既济,貌似补肾水而泻心火。和生育感觉关系不大。


洗桐女史 2007-12-25 20:45

楼上的MM说对了,既济丹就是补肾的,我查到了!!!果真不是丹药!


亓思寒 2007-12-29 00:49
偶是学中医的啦。

钮祜禄莹玉 2008-03-03 20:09
不知道四爷在成为皇帝之前身体如何,在雍正年间感觉他总是病病歪歪的。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上都是衰弱憔悴的!!

洗桐女史 2008-03-03 20:33

对于雍正以前的身体状况,只是推测,记得康熙给顾太监的信中,有这么一句,说是四阿哥竟胖了许多,感觉很惊讶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身体不好。而且他被指婚的年纪,不是一般的早,是诸位兄弟中算是最年指婚成亲的,所以白菜怀疑可能是冲喜,因为康熙并不太喜欢飞扬古。还有说他和柏林寺僧众亲近,最初是因为强身的缘故,是因为身体并不强壮云云。但我觉的雍正的精力很旺盛,身体状况应当很不错的,不过他不喜欢运动,这一点和康熙形成反差,康熙是病的不能打猎,他就在院子里放鹰,反正总是要运动的,所以别看康熙晚年的身体状况看起来比雍正晚年差多了,但是却还是比他长寿,就是这个原因。

另,仰望一下楼上,话说楼上的确实不容易,因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在这个帖子之下的回帖算这个已经是第三个了,每次都是我删了你就新回,回了我又删,今天这个终于看着还是能保留的吧,虽然大致的意思还是差不多一样的,但总算比“四好可怜啊,是累死的这样”的这样的帖子能够让人接受。


乌雅茗姒 2008-07-24 21:00

前两天看见说粉彩的文章,说釉上彩不经用,好看,但是长期使用,会脱釉,釉中的铅会被人体吸收。。。。。。。


谁告诉我,老四有没有用那个喝汤??如果有,他就真不止是丹药中毒了


智爱 2008-08-20 21:15
可怜的44操心的命~也不是不懂爱惜自己,就是工作起来一定拼命

fenixia 2008-08-26 20:41
他们兄弟俩就是劳模的身子皇子的命

莞若清影 2008-08-26 20:54
发现自雍正八年五月初四开始(十三就是那天薨逝的)四四就开始交代后事了

yuyumoli 2008-09-27 15:02
 44……看到数次昏厥就心痛……怎么会这样子啦……看看后面都是在强自支撑……怎么就不好好养病……这个郁闷这个恨啊……

荷月归 2009-04-13 02:22

厄……其实我老想,他到后来会不会真的没有病象显示了?毕竟人的血气越来越弱的话,到了气血两虚的时候,会连生病的资本都没有。


洗桐女史 2009-04-13 05:28

我争取这两天就贴出来某人死因的文章,正在边打边作第N次修改~~默默~~~总之在第一手的资料或是第一手的传闻中,他不是服用丹药死的。


还有,居然当时还有人怀疑雍正是假发丧,默了,当时就有人怀疑他是诈死吗?和南怀瑾的看法似乎一样,不过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荷月归 2009-04-13 06:52

囧,诈死……不至于吧?


他要是诈死归隐看见乾隆那么作践江山还不疯了?



查看完整版本: [-- [原创]桐桐录入整理的雍正患病纪录(桐桐懒,还有数条未录,待补) --] [-- top --]


Copyight © 2005-2010 ourjg.com
Time 0.068406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