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谕将从前皇考从宽流徙之藩邸旧人徐彩官拿解刑部按律拟绞监候 --]

[稽古右文·康雍梦华] -> 九州清晏 -> [录入]谕将从前皇考从宽流徙之藩邸旧人徐彩官拿解刑部按律拟绞监候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洗桐女史 2006-10-31 16:39

[录入]谕将从前皇考从宽流徙之藩邸旧人徐彩官拿解刑部按律拟绞监候

谕将从前皇考从宽流徙之藩邸旧人徐彩官拿解刑部按律拟绞监候

雍正二年十一月十三日,上流涕谓舅舅隆科多、大将军年羹尧曰:尔等宣旨与诸大臣,“皇考圣祖仁皇帝用人行政一秉至公,决狱理刑,务求平允,独于徐彩官殴死人命一案,从宽减等流徙陕西。此皇考因徐彩官系朕藩邸之人,恐因此累及于朕,特施宽典,朕再三奏请置之大辟,未蒙俞允。此事,徐彩官原可以为首,可以为从之人,彼时赵申乔未达皇考圣意,固执己见,然较之众人游移无定见者不啻天渊。朕甚嘉之。即原参官御史陈珣不得已而参劾之情,唯朕深悉。是以继位以来,曾下旨与舅舅隆科多令其查明现在何处,尚欲加恩,惜其已故。迄今朕心既未能见白于天下,而回思皇考委屈爱朕之私情,此心凄婉,何能自己。兹据年羹尧奏称,徐彩官尚在戍所。着将徐彩官拿解刑部,仍按律拟绞。自今以往,诸王大臣既得悉知朕皇考爱护朕躬之深恩,而朕仰体皇考鸿此,亦断不肯因藩邸细人使国法少有屈抑。且又焉知非皇考有意留此案待朕更正,使天下臣民咸知朕之居心行事。如此罔极深恩,朕何能一刻暂忘也。特谕。”

 

 

《雍正朝汉文谕旨汇编   第一册   雍正元年至六年谕旨》页102103:《二○四   谕将从前皇考从宽流徙之藩邸旧人徐彩官拿解刑部按律拟绞监候   雍正二年十一月十三日》;

《雍正朝起居注册》第一册,页366367。



洗桐女史 2006-10-31 17:07

据说徐彩官一案,是徐唆使佣人刘芳声杀人,而非徐亲自动手,所以雍正说:“此事,徐彩官原可以为首,可以为从之人”,而且我觉得这个实在没有必要参劾,毕竟杀人者并非徐,很多大臣都主张以刘偿命,为徐开拓,固然是因为雍亲王的面子,但说实在的,徐是教唆,并没有实际参与,根本拿不到确凿的证据,不知道有什么人非要为此而得罪雍亲王呢。且雍正说陈珣是有“不得已而参劾之情”,这就让人更加觉得奇怪了。

虽然雍正口口声声称赞赵申乔,但我觉得这并非雍正本意。赵是胤礽的人,就是他炮制出的南山集案,借以转移康熙的视线,保护太子,阻碍太子二次被废的进程,而在这件事上,赵又揪住不放,我觉得雍正不说明了,实在是有难言之隐。所以我认为这件事是太子授意,陷害某人的。



余年陇亩 2006-10-31 23:23
自今以往,诸王大臣既得悉知朕皇考爱护朕躬之深恩,而朕仰体皇考鸿此,亦断不肯因藩邸细人使国法少有屈抑。且又焉知非皇考有意留此案待朕更正,使天下臣民咸知朕之居心行事。如此罔极深恩,朕何能一刻暂忘也。特谕。”

这几句好牵强的说~~~

明明是另有隐情,掩饰都掩饰得这样叫人生疑。是不是案中直接或间接涉及的某个人犯了小四的忌讳,让小四哪怕只有这么糟糕的一个理由也要把他办了?



洗桐女史 2006-11-01 00:55

我觉得也另有隐情呢。徐彩官还活着是年羹尧奏报的,他为什么在事情过了那么久单把这事拿出来说呢?

还有老爷子五十大寿,某说要好好操办,结果老爷子不同意,某人强奏,把老爷子惹恼了,这件事也成为他五十大寿不大操大办的一条理由。感觉雍正对于老爷子的责备都是记忆深刻呢~呵呵,貌似我话中有话,自pia


大白菜 2006-11-01 01:48
《啸亭杂录》出乌龙,说彩官是老八家的戏子。
我当时还想,四儿连人家家戏子都不放过呀!
现在知道了,原来是四儿自己的戏子殴死人命!哈哈,死奴才仗了王爷的势了,只可怜给竭力在皇考面前要好好表现的四儿,很大的困扰8~

康熙对三,四还真不错,孟光祖案四的门人年糕也牵扯在内,皇帝都为三,四开脱,也不和年糕计较。

只是为什么说陈珣“不得已“呢?难道平日和四交好,还曾想过包庇不报?四毕竟英明,不会处理依法办事的官员的。

大白菜 2006-11-01 01:54
引用
据说徐彩官一案,是徐唆使佣人刘芳声杀人,而非徐亲自动手,所以雍正说:“此事,徐彩官原可以为首,可以为从之人”,而且我觉得这个实在没有必要参劾,毕竟杀人者并非徐,很多大臣都主张以刘偿命,为徐开拓,固然是因为雍亲王的面子,但说实在的,徐是教唆,并没有实际参与,根本拿不到确凿的证据,不知道有什么人非要为此而得罪雍亲王呢。且雍正说陈珣是有“不得已而参劾之情”,这就让人更加觉得奇怪了。虽然雍正口口声声称赞赵申乔,但我觉得这并非雍正本意。赵是胤礽的人,就是他炮制出的南山集案,借以转移康熙的视线,保护太子,阻碍太子二次被废的进程,而在这件事上,赵又揪住不放,我觉得雍正不说明了,实在是有难言之隐。所以我认为这件事是太子授意,陷害某人


哦哦哦,桐桐分析的有道理啊,当时我看啸亭,说众议杀刘芳声,不治徐罪,赵独不从,原来有这样一层隐情在,越想越觉得,怪不得我们四对此事耿耿于怀,当年某周遭的形势也是相当险恶的啊。



洗桐女史 2009-02-19 12:26

这个刘芳声该不会是岳乐庶妃刘氏的父亲吧???


另,我终于知道康熙是怎么维护四哥的了,那就是凡是碰到类似的案件,合伙把人打死的,康熙就声明这些案件和徐彩官案相同,发还让赵再议,如此下来N个回合之后,赵吃不消了,然后乖乖的承认自己议徐彩官案子妄作两议,是他不对,请求皇上还按照九卿所议的给徐定罪,哈哈哈,康熙为了四哥真是大费周章,还真是疼儿子疼的紧,赵“欺负”他儿子,他还不耿耿于怀,想方设法对付啊~~~这样看起来,康熙真是一个不错的父亲~~~


我笑死了,康熙真是玩死人不偿命,这招确实比雍正高明多了,也显得比他民主些,虽然是伪民主。



贞定 2009-02-20 16:07

真是奇怪,康熙都把这案子结了,怎么还翻出来,而且还跟年糕和隆科多有关系.   


犀乔 2013-01-17 16:18
不是啊,孟光祖一案,年让老爷子给革职了.


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谕将从前皇考从宽流徙之藩邸旧人徐彩官拿解刑部按律拟绞监候 --] [-- top --]


Copyight © 2005-2010 ourjg.com
Time 0.048534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