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朝鲜《承政院日记》于雍正十年谈及雍正病重的记载(福慧似乎五年就生病了) --]

[稽古右文·康雍梦华] -> 懋勤朝暮 -> [录入]朝鲜《承政院日记》于雍正十年谈及雍正病重的记载(福慧似乎五年就生病了)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洗桐女史 2006-10-26 23:44

[录入]朝鲜《承政院日记》于雍正十年谈及雍正病重的记载(福慧似乎五年就生病了)

前年八月,雍正送兵出征,全军败没,又送马尔赛出征,亦未免大败,仅以匹马逃归,居庸、关西、北蒙古之界,惨有侵轶之患,雍正深以为忧云矣。关东及燕北军,则称以八旗军,衣食资装,皆自官备给,此皆骑兵也。其余天下军,则称绿旗军,皆步兵也。近年出征,皆用八骑[]军,岳锺琪则率绿旗军,防玉门关云矣。有林本裕者,居在潘阳西街,善文有识见者也。以笔谈,问西贼事,仍及中原事,则答以为恐有轮台之悔云,又问然则财穷兵竭耶?曰,然矣。以年年出征之故,财力荡竭云矣。臣等入去时,过东八站,骚屑太甚。问其处人曰,关东即根本之地,而连年发此土兵,得无失固根之意耶?答曰,此实不得已也。当初则出征军兵家属所食,皆自其国周给,故军兵皆乐赴,而今则国用,渐竭于征役,至有抄富民为兵之议,故民心骚动,关内亦云不太平,西贼如是,天子眉头,每不展云矣。所谓马尔赛,即从阁中出征,佩大将军印,率兵而去,未及下寨,西贼掩击,全军覆没,马尔赛瞎一目,仅仅逃还云矣。有星变,极其怪异,三使臣皆见之矣。二月初六日夕时,西方极西边,星殒如盆,尾长十余丈,火如楹,其殒有声,蜿蜿若龙之形,良久不灭,燕人畏之矣。其后岳锺琪捷报至,彼人以星变,为西贼之败征云,而其言何足信也?或云,康熙丧时,有星变,皇后丧时,亦有之。今又有星变,而雍正之病甚重,彼人皆以为忧,岳将军捷音至后,稍以镇定云矣。台湾即福建下也,而郑芝龙曾所割据处也。近闻有海寇之渐,燕人亦以为虑云,海东复国者,壬辰以后所作之书,而只有一件,既无本板,故欲为得见,而终不能得,只见地图一张,故模得以来矣。盖幅建[福建],对冲我国,地势最下,与济州,恰相对矣。臣待罪南邑时,亲见海外地势,闻海中有水宗,不曾有唐舶之往来,盖海路甚艰,而登、莱一角斗绝,入于东海中,与我境湖西、海西相对,故此等处唐舶之出没,最可虞矣。文命曰,书状所达,大体虑念之道则是矣,而康熙本非一代后即亡之主,雍正亦非常人,西贼虽作梗于其处,而非有志于天下矣。尚絅曰,㺚与蒙如此,中国其于荡败,何哉?文命曰,蒙则不远似入于中原矣。关外之人,则其主不美之事及不好之谈,必皆为之,此乃汉人故也。其言不足取信矣。上曰,向来有言,萧墙二字,此言似是矣。雍正不能料后,至有觉迷录之作,而尚不建太子,是可异也。日跻曰,十四王之不能杀,亦有由矣。十四王,先娶蒙古女,生二子封王,二子以为父在罪藉,子不可为王云,十四王,又于西边出腊,遇一女约婚,即穆顺公主,亦蒙古最亲国女子也。勇力绝伦,生二子,亦非常,故雍正畏其十四王之两妻家,不敢杀之云矣。十四王年近五十,而与雍正同腹所生,似闻人心,皆以十四王为贤云矣。且今则彼人言,雍正稍异于前,前日使行,过东八站,则往往闻雍正怪举之言矣。今则皆言,能悛旧习,颇有爱民之举云矣。雍正近来,多出财物以赈民,又出谷与银,置之于通州,人皆称美矣。且于道中,往往有旌门处,问之则皇帝使之然矣。上曰,彼处亦有烈女乎?日跻曰,有烈女门矣。上曰,雍正病既深痼,而尚不建太子何也?樘曰,皇子有二人,而不封储副,问其故,则曰,非封妃之子,故不封矣。曾有封妃之子,而丁未年我国医员吴之哲,入去治病,因至不救云矣。(难道是福慧,福慧雍正五年就病了?唉,雍正六年,朝鲜医官金世瑜还给十三的儿子看病,应当就是弘暾吧,为此雍正还免了朝鲜的贡赋呢,可惜还是没治好,而福慧也是如此,我泪!!!)闻雍正初则贪财甚虐。臣下有财富者,则构以重罪,藉入其财,故怨讟朋兴矣。其后猝然改悟,以是有誉,然问其朝廷事,则以为朝廷之上,久无台谏云矣。尚絅曰,雍正于初年,有谏诤者,则使之蹴打于前,多有即死者,故今则无谏臣,而谏之一字,寂然于朝廷云矣。

朝鲜《承政院日记》雍正十年五月初八日

  

  

  

PS:补充,桐以前和悠悠讨论雍正病情的回帖:    

九年皇后去世,雍正没有参加她的葬礼,而十年他又给鄂尔泰看了秘密立储的诏书,我是感觉他的身体未必像他所说的那样健康。其实雍正八年他病重的时候,在一些请安折上他不也说自己“甚安”么?

张廷玉年谱说他八年十月痊愈,但是实际上九年十月在请安折上他还在说“尔等使朕如此畅快,何疾不治,何病不除?朕躬甚安,已痊愈”的话来。雍正十年十一月又再次提类似的话,说“朕躬颇安,朕病已除。”而雍正十一年三月护军统领永福还奏报得知皇帝欠安,而祈祷皇帝痊愈。此后在十一年五月永福的折子上,雍正说自己“业已复原。较此数年病之前,尚觉更佳。病俱除。”感觉这么多年,他是屡次说自己痊愈,但是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啊。难怪他对鄂尔泰说,勉强支持也不过能支撑数载呢,可怜我家某人啊~那个关于某人身体状况的文文,偶写了好久都没写完,因为每次写都觉得很难过的说~  

 相关主题: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5&ID=2948&page=1(雍正患病记录)





洗桐女史 2006-10-27 00:57

我都快被朝鲜人气死了!雍正十三年正月初三,雍正还没死呢,朝鲜君臣就在那里YY,说什么雍正若死,天下必变生也,还说他在位时间已经够长的了(雍正之年已多,有二子而无定储,一朝若死则必生事。)

真是活活要把我气死了,怎么是个人都想看他的笑话啊!

而且朝鲜人还两次提到当时人心不服,一次是“雍正,明且宽仁,而自圣之癖有之,故人无心服者,年今五十七也。”另一次是“雍正信用汉人,故人心不平。”

唉,我是觉得他有的时候教训人是特别狠,常有诛心之语,但我觉得还算是推心置腹啊,而任用汉人这一节,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我再次被朝鲜人狠狠的刺激了,心里真是很不舒服。




大白菜 2006-10-27 01:04
马尔塞仅以匹马逃回?这也太可笑了8~哈哈哈哈~也许朝鲜人少,没见过打仗的规模,以为马尔塞这是去参加街头群殴呢?

关外之人,则其主不美之事及不好之谈,必皆为之,此乃汉人故也。其言不足取信矣。


朝鲜人这句话说得还不傻。

闻雍正初则贪财甚虐。臣下有财富者,则构以重罪,藉入其财,故怨讟朋兴矣。


朝鲜人真不通时务到极点。四爱钱,这是为他自己爱的么,还不是为了国家?!“故怨讟朋兴矣”,这倒还说在了点子上。

曾有封妃之子,而丁未年我国医员吴之哲,入去治病,因至不救云矣。


吴之哲没有用,下次找和大长今差不多水平的去救!



难过死了,四本来就是对百姓至仁慈的君主,不惜把自己累死,只是他用的是雷霆手段达官显贵们不理解罢了。

南怀瑾说不懂佛学的人不懂雍正,同意!四的政治理想和他写的偈语一样,是将红尘当作济世度人的地方:

三十二应现全身,拯救众生出苦津,砒霜当作醍醐用,翻将觉海作红尘。

翻将觉海作红尘,泪,读水浒的时候,只觉得鲁智深是真佛,他一生种种动荡颠簸,都是为救他人,为他人打抱不平而得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四不也是真佛吗?他本来也是天潢贵胄,南怀瑾说他“大丈夫若无泥涂黄屋,远志山林之胸襟,不淹没于富贵尊荣者,甚为稀有”,说得好啊,若是没有济世心,他去争那个砒霜一样苦的位子做什么来!“解使满空飞白玉,能令大地作黄金”!!!四,你感动死我了!




苇如 2006-10-27 01:05

这从反面说明雍正厉害啊,大家都关心他,都想从他那儿挖点秘闻,就像我们今天只关心当红明星的事一样,就像报上只刊登布什吃饼干噎着一样,有谁关心小国和三流国家的事呢。



洗桐女史 2006-10-27 01:55

文命曰,虽以前古史牒见之,未有如今番北京之灾异矣(指雍正八年京师地震),我国之得闻者如此,其它想无数,且闻皇帝有病云矣。上曰,李枢云然耶。文命曰,然矣。思喆曰,其病,姑无死生之虑云矣。文命曰,臣意则雍正虽死其国则必不亡矣。思喆曰,胡无百年之运,岂有不亡之理乎?文命曰,雍正若死,则十四王当继立,其国则必不亡,而臣则以尙明之故,为深虑矣。上曰,大臣所达,可谓深思矣,予之所料,未能及此矣。文命曰,即今十四王,入处后苑,而尽释前罪,且拜其子为王,而终不拜爵,皇帝握手涕泣而亦不拜命,以其父之故,皇帝不能加诛云。想必有不得已之事势矣,十四王若继立,则岂不遵康熙之法耶?上曰,雍正之不杀十四王,亦异事也。

朝鲜《承政院日记》雍正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大白菜 2006-10-27 01:59
唯恐我们中国天下不乱的朝鲜君臣,可恶!

那句胡人无百年运,更可笑了,你叫满州人胡人,你是什么人,汉人?

引用
上曰,大臣所达,可谓深思矣,予之所料,未能及此矣。


可怜的朝鲜国王,就给这些在家闭着眼睛瞎猜,没一句猜到点子上的大臣忽悠死了。

还说雍正之不杀十四,也是怪事。哦,若中国皇帝换了你朝鲜国王来做,你就会杀十四对不对?哼!

洗桐女史 2006-10-27 02:08

日跻曰,皇帝有病,隔琉璃窓(窓即窗),张廷玉,独持文书以入,从窓外禀定,而常明等数人,侍卫云矣。张廷玉为相,岳锺琪为将,二人皆汉人,与康熙之信用淸人,似乎异矣。

PS:为什么某人见张廷玉还得隔着玻璃窗呢?


大白菜 2006-10-27 02:42
得了非典了~哈哈哈~

或者不愿意给人见他生病,形容憔悴,或者又是朝鲜人道听途说的8?

不过这句倒是,曾国藩,李鸿章再被倚重,也没配享太庙,张廷玉却能,四实在很喜欢用汉人。(八卦Ing:还喜欢汉女~哈哈)《榆巢杂识》里面,汉人还抱怨乾隆不像先皇爱用汉人,重臣大多是满州人。

话又说回来,爱用汉人有什么错~!这也成了他们yy四的大清国国运不久的理由了~




怡然自在 2006-10-27 09:09

这些朝鲜人,什么都叽歪,简直就像现在的八卦小报,明明是井底之蛙的说。

不过他们怎么对老十四那么关注啊,尤其是“十四王之两妻家”怎么又成了“蒙古最亲国女子”更可笑的是,“生二子封王,二子以为父在罪藉,子不可为王云”,即使是康熙在的时候,小十四也就一个贝子,他的儿子怎么可能封王。这个大BUG,朝鲜人是怎么听来的啊?

大白菜 2006-10-27 12:34
四在《永宪录》骂允禵,说他“令塞思黑在皇考前巧为设法。娶青海台吉之女,逐日醉饮淫乱”,又说:相传允禵督师在外。西羌青台吉以诸士随圆和者貌美伺应。禵心倾慕之。及侍饮帐中。此士独不与。乃知女奸伪作男装。奏之以结欢。迨禵内召。此士仍留番中“,可见娶蒙古女子,或者和蒙古女子相好的事情是有的,。可是至于什么因为生出了儿子留在蒙古,某四害怕蒙古,故而不敢杀允禵,都是望风捉影,胡说八道。朝鲜君臣真一群狗仔队!

大白菜 2006-10-27 12:45
引用
即使是康熙在的时候,小十四也就一个贝子,他的儿子怎么可能封王。


允禵确有一子被四四封王了,可见四四这个哥哥也不是全无情义,只要十四低头,兄弟一定能握手言和的。可惜啊……

被封为郡王的这个孩子叫弘春,小名儿白敦,是允禵的长子,元年四封他贝子,二年革去,四年封镇国公,六年复晋贝子,九年晋贝勒,旋晋泰郡王。十二年的时候因为白敦违法乱纪,给他降为贝子。乾隆即位后,就让次子弘明作十四的世子了。

和蒙古女子相好之事大概能有,谱牒上十四没有蒙古女人生的儿子!


洗桐女史 2006-10-27 12:58
得了非典了~哈哈哈~
雍正六年三四月间,雍正说各省多患时病。(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5&replyID=549&id=176&skin=0)我还以为福慧是那个时候病的呢,没想到五月的时候就病了。不过有没有可能说得是弘时呢?不过雍正居然有心为弘时如此费心寻求医治,那么足见对弘时是充满了愧疚的,可是他不恢复弘时的宗籍,则时不可解也。所以我比较倾向于福慧。

大白菜 2006-10-27 13:43
十年说五年有韩医入宫治病,没说五年这皇子就死了阿。而且说这皇子是封妃之子云云。弘时的妈和弘历,弘昼的妈不都一个等级的么,后来弘历的妈的地位才被提高了一下。如果弘历弘昼的妈还不算封妃,那么弘时,弘历,弘昼都是某人的私生子么?朝鲜人真乱弹琴,乱讲话~!

洗桐女史 2006-10-27 13:54

宝宝病了,雍正向朝鲜要生参,结果抠门的朝鲜人就给熟参,才两斤,没给生参!!!真是抠门到家了!气死我了!!!我把这段发上来!

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5&ID=2908&page=1




大白菜 2006-10-27 14:30
原来真的是六十宝宝病了!



他们有参不给,我们宝宝死了,他们还说这些话,什么“有过封妃之子,死了”之类的,说的和没事儿人似的。而且对四没有嗣子,中国可能会乱,幸灾乐祸的,真气死我了!

福慧,福慧,你这下和妈妈在一起了,可把我的心都揉碎了!


羽衣星冠 2006-11-09 22:11

棒子的历史靠得住,那真是猪也能上树.

P.S:实话说,从汉文化角度来看,个人很不喜欢整个大清朝,但却极其喜欢康雍二帝.


洗桐女史 2006-11-09 23:49

刚一登陆看到首页的回复就是羽衣星冠,兴奋的我啊,欢迎姐姐,好久不见了~亲亲

前些日子看到姐姐在天涯替雍正说话,本想插上几句话的,谁知道帖子锁了,不给我机会~泪奔,偶可是地道的好战分子




洗桐女史 2006-11-26 23:34

引用
康熙丧时,有星变,皇后丧时,亦有之。

看文中的意思,星变就是陨石啊!会不会因为皇后死,出现了所谓的星变,以致谣言甚嚣尘上,所以雍正才说什么“今年朕运气为何至此,实有怨言”?(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5&replyID=17852&id=2537&skin=0

某人病中,也出现了陨石,郁闷,怎么连着好几年,他都被这些“天象示警”纠缠呢?!而且那个陨星还形如龙状……

现在忽然觉得,弘曕的出生,对于某人而言,是不是有着特别的意义呢,也许会让他觉得自己的运气开始变好了?是一种福兆。呵呵,我这纯属是胡乱YY

PS:我是怎么回事啊,这两天又开始沉浸于朝鲜人的八卦中了,汗






洗桐女史 2007-01-28 01:02

我刚才抽风,在超星上看了霍氏的《红楼解梦》,这一看不要紧,我下巴差点没吓掉了,李朝实录上不是有“年近六十,不立太子,其势不久。”这么一句话么,他们居然把此当作皇帝内定什么香玉皇后之子弘曕为皇太子的证据,还说之所以称弘曕为圆明园阿哥,是因为圆明园只他一名阿哥,证明雍正生前对他格外宠爱。我要疯了,我好害怕啊,这个封妃之子要是被霍国玲他们看到不知道会怎么YY呢,天哪,没有最BH,只有更BH,朝鲜人这点YY要和刘心武、霍国玲还有金恒源比起来,那算什么啊!



大白菜 2007-01-28 02:05
尚洪英说福惠也出生在圆明园,我到处在找资料印证这一点,福惠似乎也是在圆明园没了的。

某人那么爱在圆明园呆着,触景不生情么,真是的。

洗桐女史 2007-01-28 14:32

是的,福惠是死在圆明园的。桐桐查了书,进行了证实,六年八月初十皇帝去的圆明园,九月二十八日,雍正回宫。


大白菜 2007-01-28 15:00
西洋人说皇帝宠爱小皇子,无论在行宫还是在宫中,都把皇子留在身边……泪……我受不了了……原来我记得不错,福惠还真是在圆明园里,在老爹的身边去了的……老爹成天这么忙碌,孩子死了,都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心里亏不亏负阿!!!!!!!!!

洗桐女史 2007-01-28 15:14

雍正当天卯时(上午5-7点)还在办公,福惠是午时(11-13点)去世的,也就是说皇帝可能是做事的时候得到消息,赶回去的,应当能够见到孩子最后一面吧。除非福惠的死,和白菜你推测的那样,有家族遗传的心脏病,福惠突然病发,这个很快就会死了,雍正未必能够来得及看他呢。



大白菜 2007-01-28 17:26
我yy福惠是有先天缺血性心脏病。

四给年糕赐心脏药天王补心丹是使“心血增加百倍”的,心脏病患者容易有家族病史。四去朝鲜为福惠求参,参是补五脏的,含有皂甙成分,作用是强心,补心血,抵抗心律失常。桐桐查承政院日记,朝鲜人说进贡清心丸,似乎很有成效,高丽清心丸的作用是清热,治疗心悸失眠,头晕目眩。头晕目眩,心悸,都是缺血性心脏病的症状。心悸也是心律不齐,心脏收缩异常,伴发胸痛,呼吸困难,急促等症状。
加之福惠似乎是猝死,所以我怀疑这小孩有心脏病。他之前的小哥哥小姐姐养不大,不知道是不是同样的问题。






宓彧 2007-10-29 16:46

十四真的娶了穆顺公主?

-_-


洗桐女史 2007-10-29 18:19
那个是朝鲜人YY的,不过我觉得并不是真的,朝鲜人不还说允禵十三岁拜将么,而且看穆顺公主的那个故事,很像薛平贵么,怀疑是根据薛平贵的传说加以演绎编排到十四的身上去了。而且据满文奏折显示(这个并没有公开,所以可以排除是为十四罗织罪名而故意说的假话),十四看上的是一位已婚的蒙古台吉的女儿,而此女和自己的丈夫感情很好,思念自己的丈夫和故乡,所以证明,此女子是十四强娶来的,而并非该女子看上允禵的,所以穆顺公主的说法是不真实的。

lisaya 2007-10-29 19:43

引用
南怀瑾说不懂佛学的人不懂雍正

他是在哪一本书上说的?感动ing,立志从今天开始读遍南的所有著作!!


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朝鲜《承政院日记》于雍正十年谈及雍正病重的记载(福慧似乎五年就生病了) --] [-- top --]


Copyight © 2005-2010 ourjg.com
Time 0.078731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