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雍正辟谣 --]

[稽古右文·康雍梦华] -> 九州清晏 -> [录入]雍正辟谣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洗桐女史 2006-09-13 21:44

[录入]雍正辟谣

(雍正五年六月初二日)上谕:近有不法匪类造作讹言,一人煽惑,众口喧腾,以致人心惊惶,良民受累。如京城之讹传挑选绣女,赐西洋人浙江之讹传,海宁屠城此等邪说不可枚举。此必系奸恶之徒不肯改过迁善,怨朕约束惩治甚严,故肆其鬼蜮之伎俩以摇惑众心,以希朕之畏而中止,大误矣!朕非庸碌之主也。如京城造言之人现在拿获,按律治罪。惟是百姓等一闻浮言,遂仓皇失措,皆由平日不知朕之存心之故,易为讹言所动若此。在奸民固不容诛,而小民无识亦殊觉愚而可悯也。朕自临御以来,日夜忧勤,以爱民为念,凡所行之政,所发之令,无不准乎天理,无一不体乎人情,多方筹划抚恤,委屈周详。爱我百姓,实怀父母保赤之心,恩勤恻怛,出于至诚。若有一毫不便于民之处立即措置得宜,务使万民安家乐业,无一夫不获其所,故地方一有不肖官员、不法奸民,定加惩治,盖恐奸邪一日不去,良善一日不安。凡所以惩创奸邪,正所以爱护良善,且亦欲令奸恶之徒改过自新,庶几同归于善,此一片真诚爱民之苦心。上苍后土,圣祖在天之灵鉴之。凡我赤子亦无不昭然共见。假如偶有传闻,其事若不合乎天理,不当乎人情,稍有知识之人自应度理揆情,凡有不合情理之事,当思断非我主上所行者。若如此信得及朕,纵使无稽之言百端传播,亦付之不听方是。况朕平日每行一政,必先晓谕再三,使人无所疑虑,然后举行,何尝猝然而行一事以骇人听闻,启人疑猜乎?至于浙江风俗向来浇薄,士子不守礼教,势毫欺压乡闾,恣意横行,罔知国法,此天下所共知。不得不严加整饬,使恶党潜踪,愚民安堵,此更朕保护浙人之举,并非弃之于化外也,能改行率德之时,朕仍沛恩膏。总之,奸恶之人愍不畏死,谤国害民,法所不宥。嗣后该地方有司,务期密访严拿,立置重典。凡尔远近良民,当共信朕断不肯为累民之事,一切浮言,彼此相戒,勿听,则俯仰顺适,寤寐安舒,永无仓皇失所之虑,庶不负朕勤民保赤之心。而奸恶不法之辈,亦无所逞其伎俩矣。着将此发与五城顺天府及直隶督抚转行各州县刊刻颁布,务期远乡僻壤,咸使闻知。特谕。

《雍正朝起居注册》   第二册   页一二八三——页一二八四


洗桐女史 2006-09-13 21:46

引用
假如偶有传闻,其事若不合乎天理,不当乎人情,稍有知识之人自应度理揆情

之所以录这篇文,就是据此回想起喜欢他的一些经历。我是觉得很奇怪,比如血滴子的传闻,稍微用脑子想想,就会觉的不可思议啊,仔细分辨就知道是假的了,怎么还会有人深信不疑呢?

真的让人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而雍正让人度理揆情,不要相信那些不合乎天理,不当乎人情的天方夜谭似的谣言吧~感觉他也想不通,为什么这些一看即明的谣言也会有人去相信~呵呵,很无奈的说。

所以我当初越是听了这些很荒诞的野史,我的心就越是偏向他,就越是喜欢他的说。

引用
至于浙江风俗向来浇薄,士子不守礼教,势毫欺压乡闾,恣意横行,罔知国法,此天下所共知。不得不严加整饬,使恶党潜踪,愚民安堵,此更朕保护浙人之举,并非弃之于化外也,能改行率德之时,朕仍沛恩膏。

物不平则鸣,这点没有错。他私人感情上不喜欢浙人,和他的经历有关,但是他实在不该将这种情感外延化,更不应当公开化,毕竟他是一国之君,他的言论代表了国家的态度。而且他越是这么说,越是会引起反感。毕竟舆论只会同情弱者,他这么做给人的感觉很强势,容易让民众产生逆反的心理。

引用
凡尔远近良民,当共信朕断不肯为累民之事,一切浮言,彼此相戒,勿听,则俯仰顺适,寤寐安舒,永无仓皇失所之虑,庶不负朕勤民保赤之心。

这一句话说的很自信,呵呵,他是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利于百姓的,不肯为累民之举。而他诚恳的希望大家不要相信,总感觉有一丝祈求和企盼的意味。可惜啊,噩梦不断,第二年就发生了曾静案。

引用
朕自临御以来,日夜忧勤,以爱民为念,凡所行之政,所发之令,无不准乎天理,无一不体乎人情,多方筹划抚恤,委屈周详。爱我百姓,实怀父母保赤之心,恩勤恻怛,出于至诚。若有一毫不便于民之处立即措置得宜,务使万民安家乐业,无一夫不获其所,故地方一有不肖官员、不法奸民,定加惩治,盖恐奸邪一日不去,良善一日不安。凡所以惩创奸邪,正所以爱护良善,且亦欲令奸恶之徒改过自新,庶几同归于善,此一片真诚爱民之苦心。上苍后土,圣祖在天之灵鉴之。凡我赤子亦无不昭然共见。

唉,这一句话,可以和《大义》中“朕荷上天眷佑,受圣祖仁皇帝托付之重,君临天下。自登基以来,夙夜孜孜,勤求治理。虽不敢比于古之圣君哲后,然爱养百姓之心,无一时不切于寤寐,无一事不竭其周详,抚育诚求,如保赤子。不惜劳一身以安天下之民,不惜殚一心以慰黎庶,务期登之衽席而无一夫不得其所。宵旰忧勤,不遑寝食。意谓天下之人庶几知朕之心,念朕之劳,谅朕之苦,各安生业,共敦实行,人心渐底于善良,风俗胥归于醇厚。朕虽至劳至苦,而此心可大慰矣。岂意有逆贼曾静张熙投书于总督岳钟琪,劝其谋反。将朕躬肆为诬谤之词……”所表达出来的对于舆论的失望很类似的说,只不过后者更沉痛一些。

洗桐女史 2007-02-13 19:04

且于兄弟之间,不甚和睦,诸王之削职家食者,亦多,无以为资,侵暴其仆隶,故沿路凡民,多是诸王所属,亦以其主之失职,而受害难堪云矣。(雍正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这个……雍正处理获罪诸王门下之人真的很不妥当,难怪谣言满天飞,对于落地士子,他尚且知道笼络,更何况是这些人呢?

tinger 2007-02-13 20:17
我现在感觉到他当的这个皇帝最不容易,整天要为了朝政而费尽心力,还要为了这些谣言而烦心,简直是受累受到了极点,说不清楚为什么,我就是很喜欢他,也佩服他,顶着很多舆论压力,把清朝治理的井井有条,我想他的勤政就不用我在这里大谈了,因为比我了解他得大人很多,无论如何听到关于他的事情就为他感到心疼……

miniecho 2007-02-14 23:33

四四也只不过是人而不是神,总不能事事做到完美,很多事也只能是事后才作出补救,但也只能被认为是掩饰其过的行为,唉,皇帝难为啊!


依晴 2007-02-15 18:27
兢兢业业为君难

2007-07-01 10:09

他一生兢兢业业,可就是得罪那些小人,才有如此多乱七八糟的谣言吧.

唉,难为他了!


犀乔 2013-08-10 17:03
雍正他是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在保境安民,所以他真的好希望,天下臣民也怀着同样的赤子之心依赖他,信任他,太完美主义的一个人啊。


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雍正辟谣 --] [-- top --]


Copyight © 2005-2010 ourjg.com
Time 0.053723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