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文献丛编》第三辑·戴铎奏折(全部录完) --]

[稽古右文·康雍梦华] -> 九州清晏 -> [录入]《文献丛编》第三辑·戴铎奏折(全部录完)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洗桐女史 2006-09-13 14:15

[录入]《文献丛编》第三辑·戴铎奏折(全部录完)

戴铎奏折
《文献丛编》第三辑

按:戴铎为雍邸旧人,历任道职。雍正元年因事解四川布政使职,后发放与年羹尧军前效力。三年五月初七日上谕云沈竹、戴铎乃朕藩邸旧人,行止妄乱,钻营不堪,暗入党羽,捏造无影之谈,惑众听,坏朕声明,怨望讥议,非止一端。朕隐忍多年,及登大宝,知此二人乃无父无君之辈,宽其诛,而皆弃之不用云云(语见同年五月十七日年羹尧奏折)。今检懋勤殿档中有戴铎褶一帙,系十多褶合钞一帙,并非原褶,似为戴铎获罪时饬令补写者,其批词亦非原批,疑雍正后来改作以掩饰天下耳目者,特照录之。

一、康熙五十二年
奴才戴铎谨启主子万福万安。奴才每思人生在世,百岁无多。上之不能从赤松子游得达摩祖髓,作古今来第一风流人物,次之又不能苟全性命不求闻达,甘隐逸于林泉下,而随波逐流,碌碌一世,醉生梦去,与草木同腐朽,良可悲也。幸达我竹子有尧舜之德,而奴才受格外之知,惟因身居外吏,不能日近天颜,虽有微衷无由上达,即或偶言亦难尽备,此奴才之日夜抑郁而不能自安,终身饮恨,而时为愧赧者也。然当此君臣利害之关,终身荣辱之际,奴才虽一言而死,亦可少报知遇于万一也。谨据奴才之见,为我主子陈之:皇上有天纵之资,诚为不世出之主;诸王当未定之日,各有不并立之心。论者谓处庸众之父子易,处英明之父子难;处孤寡之手足易,处众多之手足难。何也?处英明之父子也,不露其长,恐其见弃,过露其长,恐其见疑,此其所以为难。处众多之手足也,此有好竽,彼有好瑟,此有所争,彼有所胜,此其所以为难。而不知孝以事之,诚以格之,和以结之,忍以容之,而父子兄弟之间,无不相得者。我主子天性仁孝,皇上前毫无所疵,其诸王阿哥之中,俱当以大度包容,使有才者不为忌,无才者以为靠。昔者东宫未事之秋,侧目者有云:“此人为君,皇族无噍类矣!”此虽草野之谚,未必不受此二语之大害也。奈何以一时之小而忘终身之大害乎?至于左右近御之人,俱求主子破格优礼也。一言之誉,未必得福之速,一言之谗,即可伏祸之根。主子敬老尊贤,声名实所久着,更求刻意留心,逢人加意,素为皇上之亲信者,不必论,即汉官宦侍之流,主子似应于见面之际,俱加温语数句,奖语数言,在主子不用金帛之赐,而彼已感激无地矣。贤声日久日盛,日盛日彰,臣民之公论谁得而逾之。至于各部各处之闲事,似不必多于与阅也。本门之人,受主子隆恩相待,自难报答,寻事出力者甚多。兴言及此,奴才亦觉自愧。不知天下事,有一利必有一害,有一益必有一损,受利受益者未必以为恩,受害受损者则以为怨矣。古人云:不贪子女玉帛,天下可反掌而定。况主子以四海为家,岂在些须之为利乎!至于本门之人,岂无一二才智之士,但玉在椟中,珠沉海底,即有微长,何由表现。顷者奉主子金谕,许令本门人借银捐纳,仰见主子提拔人才之至意。恳求主子加意作养,终始栽培,于未知者时为亲试,于已知者恩上加恩,使本门人由微而显,由小而大,俾在外者为督抚提镇,在内者为阁部九卿,仰籍天颜,愈当奋勉,虽未必人人得效,而或得二三人才,未尝非东南之半臂也。以上数条,万祈主子采纳。奴才身受深恩,日夜焚祝。我主子宿根深重,学问渊宏,何事不知,何事不彻,岂容奴才犬马之人刍荛之见。奴才今奉差往湖广,来往似需数月。当此紧要之时,诚不容一刻放松也!否则稍为懈怠,倘高才捷足者先主子而得之。我主子之才智德学素俱,高人万倍,人之妒念一起,毒念即生,至势难中立之秋,悔无及矣。冒死上陈之罪,实出中心感激之诚,万求主子恕其无知,怜其向上,俯赐详阅纳行,则奴才幸甚,天下臣民幸甚。蒙批语:语言虽则金石,与我分中无用。我若有此心,断不如此行履也。况亦大苦之事,避之不能,尚有希图之举乎?至于君臣利害之关,终身荣辱之际,全不在此,无祸无福,至终保任。汝但为我放心,凡此等居心语言,切不可动,慎之,慎之。

二、康熙五十四年
奴才戴铎谨启主子万福万安。奴才叩辞主子后于六月内到杭州,主子所交给总督满保东西奴才一路小心收藏,并无损坏,俟到福建时,再交给钱老哥、图巴礼也。所有奴才觅得杭州金花土产数种进上,求主子哂留赏人,则奴才感沐无既矣,特此启闻。
蒙主子批:知道了,又赏家人缎子一匹。
三、康熙五十五年
奴才戴铎启主子万福万安。奴才于七月中,自杭州起身,于九月到福建任。所有主子给满保的东西奴才已密密交给钱老哥、图巴礼等,令其转与满保,俟他给银子时再行启知。
奴才过武夷山,见一道人行踪甚怪,与之谈论,语言甚奇,奴才另行细细启知。
奴才自问愚昧,功名之志甚淡,兼之福建水土不服,染病至今,特启主子。意欲将来告病,以图回京也。谨启。
蒙批:我身子好,你好么。接你来字甚不喜欢。为何说这告病没志气的话,将来位至督抚方可扬眉吐气,若在人宇下,岂能如意乎?天下皆然,不独福建为然也。所遇道人所说之话,你可细细写来,做闲中往来游戏。功名甚淡,非其时。古人云:“炉中若无真种子,总(纵)遇神仙亦枉然。”等谕。
四、康熙五十五年
奴才戴铎谨启主子万福万安。奴才在福建衙门甚苦,恰逢巡抚陈瑸到任,一切陋规尽行裁割,兼之奴才身体疾病缠绵,屡次告病不准,只得进兵饷二千两,求往军前效力,希图进京叩见主子金面,细回一切。至所遇道人,奴才暗暗默助,将主子八字问他,以卜主子,他说乃是一个万字。奴才闻之,不胜欣阅。其余一切令容回京见主子时,再细启知也。
福建到京甚远,代字甚觉干系,所以奴才进土产微物数种,内有田石图书一匣,匣子是双层夹,底将启放于其内,以便主子拆开。谨启。
蒙批:你如此作事,方是具见谨慎。所遇道人所说之话不妨细细写来。你得遇如此等人,你好造化,但你身子甚病,必须加意调理,古人云,“节饮食,省嗜欲,自可却病延年”,万不可令庸医用药也。至西边效力之举,甚觉孟浪,皇上前不是当要的。等谕。
五、康熙五十六年
奴才戴铎谨启主子万福万安。奴才哥哥戴锦蒙主子天恩,差大人向吏部说得补河南开归道,此乃主子特恩。奴才弟兄受恩天高地厚,将来不知作何效力,方可仰报于万一也。特行具启,叩谢。谨启。
蒙批:你哥哥大不如你,不过是一员俗宦罢了。目前有你哥哥效力,你宽心保养,身子要紧。等谕。
六、康熙五十六年
奴才戴铎谨启主子万福万安。奴才在福建衙门实在狠苦。恭逢主子千秋在即,愧无叩进,谨具不堪微物数种,求主子哂留赏人,则叨沐恩慈不朽矣。谨启。
蒙谕:以后,有呢进些,没有就罢了。不必告,水灾的一样。等谕。
七、康熙五十六年
奴才戴铎谨启主子万福万安。奴才数年来受主子高厚之恩,惟有日夜焚祝,时为主子默祷静听好音,不意近闻都门颇有传言。奴才查台湾一处,远处海洋之外,另各一方,沃野千里。台湾道一缺,兼管兵马钱粮,若将奴才调补彼处替主子吞聚训练,亦可为将来之退计。即奴才受主子国士之知,亦誓不再事他人也。谨启。
蒙批:你在京若此作人,我断不如此待你也。你这样人,我以国士待你,你比骂我的还利害。你若如此存心,不有非灾,必遭天谴。我劝你好好做你的道罢。等谕。
八、康熙五十七年
奴才戴铎谨启主子万福万安。奴才自到福建以来,甚是穷苦,屡次告病不准,详(想)请军前效力,又奉部驳,奴才万分无奈,寻思无策。所有主子天恩无仰报。谨备微物数种,伏祈主子哂留。奴才自觉不堪,不胜菲愧之至。谨启。
蒙批:天下无情无理除令兄戴锦只怕就算你了。一年差一两次来诉穷苦,要两镡荔枝酒,草率搪塞可谓不敬之至。等谕。
九、康熙五十七年
奴才戴铎谨启主子万福万安。奴才素受隆恩,合家时时焚祷,日夜思维,愧无仰报。近因大学是李光地告假回闽,今又奉特旨带病进京,闻系为立储之事诏彼密议。奴才闻知惊心,特于彼处探彼云,“目下诸王,八王最贤”等语。奴才密向彼云:“八王柔懦无为,不及我四王爷聪明天纵,才德兼全,且恩威并济,大有作为。大人如肯相为,将来富贵共之。”彼亦首肯。但奴才看目下诸王各各生心,前奴才路过江南时,曾为密访。闻常州府武进县一人名杨道升者,此人颇有才学,兼通天文,此乃从前耿王之人也。被三王爷差人请去,养在府中,其意何为?又闻十四王爷礼贤下士,颇有所图,即如李光地之门人程万策者,闻十四王爷见彼待以高座,呼以先生。诸王如此,则奴才受恩之人,愈觉代主子畏惧矣。求主子刻刻留心,此要紧之时,诚难容懈怠也。谨启。
蒙批:杨道升在三府已有数年,此乃人人尽知。
又蒙批:程万策之傍,我辈岂有把屁当香闻之理。
又蒙批:你在京时如此等语言,我何曾向你说过一句?你在外如此小任,骤敢如此大胆。你之生死轻如鸿毛,我之名节关乎千古。我作你的主子正正是前世了。等谕。
十、康熙五十八年
奴才戴铎谨启主子万福万安。今有富鼐(傅鼐)来苏云奉主子差事,令奴才帮其办理。奴才惟有诸事相商,竭尽骀弩,以期仰报主命也。滋谴家人具启请安,特具苏州新样扇子数种进上。奴才看其样式颇觉雅致。伏祈主子哂留,则叨沐不朽矣。谨启。
蒙批:你自家看看你的扇子和你的启帖,你是什么不知道我的。放着你,你一后四次具折请安。等谕。
后于六十年在汤山叩送,蒙谕:你此去当时时勉励,惟以治心为要,心一正,则天地神明自必加佑。等谕。

洗桐女史 2006-09-13 14:26
御园修竹:
抱抱~桐姐姐辛苦了~~~
引用
蒙批语:语言虽则金石,与我分中无用。我若有此心,断不如此行履也。况亦大苦之事,避之不能,尚有希图之举乎?至于君臣利害之关,终身荣辱之际,全不在此,无祸无福,至终保任。汝但为我放心,凡此等居心语言,切不可动,慎之,慎之。

记得第一句话冯尔康先生引用说他对自己门人都不透露本意,那时偶还狠狠笑他虚伪^^~可从整段看来,我倒觉得他是出自本心,一方面那时候他倒真的还没有很浓烈的争储的想法,另一方面他即便动了心思,因为朝中事态尤其是老爷子心思还出于无头绪状,他也只的确是慎之慎之的,所以对待门人,也叫他们慎之……
余年陇亩:
唉,哪能不动心呢?不过就是自保也要慎之啊……
不过这个“苦”我觉得是真心话。一直不能确定他为什么知道苦也要去做。现实中确实有些事即使知道苦也要跟随潮流去争一把,不过胤禛又不像那样的人。
嗯,花痴中的某人开始想象一个为了某种理想或者志向不惜把自个放到热锅上煎烤的雍正~~~
洗桐女史:
怎么说呢,大家觉不觉的雍正继位前的脾气比继位后要好很多,要隐忍很多呢?你看这个戴铎,一开始为雍正献计就说什么“惟因身居外吏,不能日近天颜,虽有微衷无由上达,即或偶言亦难尽备”,后来又闹着要告病,或是去军前效力,而且我是觉得那个所谓的武夷山道士,也是为了让胤禛允其回京,而设的一个悬念,“其余一切令容回京见主子时,再细启知也”才是戴铎的真正目的。胤禛不是没有察觉出来,所以当戴铎屡次告苦之后,他言语比较温和温和,但是却带着一丝讥讽批复他说“以后,有呢进些,没有就罢了。不必告,水灾的一样。等谕。”最后惹急了才骂戴铎无情无理,但是语气与之继位后的雷霆之怒相比,却是轻的很多。一来他羽翼未满,戴铎那句话“受利受益者未必以为恩,受害受损者则以为怨矣”他其实也是深以为是的,韩信是被谁告发的,熟读历史的胤禛又怎么会不清楚,不知道呢;二来我是觉得胤禛继位后,事务琐碎繁忙,难得那么闲适,所以心情烦躁,而且看不过去的事情也不需要顾及,所以说他是一个把自己的心情带进工作中去的人。
戴铎这个人目光短浅,而且操守不好,“抚陈瑸到任,一切陋规尽行裁割”,他就因此在胤禛面前抱怨。而储位未定之时,形势严峻,戴铎的种种告白,反而增添了胤禛对前途未明的担忧,心理负担自是加重,心情也不会好,胤禛容他,也是万不得已,毕竟他无人可用。但雍正用人又不拘成见,倘若说胤禛惩罚戴铎,是因为其是藩邸旧人,知道内情甚多,也非公允之论,《实说雍正》谈及雍正对戴铎之子戴天球态度的变化时就说“对改过的臣工,雍正帝也不用老眼光来看。直隶邢台知县戴天球是雍正帝藩邸的旧人,给他留下的印象是‘粗蠢不堪’,其父戴铎因贪污治罪,当他的母亲病死时,直隶巡抚李维钧奏上一折,说戴天球任知县两年以来,廉以服官,俭以持己,折狱劝农,实心行政,若离任深为可惜,请准他在任守制。雍正帝阅过大喜,批道:大奇!大奇!大奇!此人旧时乃天日不醒的一个人,其父又是一个贪官,家教一无可取,不想好到如此地步,真大喜事,准他留任。”
另,不过他们主仆也确实谨慎——“奴才进土产微物数种,内有田石图书一匣,匣子是双层夹,底将启放于其内,以便主子拆开。”不知道是否和阿灵阿和揆徐故意与胤禛交好,而把散播皇太子失德的言论伪饰为胤禛所为,而使得他如此小心,草木皆兵。
引用
所有主子给满保的东西奴才已密密交给钱老哥、图巴礼等,令其转与满保,俟他给银子时再行启知。

这段内容不甚理解,胤禛送东西给满保到底是为了给他好处拉拢他,还是给他物品,换取资金,以为扩充势力之经费。而且胤禛自己也承认,他们兄弟的佐领无不逾制的说,这一点很让人疑惑。
哦,对了,顺便提一句,按语中提到的和戴铎同为藩邸旧人的沈竹,最后居然入了辛者库,真素可怜~很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唉~
还有,我觉得很奇怪,编者因“其批词亦非原批,疑雍正后来改作以掩饰天下耳目者”~但我却觉得这些折子可以证明其并非无心于大位,而且结交大臣,笃信天命,都是为其所忌谈的,不知道他何以要令戴铎补写?
toutou:
小四继位后对满保颇好呀,对他操守的容忍度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这个大贪官。
但我却觉得这些折子可以证明其并非无心于大位,而且结交大臣,笃信天命,都是为其所忌谈的,不知道他何以要令戴铎补写?
我觉得这跟写大义觉迷录一样,都是实心办坏事,好辩,剖白心于天下,结果反落得很无力。
雍邸的门人真是除了海旺和年希尧之外没一个好下场。王爷说博尔多不错,让他当布政使还让小四批评了一通。
洗桐女史:
海旺就是海望么?海望也是雍邸门人么?
我对于他们的履历都没有一个很系统的了解呢。
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胤禛要把一些藩邸旧人说成是老八一伙的,郁闷~对了,悠悠,你不是说过所谓的八阿哥不是胤禩而是福慧么,我觉得很有可能啊。
toutou:
海望不是小四从小的跟班么,应该是他的包衣吧。而且它是乌雅氏呀,是孝恭的亲戚吧。
他这些门人好像有转旗的吧,是不是从镶白旗转到正蓝旗了,这样不就算是小八的人了。而且那些大臣们只要犯了错,基本都被他算在三、八、十四、年隆党里了,这点真和朱元璋、毛泽东有一拼,“历史反革命”的说。
洗桐女史:
嗯,海望是雍正的表侄。
toutou:
孝恭也是包衣出身啊,怪不得~
洗桐女史:
嗯,德妃是镶蓝旗的包衣(此处错,应为正黄旗包衣),她是宫女出身,其祖父额参是膳房总管~所以她的地位比良妃也高不到哪去~
雍正继位后追封皇太后曾祖、祖父和父亲俱为一等公,妻一品公夫人。以威武子白启袭爵,白启后为散佚大臣,称舅舅,驻景陵。雍正不但给自己的亲母家一支抬入正黄旗,而且还给予全族俱准入旗的特殊“恩典”,并一一引见,酌情给予差使效力。这么做,或许是母家地位的卑微,对于雍正而言,是一种隐痛,亦或许是他为了缓和母子间紧张的关系,而故意作出的姿态。
但这些在德妃的眼中可能就是第一种解释吧,所以这可能也是母子关系不融洽的一个因素~
在考虑重写雍正和德妃母子失和的原因,把一些新的理解加进去,呵呵~
另,怀疑敏妃也是抬旗的,怀疑她和德妃一样也是宫女出身~
余年陇亩:
今天比较闲,就看的细点。
似为戴铎获罪时饬令补写者,其批词亦非原批,疑雍正后来改作以掩饰天下耳目者
女史姐姐觉得这个可能性大吗?想请教《文献从编》是哪些人什么时候编的。我还真有点接受不了这样的掩人耳目,要真不想让天下知道那些书信内容,找个可靠的人毁掉也就行了。不过为什么让他誊写呢?我想知道那信的原件怎么处理了,必然是抄家回收了吧,然后呢?还有那个“懋勤殿档”是刑部档案还是什么?
引用
密密交给钱老哥、图巴礼等,令其转与满保,俟他给银子时再行启知。

呵呵,怎么看着这么像黑货交易?
引用
功名甚淡,非其时。古人云:‘炉中若无真种子,总(纵)遇神仙亦枉然。

有点读不懂。是不是前面告诫他不到淡泊功名的时候,是针对那道人说自己不信?
引用
内有田石图书一匣,匣子是双层夹,底将启放于其内

呵呵,感觉胤禛和手下人都是这么偷偷摸摸惯了的。即位后还说什么“君不密则失国,臣不密则失身”之类的话……也难怪他一再强调自己光明磊落也没人信。嗯,确实有一类人即使出发点是好的也总喜欢用一些藏着掖着的方法,何况这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干什么呢……
引用
所遇道人所说之话不妨细细写来

说明他还是对这个“万”字很感兴趣的,如果是掩人耳目也不会把这话留下吧?不过好像戴铎就是没有说啊~~~
引用
奴才密向彼云:“八王柔懦无为,不及我四王爷聪明天纵,才德兼全,且恩威并济,大有作为。大人如肯相为,将来富贵共之。”彼亦首肯。

有点奇怪啊,竟然没有因为这句挨骂!我看的时候想,这不是明着就告诉李光地老四也在四处活动谋登大宝吗?首肯只是虚应承着,还不知道心里怎么想呢!
引用
程万策之傍,我辈岂有把屁当香闻之理

嗯,够刻薄。
引用
你之生死轻如鸿毛,我之名节关乎千古。我作你的主子正正是前世了。

我怎么马上就想起《王朝》里雍正骂年羹尧那几场?语气真像。
觉得胤禛对外宣传自己的浩然正气宣传的有点过头,真难怪别人看着假。不过话说回来,碰上戴铎这样的人,也真是得好好整饬一下。嗯,恐怕戴铎觉得这是他主子心里默许他的做法,故作姿态假意表白一下。(其实我有这个感觉,另外胤禛确实也嫌他不知进退。)
洗桐女史
《文献丛编》是民国时期故宫博物院编的。

长空 2007-01-01 11:30

在哪里找得到<<文献丛编>>?


洗桐女史 2007-01-06 16:26
现在已经很难买到了,我只有前19册而已。已经绝版了。

驴驴老婆 2007-01-07 03:25
所有主子给满保的东西奴才已密密交给钱老哥、图巴礼等,令其转与满保,俟他给银子时再行启知。

感觉。。。很像现代一些送礼的手法,用代买东西的方式送礼,哈哈



mandia 2007-09-27 13:32

引用
又蒙批:程万策之傍,我辈岂有把屁当香闻之理。

o(∩_∩)o...哈哈,不亏是四四!


蒲亭主人 2008-11-26 21:13
为什么是“蒙批”?戴铎又不是蒙古人。

洗桐女史 2008-11-26 21:22
蒙雍亲王批示……

蒲亭主人 2008-11-26 21:46

哦。


获罪时的补写,那岂不是成了“戴铎回忆录”了?!



islyfslovexueer 2009-02-27 22:30
哇哇哇,这思想!这笔锋!无敌了!果然四四就是强悍啊~

断梦 2009-08-28 08:39
糖和鞭子的治人之术

翾★fly 2009-08-30 20:11

无祸无福


 


感觉真的是看破了...


 


pc2005cp 2009-12-18 20:35

四爷这一张利嘴,饱读经史便罢了,又狠下心来潜习了一阵佛学,越发地把心境读深了。


这嘴上笔下地难免带出点子痕迹来,只消瞥上一眼就知道这是他的话了。


以往在藩邸如是,进了养心殿越发地心痒起来,不再拘着自己的嘴,倒是把年轻时憋着的性子都放了出来。


看到称心的发自肺腑的宽慰,下笔都是朕的宝贝;不顺时直接写上放老狗屁四字,真真地把人儿笑死。


想都想出他在明灭的灯下握着笔皱着眉气的脸儿铁青的样子。


孤灯寒夜的,有时真不知爷图的是什么。


成天价白日黑夜的,做给自己看?没着股子工作狂的狠劲,没着点子责任啊使命感什么的,怕是这人也撑不到这么久。


不抽烟,不嗜酒,不爱炕上事,不喜桌上食。


养养狗,炼炼丹,批批折子,院子里走走,我们四爷就这样为国奉献了十几年?


上个月某天,忽然很想他。车也没开坐地铁去了故宫。


站在养心殿东暖阁的窗外,看着他们爷儿几个祖祖辈辈靠着的榻子,明黄黄的颜色褪了不少。没来由的一阵心酸


贴着暖阁的玻璃,他仿佛就在那歪着,手里拿本书,恹恹的样子。


他,也是寂寞的吧?怕是一直一直,这样寂寞了很久吧。。。。。。



端静蝶 2011-03-31 11:12
真想陪着孤单的他好好说说话,又怕他不喜欢

怡生如梦 2011-05-22 22:49
这个戴铎,他的奏折,我在宫中档里也没有找到。看来宫中档遗失了好多奏折......

rainbowy 2011-06-05 20:37
弱弱的问,提及戴铎时,看到的文章多半的定语就是“雍邸旧人”或“满人戴铎”。
请问大大们,戴铎 戴锦兄弟在算是旗下包衣么?还是就是算个具有旗籍身份的清客,侍读谋士?还是两重身份都具有?
谢谢

罗罗嗦嗦 2011-09-19 19:33
越来越觉得四四是个龟毛的人~
认他做主子憋屈死了~

草糖 2011-10-16 22:29
程万策之傍,我辈岂有把屁当香闻之理。

笑喷……

yundanfq 2012-02-10 00:30
“又蒙批:程万策之傍,我辈岂有把屁当香闻之理。”
呃。。。。。。貌似无论是当年的雍亲王还是后来的雍正帝,都很真性情到有时候很“三俗”的说     
看12楼说的,真是有些心酸的说

养心殿 2012-05-25 06:52
冯尔康手里有全套的《文献》

养心殿 2012-05-25 06:53
戴铎和他老哥戴锦死于哪一年?


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文献丛编》第三辑·戴铎奏折(全部录完) --] [-- top --]


Copyight © 2005-2010 ourjg.com
Time 0.054937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