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西安将军常色礼等奏报旌表节妇事折 --]

[稽古右文·康雍梦华] -> 九州清晏 -> [录入]西安将军常色礼等奏报旌表节妇事折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洗桐女史 2006-09-13 12:04

[录入]西安将军常色礼等奏报旌表节妇事折

西安将军常色礼等奏报旌表节妇事折
雍正七年五月十五日


奴才常色礼等谨奏:为奏闻事。
恭惟,我皇上圣谕时宣,四海咸归淳朴,人心向化,普天共沐裁成。今据镶蓝旗汉军协领韩爽呈称,许端佐领下退甲壮丁张汉佐之子张斌原聘本旗苏伯合佐领下马兵何有禄之女为妻,末及成婚,张斌于康熙四十七年八月病故,何氏年甫十五,一闻夫故,坚志随母往吊,父母劝阻,奋欲自尽,及至夫家,知汉佐再无次子,矢心守节,即剪发摘环,服孝守柩,代夫事亲,终始不渝,彼时张汉佐之父骁骑校张文良随师塞外,未及公举,至雍正三年文良回家,旋即病故,何氏之冰霜益励,迄今二十一年节孝弥彰等因。奴才等复查无异,夫以未字之女,即明大义,此固圣祖仁皇帝久道化成,亦皆由我圣上深仁厚泽谆切训诫之所致也,此诚盛世休征,不敢壅于上达,伏乞天语指示遵行,为此缮折谨奏。
    奴才常色礼、奴才卓鼐、奴才张正文。

朱批:此皆有定例之事,何必如此渎奏,不能训育兵丁人才,便将西安妇人尽化导为节女烈妇,何益之有,将此认为汝等之功劳乎,为汝等愧之。如目下进藏,似此平安无事之行,而尚官兵沿路抢夺,便二三十年偶出一节妇,亦不能抵此丑也。朕实愧之,但汝等之厚颜则不知作如何想也。
   

(原件系汉文)

录自《雍正朝满文朱批奏折汇编》下册,页1743-1744

PS:从中可以看出雍正对于节妇的真正态度,既然如此就不应当答应富察氏替弘(日敦)守孝,为了政治上的宣传,毁了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后半辈子。既违背自己的真心,又违背了十三生前的意愿~



洗桐女史 2006-09-13 12:05

御园修竹:

呵呵,把妇女问题的折子放一块儿:)

1733   刑部尚书阿尔松阿等奏参隐瞒女儿案拆
    雍正二年十月初六日


    领侍卫内大臣刑部等部尚书公阿尔松阿等谨奏:为请旨事。
 该臣等会同户部议得:镕白满洲旗都统议政大臣世子弘昇等参奏其旗席尔根佐领下正蓝蒙古旗副都统乌尔泰等、及特吞佐领下原披甲五十八之孀妻隐匿其女而未补行引见等情咨送一案,将乌尔泰已于黑都所告隐匿其孙女案内革职,其子伊勒岱罪拟号鞭而奏结,相应不议外,审据五十八之孀妻供称:我女现年十九岁,去年七月应许嫁给四十九。本年正月阅女时,行抵景山,我女突然患病,故撤名未入。我听说,在施克索(tokSo,庄子)③及患之女皆不阅看。乃于六月,嫁给同旗江往佐领下披甲四十九为妻是实。除此女外,并无他女隐匿等语。据四十九供称:将五十八之女,我于去年七月说定,本年六月十三日娶了。我不知彼等未经阅看隐匿之情等语。被等自皆承认。是故,将五十八之孀妻,本应比照将人官之人隐匿一口杖七十徒一年半之例,因系旗枷号二十日鞭七十。因系女人,按律准赎。五十八之女,照例离异,交总管内务府配嫁辛者库行走之人为妻。审得四十九,并不知晓五十八之女未经补行阅看情由,相应毋庸议。署理特吞佐领事务二等侍卫乌奇、骁骑校余勒等,查出匿女之情,呈文该旗大臣参劾,相应毋庸议。为此谨奏,请旨。
    领待卫内大臣刑部尚书公臣阿尔松阿、左侍郎革职留任臣马尔齐哈、左侍郎仍兼内阁侍读学士臣黄炳、都统右侍郎臣高其佩、户部尚书臣张廷玉、右侍郎臣托时、右恃郎臣蒋廷锡、侍郎兼管左副都御史臣觉罗塞德。
    朱批:因系孀妇,著宽免。其女既已嫁人,免其抽取。余依议。

晕乎乎。。。张廷玉也在里面来掺一腿。。。真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



洗桐女史 2006-09-13 12:13

toutou:

拜托,选秀女归户部管,张廷玉当尚书的,列个名不能算道貌岸然吧....不过他也确实挺道貌岸然的.感觉小四真是开明,乾隆朝也有一个总督自行嫁女,愣给罢官了。

还有哦,王爷不让富察氏进门,也得跟小四说一声吧,他这么不声不响的,人家敢嫁人吗,这不是更毁了人家吗?

洗桐女史:

是啊,乾隆对此的态度很强硬啊,定要天下美色,尽归天家,不许人家拣选前私行婚配。

另,可能富察氏就像溥仪说的,是已经放了大定的那种吧。

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中说“按习俗,送荷包叫放小定,这还有伸缩余地,到了放大定(即把一个如意交给了未婚的儿媳),姑娘就算是“婆家的人”了。放大定之后,如若男方死亡或出了什么问题,在封建礼教下就常有什么望门寡或者殉节之类的悲剧出现。”

toutou:

那王爷不让人家进门有什么用啊,又是小四指婚.进了门还算守节,不进门岂不是也一辈子也不能再嫁了吗,就算嫁,谁敢娶呀?

洗桐女史:

呵呵,让偶想起了徐妙锦,朱棣想娶她,徐妙锦死活都不肯嫁,朱棣就威胁她说“夫人女,不归朕,更择何婿?”意思就是,看哪个胆大的敢娶你~最后徐妙锦终身不嫁,选择出家~

或许富察氏就是看准了这一点吧,她给弘暾守节,还能换来一家的荣宠,古代女性的生存价值不就在于此么,可叹!

toutou:

唉,真给我富察家族丢脸.小四给王爷的几个儿子指的妻子门第都好低.富察氏之父才是个佐领,鄂尔泰他哥才八品.这些人好象都没资格选秀女吧,难道是特旨?还是王爷就喜欢一些门位低的,觉得不会引人猜忌是吗?

洗桐女史:

呵呵,你也是富察氏啊,我先前只是知道你是满洲人呢,你很喜欢孝贤么?反正我是对于古代那些贤后全都不感冒的,觉得这样压抑自己而得来的令名很不值,很可怜。

鄂尔泰他哥官阶很小,但是鄂尔泰受宠啊~发现雍正总喜欢让自己的宠臣亲上加亲,他有这癖好。

toutou:

当皇后的也没办法,看在富察家族一门荣耀的份上,原谅她吧.

王爷去世后,小四给丹津多尔济请安折子上的朱批好伤哦.原来还不理解为什么小四一开始在策棱和丹津的矛盾中稍稍偏丹津一点,后来才想起来,丹津是王爷的亲家.

水晶儿:

请教一下,策棱?还是策凌?是博尔吉济特氏还是噶尔丹或格尔丹?汗死!我已是一脑袋浆糊!

丹津多尔济是准噶尔的还是蒙古的?晕死,我全糊涂了.

toutou:

我看到的写凌和棱的都有,小四写错字经常的.大概音译也不同.好象是科尔沁的吧,我也记不清了.丹津是额鲁特蒙古,属喀尔喀部

洗桐女史:

看这个:雍正皇帝对西北的平定



犀乔 2014-01-07 10:30
人家四皇帝可没说不崇尚民间出节妇,只是说这些官儿们别总拿这些小事大做文章,搞好自己的本职才是正务.

犀乔 2014-01-07 10:35
何况这些原是有定例的事儿,出了节妇,地方官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何必搞得跟七仙女儿下了凡似的.


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西安将军常色礼等奏报旌表节妇事折 --] [-- top --]


Copyight © 2005-2010 ourjg.com
Time 0.052699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