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雍正的个性by陈捷先(来源于《雍正写真》) --]

[稽古右文·康雍梦华] -> 九州清晏 -> [录入]雍正的个性by陈捷先(来源于《雍正写真》)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灵儿 2005-10-06 13:52

[录入]雍正的个性by陈捷先(来源于《雍正写真》)

雍正的个性
    康熙四十七年(一七零八),皇家发生废储的不幸事件,皇帝后来评论他儿子们的性情时,提到雍正在“幼年时,微觉喜怒不定”。知子莫如父,康熙当时对雍正的这番评语应该是可信的。可是雍正认为这样的评语不好听,尤其怕影响到他日后的声誉,所以他向父亲说明他已长大,性情经多面磨练已经稳定了,恳求他父亲恩准不要把“喜怒不定”这四字载入官方档案。康熙后来想想皇四子地性情确已有了改进,尤其对父亲之心,“殷勤恳切,可谓诚孝”,因而就同意了他的请求,不予记档。
    雍正登基之后,觉得自己的涵养确实有了进步,“喜怒不定”的性格已经被淘溶变了质,所以他在雍正四年(一七二六)篡休他父亲的《实录》时,就命令官员将此一事实忠实地记录下来,“喜怒不定”四字可以在录载他父亲的《实录》中,因为自从他即位之后,“凡一喜一怒,皆慎之又慎,未敢轻忽”。他说:“如或尚有不定之处,足见皇考知人之明,评论不爽。如朕已无喜怒不定之处,是朕仰遵庭训,时时体察,得以淘溶气质,皇考训诲之恩,尤不敢忘也。”所以他认为可以记录。至于他如何“时时体察,得以淘溶气质”的方法,他也有所说明,原来他把康熙经常对他说的“戒急用忍”训示,“敬书于居室之所,观瞻自警”。他用这种耳提面命、书写“戒急用忍”四自作座右铭的方式而使自己逐渐改变性情的。
    雍正“喜怒不定”的性情是否真的改进了呢?我看大有问题。自从他当了皇帝之后,在很多事情上的表现,似乎仍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他与年羹尧的关系就能看出一点梗概。在雍正元年,他们君臣的交往简直如胶似漆,亲密异常,雍正看年羹尧的奏摺“比是什么都喜欢”,并要与他作为“千古君臣知遇榜样,令天下后世钦羡流涎”。可是恩遇不久长,两年多后,翻脸就像翻书似的,年羹尧被皇帝以九十二项大罪名处死了。皇帝的喜怒无常,真叫人莫测难料。
    再看他对迦陵性音的态度,也可以了解他“喜怒不定”的性情。性音是他的旧识,说不定还帮过他不少忙。雍正作了皇帝,性音见好收场,道庐山隐居寺修行,“谨守清规,谢绝尘境”,于政界官场从无联络,数年后圆寂西归。雍正得到消息之后,认为他对佛法的造诣高深,他的著作是“近代憎人之罕能者”,为了表彰他,下令追赠国师,赠给谥号,并把他的语录收入经藏,真让性音身后备极哀荣。可是不到数年,皇帝突然由喜而努,批评性音品行不端,“好干世法”,并且说他即位不久就命令他离开京城,免生事端,免得败坏佛门境地。同时他又下令将性音的语录撤出经舱,性音的谥号尊称全部削除,连性音的门徒也受到牵连,一切的奖赏与美誉都由处罚与诋毁代替了。
    田文镜一直是雍正地宠臣,在田文镜小心伺候皇帝的过程中有时也摸不清主子多边易变的个性。有一次皇帝在朱批中要田文镜“军改任性尚气之举”,并与田文镜谈了一些君臣私意相得的知心话。田文镜接到朱批谕旨,感激之余立即上书谢恩,并表示一定遵旨改过。没想到皇帝竟给他批了“你也不体谅,朕哪里有工夫看你幕宾写来闲话。”令田文镜碰了一鼻子的灰,感到又紧张又羞愧。又有一次,田文镜敬呈了一些河南土产纻绫等物进宫,黄帝甚为欣赏。田文镜自认投合了皇帝的口味,所以再度恭呈同样的礼品,没想到雍正对他说:“前朕奖卿能知朕心,今竟以纻绫之类进献!”进献土产是定制,大臣向皇帝拍马屁也是常情,雍正如此一批,弄得田文镜真不知如何是好。
    还有云南巡抚沈廷正看到雍正的朱批要他多效法鄂尔泰为官行事,沈廷正不敢违抗,立即回奏说“惟有殚精竭力,不敢自暴自弃,诸凡倍加敬诚,效法督臣额尔泰为官行事,以图上报。”可是皇帝却在沈廷正的这件密奏上批了:“亦不过丑妇效颦耳,亦属大言不惭!”福建巡抚毛文铨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他有一回犯了一点小错,皇帝指认他专擅,本来要处分他的,后来觉得他还可造就,特别赦免了他。毛文铨当然感恩不尽,上摺谢恩,雍正并未嘉勉,反而对他说:“可谓厚颜矣!”向这一类的例子在雍正朝的密奏中俯拾皆时,不能尽举。不过,我们从而可以了解雍正性情不定的一斑了。
    雍正的个性中还有自信自负的一项特质。他常对大臣们批说:“你知道什么!”“你非长才之人!”“你的见识朕实信不及!”“看你伎俩实属特平常!”“所见甚浅矣!”“你乃穷书生!”“朕实为汝愧之!”等等的话语。他对满族人总是评论他们秉性固执、尚气而不圆通;汉军则有“言行相符百无一二”的毛病。他自信一切比别人强,无论文章道德,或是办事能力,甚至他的判断也都是比别人正确得多,这也许与他想作万民之主有关,他又好胜,当然就要样样比别人强了。所幸雍正在若干政策的研制与实行上,有时还会及时改正,听从好的意见,这是很难得的。例如丁随地起的赋税改革,山东巡抚黄炳首先奏请实行,皇帝不但不准,反而责斥他“冒昧渎陈”,几乎被处罚越例搜求之罪。可是后来经过直隶巡抚李维钧等人的呈请,皇帝认为有益贫民,终于改变初衷,同意改制了。又如甘肃巡抚建议在该省开炉铸钱,雍正最初不同意,后来觉得有禁绝私钱的效用,“钱法既清,而民用亦裕”,当然准允他铸造了,并且还对石文焯说:“彼时朕虑未周详,故谕暂缓。”皇帝镜承认“虑未周详”,也算难得。这类的例子也多,我个人以为雍正性急,在不用忍而又自信自负之时,常作出不尽妥当的主观决定,但是他有心为国为民服务,只要于民于国有益的,也就是对他自己统治权有益的,他会更改,甚至认错的,他也说过:“改过是天下第一等好事!”
    从雍正办事的仔细认真上看,我们还可以说他有着过分精严刻薄的个性。不少大臣或因疏忽大意,或草率从事,或敷衍塞责,或掩饰过愆,都逃不过他的法眼。例如雍正元年,皇帝名李署理京口将军,大学士票拟时误写了张天植的名字,后被皇帝发现,挖苦了大学士们一顿,说他皇帝可以“代理”大学士办事了。同年年羹尧为事上了一摺,大学士已经议复了,后来蔡珽又以同一事奏请,大学士们又当作新的提案办,皇帝发现了有批评他们“漫不经心”。还有一次浙江官员报告侦察甘凤池案件,雍正阅览之后,对总督性柱说:“前既奏过,今又照样抄剩渎奏,是何意见耶?”可见皇帝记性很好,抓到了地方官重复奏报的错误。福建巡抚刘世明有一回没有遵照雍正的指示立即做出回应,被皇帝追踪识破了,于是就以近乎讽骂的口吻说:“朕日理万机,刻无宁晷,费一片心血,亲笔训诲之旨,竟一字不提,想汝终日在醉梦中矣!”刘世明看了朱批,只好尽心地照皇帝旨意办事了。雍正的精细严厉还可以在一些小事上看出,他似乎对很多小地方也都是十分注意的。雍正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岳钟琪上奏陈事,密奏的开头先引录了几句皇帝前一次给他朱批的话,岳钟琪在抄引时只写了“雍正五年三月初  日奉到朱批......”其中确实日子没有填上,可能待查补写的,可是后来疏忽就把摺子送出了。皇帝看了这份密摺,就在“初”字与“日”字之间画了一个圆圈,并加写“不必介意,戏圈来的”八个字。虽说是“戏圈来的”,但令岳钟琪十分紧张,立即向皇帝说不是,并表示“惶恐万状”。还有浙江观风整俗使王国栋的一分密奏,事史上是一份普通的请安摺,在宫中被皇帝弄脏了,雍正就随手写上“朕安。此朕几案上所污,恐汝恐惧,特谕!”这虽是小事,但足以说明雍正的仔细与大臣对他的严厉作风的恐惧。
    雍正的刻薄个性更是有名的,除了对他兄弟们的整肃手段,命令兄弟改名、牵连朋党、大杀臣民之外,在不少文字游戏中,也充分显现他这方面的性情。雍正二年八月,原任山东巡抚陈世倌收到皇帝赐来的新鲜荔枝,作臣子的当然立刻上奏谢恩,皇帝对他不曾尝过如此人间美味的谄媚话表示不满,便批了:“你乃浙江人,离福建不远,果然不曾尝过吗?”雍正五年七月苏州高官陈时夏恭进地方土产并上摺请安,皇帝收到礼物后,在奏摺上批到:“进献之物,因汝出于至诚,家人之情,勉强收纳数件,亦未令廷臣观看。若论物之好丑,实宫中弃置之物较之亦不及也。”本来大臣进贤方物,或臣下蒙赐物谢恩,都是定制,说些谄媚逢迎的话也是无可厚非的,然而,经雍正如此一批,实在令人难堪,也显得皇帝刻薄了。皇帝有时还用些更难堪的文字侮辱大臣,像“书此一摺能自不发珊乎?”“一切吏治,湖广不及他省,自然事,迈柱不及他人也!”这是在迈柱这位湖广总督的报告上批的,简直是“指着和尚骂秃驴”,能不叫迈柱哭笑不得无地自容?当然更不堪入目、令人心惊胆寒的是“胡说”“混帐”“孽障”“恶种”“无耻小人”“不是东西”“朽木粪土”“庸愚下流”“看你有些疯癫”“不学无术”“无知小人”“满口支吾”“良心丧尽”等等的批语,都可以视为雍正刻薄个性的明证。
    雍正身后留下骂名,多少与他的刻薄性情有关。年羹尧被处死已经足以证明这位君主的刻毒手段了,但是在命令他自裁时,皇帝竟叫年羹尧的仇家蔡铤去监刑,让年羹尧在临死还要多一层难堪羞辱。更特别的是,雍正载年羹尧死前还颁发给他一道上谕说:“尔自尽后,稍有含怨之意,则佛书所谓永堕地狱者,虽万劫亦不能消汝罪孽也。”让年羹尧死而不能也不敢怨,真是恶毒之极!
    年羹尧死后,皇帝又迁怒到几位曾经逢迎过年羹尧的人,汪景琪以文字狱被杀,钱名世革职回家被看管,而且在他家住宅边挂上“名教罪人”的匾额,用以羞辱他。皇帝又命令京中臣工做诗讽刺钱名世,“以为无耻文人之炯诫”。侍读吴孝登写的诗不合上意,被指为“缪妄”,因而被充军到东北边荒的宁古塔为奴,处分比钱名世还重还惨,皇帝显系太刻薄了一些。雍正不但刻薄地对待活人,也同样刻薄地对待过死人。对吕留良家族的事过严姑且不说,他在清除他兄弟允禩等人之后,突然想到揆叙曾是允禩的党人,他虽已过世七年,但仍令人在他墓前树立一块刻有“不忠不孝柔奸阴险揆叙之墓”字样的石碑,这种谴责也不近人情。雍正五年因大臣办事不认真,皇帝命令一些新任小臣每天到圆明园值班,日未出报到,日落后才准回家,这些小臣住在城里,如此折磨,也真是极惨的事。
    雍正的喜怒不定与精严刻薄个性,虽然对他的革新政治有加速以及成就的作用,但是对他的为人行事却也留下狠毒凶残的骂名。





洗桐女史 2005-10-06 20:35
其实说他“喜怒不定”也罢,说他性格急躁也罢,无非是因他与那些传统的帝王形象大相径庭,绝对不是那种喜怒不行于色之人。

他就是那种大喜大悲的性格,即使加以克制,也掩饰不住自己真情的流露。不过正因为他的感情变化很大,所以才让人觉得他难以琢磨,很难相处。事实上,我觉得他这个人感情上很简单的,只要了解他,自然就会掌握和他相处的分寸,只要与他相互交心,坦诚相待,做事毫不瞻顾,就会长久的保持一种良好的关系。



紫天 2005-10-06 23:19
想问问桐大,为什么后来会生了性音那么大的气,人都死了的说。

洗桐女史 2005-10-06 23:40

是因为性音的徒弟拿着先前雍正的手迹,打着皇帝的名号招摇撞骗,雍正认为这败坏了他的名声。


阿塞 2005-10-07 19:35

我觉得主要还是性音知道当时藩邸时的太多秘密,虽然已圆寂,但徒弟们可能还掌握着第一手的“证据”,有可能会威胁到我家四爷。如果不是这样,死去的人了,我家四爷也不会担着的骂名风险去批驳性音。毕竟是“九五至尊”,说过的话起能是儿戏?



洗桐女史 2005-10-07 20:59

我觉得此说不成立,如果雍正真有此心的话,先前断不会对性音如此荣宠,早就在没有造成影响之前就将所谓的证据收回销毁。



洗桐女史 2006-09-16 11:08

水晶儿:

就年羹尧、性音、田文镜等事来看,我觉得恰恰证明了雍正是个有原则的人,可以看出来他务实至情至性敢爱敢恨爱憎分明.

虽然有时候他也会因为喜欢谁而曲意包容,但我觉得这恰是一种能因一人身上欣赏的优点而喜欢他,也能因一人身上厌恶的缺点而讨厌他.这才是率性而为的男人!

汗,这样岂不是说他既坚持原则又极有个性,怎么这么花痴,自我检讨!可能偶喜欢从心理学角度解读人吧.

asacat:

那个,和康熙比起来,老四的性格的确不太好。

一弯新月:

呵呵  今天第一次来就看到这么多雍正的文章,好极了,可以让偶多了解了解他。

我比较赞同洗桐的看法,绝大多数的帝王皆是喜怒不形于色(甚至绝大多数臣子都是如此)但雍正却是那种感情强烈而外露的人,情绪转换过快,自然给人一种喜怒不定的感觉

只是有点奇怪,以前他不是有“冷面王”之称吗,是不是以前压抑的太久了,才会在当上皇帝之后有如此大的变化。

遗忘:

我偏偏喜欢他的喜怒不定真性情。

ice綿:

帝王都是无情的,多情的帝王都不能成大事

但这就注定他是孤独的~~

飞天199:

看了这篇文章的搜罗,四“喜怒不定”,还真的蛮严重的嘛。

不过,文中说,谄媚话无非厚非。说谄媚话无可厚非?这是哪一条公理?有些话肉麻得让人掉鸡皮疙瘩,难道还要说“卿所言甚是”。就该给那些马屁精一顿棒喝,否则朝中岂不尽是马屁之辈?

另外,自负不是什么错,四有他值得自负的地方。四大部分还是自负得有理。他又为什么非得成为温厚君子呢?

洗桐女史:

雍正骂李维钧的,看得我都有点受不了了,我对他的承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可是……

某人发起火来,那爆发力不是一般的强~以前看很多资料说什么,当日天威甚厉,近侍莫不汗流浃背,当时还笑呢,觉得有点夸张,现在可不觉得好笑了~

飞天199:

呵呵,感觉四在康熙在的时候很克制,没人约束他的时候,他就放任自己了。

野蔷薇smth:

照我的经验,自制能力太强的人,要么会在一些意想不到的时候爆发,要么干脆就是个变态,我觉着爆发比变态好些。

  世宗好讲边幅,说白了就是有挑毛病的强迫症。这种人依我说最适合的职业一是仪器厂的质检,二是出版社的校对。有这么个人坐镇,刚买的主板绝不会三天就挂,新出版的书也绝不会这么多排版错误

佟佳氏云漪:

真赤子之心也!古来为君者能有几人如他这般率直坦荡?


云想衣 2006-09-28 08:57

这个作者还是刻薄了一点,有些事情并没有把前后关系都呈现出来,只是一味的想要体现小四的“喜怒不定”

要是真如作者所说得那么喜怒不定的话,后宫受到的冲击一定会很大的,这种皇帝那个女人哄得来啊


洗桐女史 2006-09-28 10:14

不觉的刻薄啊。

雍正本来就是那种大爱大恨,有丰富感情的人么。


依珞 2006-10-19 23:43
请问哪有四四的八字分析啊???

洗桐女史 2006-10-19 23:56
http://www.ourjg.com/bbs/dispbbs.asp?BoardID=5&replyID=745&id=231&skin=0

玄禛尧 2006-10-20 19:23
我最近也在看《雍正写真》,发现在细节上好象有一点瑕疵,不过看起来在主要问题上还是很中肯,至少建立在史实上,不知女史大人怎么看这本书??想听听意见

不离不弃 2006-10-21 21:43
总说雍正继位前后个性变化很大,实际上他本身个性并没多少改变,他个性急躁,但也一直想“戒急用忍”,急躁是天性,忍是后天优化,但继位前后所承担的责任和面临的实际情况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当然表现也不同,能屈能伸真丈夫也,他的个性就一个字:真!

荆棘恋 2006-10-22 08:42

雍正很率性,他不需要他的臣子用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来迎合他,我想他需要的只是一颗心.


玄禛尧 2006-10-22 14:54
我觉得他即位之前的个性不会过于冷漠,个人觉得用“冷”不合适,或许是一个“隐”字吧,不过从他做皇子给康熙办事时的态度上看出他一向就是个讲究公正的人,不是冷面,而是铁面啊~~和当了皇帝后一个样~~

飞絮蒙蒙 2006-11-14 16:50

我觉得说他冷可能是因为他不徇私吧,喜欢他的真性情!


TZ_LW 2006-11-15 10:35

全文看后自觉笔者以现代人的观点批四四刻薄有过之嫌~~~~~~~~~~~~~~.

整个国家是四四家的,他就有处置,训教家人的权力。

试想这样一个大国是你家的,你对你的大臣是何言论才可使之为国效力?


扶疏 2006-11-25 21:43

我觉得楼主说得有些刻薄。

我想雍正所谓的刻薄,不过是他总希望别人能像他意愿中的一样好,在这方面看来,我倒觉得他的思想挺简单。


xmflower 2007-06-28 12:43

为君难,为臣不易。四的感情热烈而真诚。但为臣的又几个能信得过这份真诚?难免视他同一般皇帝,妄自揣测,最后自个也失了真诚,只好两相猜疑。

别说当时的臣子只能瞥见四为人处事的一小部分,故而不敢深信。就现在许多史家,也是信他不过。他施恩或加威,总看成是灌迷汤耍手段,并不信他是由衷而发。

四太与众不同,从而见疑于众,奈何!


易州知府 2007-07-05 15:44
政治这东西一般人玩不得,道德规范不是政治规则.

fivye 2007-07-05 17:53

从来不觉得他刻薄,雍正是个很真的人,不允许有任何虚假,那些刻意敷衍和虚伪的人没必要在他面前演戏。反正他做事我觉得还蛮好理解的。


sjaqiu 2007-07-09 20:31

唉~~~

我觉得这男人还是很会罗索的主儿!而且对权力的执着太可怕了。


鱼晓仙 2007-07-09 21:35
我相信这些说法都是真的,正是这样才反映了雍正是个唯“理”唯“心”的人。因为恩宠是一个帝王对身边人最好的情感表达,他看到了这些人举动,就很快表达了自己的内心,是个爱就是爱恨就是恨、不优柔寡断、真性情的人,有了错误就会改正,一生兢兢业业、克己奉公的君主,至少守业的一些个君王比不上他。试想一个站在权利顶峰的人能这样做,实属不易了。但是作为一个君王,要让身边人轻易看透自己的内心,估计也是很不情愿的,所以觉得雍正会很痛苦,想想看一个真性情的人做了君王,要不断地掩饰自己的真心,有时会矫枉过正,怨不得他。

紫薇 2007-07-13 01:12
在那个时代,雍正这样的性格在皇帝群中的确是很扎眼,但是如果放到现在,如果有某个省长、部长等等如他一样,恐怕已经作为榜样人物上央视作专集了,呵呵!不知怎么的,看着这帖子,想着想着就想到曾经的朱总理了......哦,哦,跑题了...

tianxiamojie 2008-03-21 19:20

 

我觉得四四对大臣和对后宫娘娘应该有区别吧 额~~

而且,他就是这么一个爱曾分明的人,和老康就是不一样,不过他有他的好嘛,要是象老康一样了,那大家还可能喜欢他么~~~

虽然某人发起火来优点那啥,可是呢,我发火的时候连我爸都招架不住哦~~~

嘿嘿.所以呢~~换个角度看 ,喜怒无常的四四也很可爱嘛的说


钮祜禄莹玉 2008-03-22 20:06

正是因为雍正不同于一贯深沉、波澜不兴的皇帝形象,才让人觉得他是“喜怒不定”。其实皇帝也是人,何况他有着比一般人更为复杂的性格。也正是他的性格鲜明,“真情流露”才会有这么多的拥护者。

补充一句,作为皇帝本来就是要君威难测嘛!你的一举一动都让臣下摸透了,那不就会被大臣左右吗?就像乾隆和和珅一样。



Crazy 2008-03-30 10:32
 某四那是个性挖..!骂人D功夫不是盖的..

香非在蕊 2008-04-04 22:29
以下是引用洗桐女史在2005-10-06 20:35:13的发言:
其实说他“喜怒不定”也罢,说他性格急躁也罢,无非是因他与那些传统的帝王形象大相径庭,绝对不是那种喜怒不行于色之人。

他就是那种大喜大悲的性格,即使加以克制,也掩饰不住自己真情的流露。不过正因为他的感情变化很大,所以才让人觉得他难以琢磨,很难相处。事实上,我觉得他这个人感情上很简单的,只要了解他,自然就会掌握和他相处的分寸,只要与他相互交心,坦诚相待,做事毫不瞻顾,就会长久的保持一种良好的关系。


!!!四四其实就是那种真性情啊!!!!

DQ 2009-04-22 10:49
我觉得这样更反应出四四敢爱敢恨的真性情~很少有这样的皇帝啊~

楚筱阳 2009-08-23 10:54
引用
田文镜一直是雍正地宠臣,在田文镜小心伺候皇帝的过程中有时也摸不清主子多边易变的个性。有一次皇帝在朱批中要田文镜“军改任性尚气之举”,并与田文镜谈了一些君臣私意相得的知心话。田文镜接到朱批谕旨,感激之余立即上书谢恩,并表示一定遵旨改过。没想到皇帝竟给他批了“你也不体谅,朕哪里有工夫看你幕宾写来闲话。”令田文镜碰了一鼻子的灰,感到又紧张又羞愧。


 原来雍正对田田也发过飙哦
 这和雍正批给范时绎的那个朱批好像哦
 
 “朕日理万机,毫不体朕,况岁底事更繁,哪里有功夫看此幕客写来的闲文章,岂有此理!况朕屡有训谕,只待秋成方可释怀,今冬雪乃预耳。若如此夸张声势,则汝毫无主敬以待之心矣。下愚不移,奈何!”




智爱 2009-09-24 22:06

想起四哥铁汉、秉性的朱批了,他确实有些啰嗦有些毒舌,爱之深责之切,很真实表达也很直接,所以才会让人觉得喜怒无常。我觉得在他是那种只要你付出整个真心,他就愿意回报给你整个真心的那种人。


鱼幼薇 2012-11-09 21:07
这算刻薄吧,他这是敢爱敢恨

断梦 2012-11-15 08:31
其实这样的皇帝比那些拿腔拿调的更容易被人看出好恶来,四爷大概是想着用一颗真心换真心吧,但反而叫人钻了空子的也不是没有

boaqu 2013-01-03 11:13
呵呵 确实是喜怒不定的  不过是条真汉子


查看完整版本: [-- [录入]雍正的个性by陈捷先(来源于《雍正写真》) --] [-- top --]


Copyight © 2005-2010 ourjg.com
Time 0.060596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