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搜索 帮助
主题 : [录入]《文献丛编》第一辑·蔡怀玺投书允禵案(全部录完)
洗桐女史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3
精华: 166
发帖: 10197
金钱: 500671 枚
威望: 1000 点
金币: 1101539 个
群组: 四宜堂
在线时间: 1193046(时)
注册时间: 2005-03-29
最后登录: 2022-06-14
楼主  发表于: 2006-09-17   
来源于 胤禵 分类

[录入]《文献丛编》第一辑·蔡怀玺投书允禵案(全部录完)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洗桐女史 执行置顶操作(2010-02-25)
 

蔡怀玺投书允禵案

雍正四年

 

按:清康熙末年,世宗与诸王贝勒咸希冀诸位,暗相斗争,其中以十四贝子允禵才识较优,且任西路军务大将军,权势颇重。圣祖崩时,又有传位十四子之说。故世宗继位之初,即令允禵来京奔丧,旋命留驻陵寝附近之汤泉(《雍正实录》元年四月初二日上谕贝子允禵著留驻陵寝附近之汤泉云)。凡允禵行动皆由马兰口总兵范世绎奏报,现整理故宫中所存缴回朱批折内发现有雍正四年范世绎奏报允禵行动折内多件中有奏报蔡怀玺投书允禵折四件,历叙其投书允禵及软禁询问之经过。是年五月遂将允禵与其子白起同禁锢于寿皇殿附近。
关于此案之记载,《雍正实录》四年五月戊申谕诸王大臣九卿谕中略云,近者蔡怀玺投伊院内字帖内开二七变为主,贵人守宗山,以九王母为太后数语。允禵不行奏闻,将要紧字样裁去,涂抹,但交于范世绎,令无论如何完结,但云,并非大事。看其如此悖乱之行,即史书内亦属希有。云,又,六月甲子康亲王崇安暨诸王、贝勒、贝子、公、满汉文武大臣等公同议奏阿其那(允禩)等罪状中,允禵罪状第十四款云奸民蔡怀玺造出大逆之言明指允禵为皇帝、塞思黑(允禟)之母为太后,用黄纸书写隔墙抛入允禵院内,允禵不即奏闻,私自裁去二行交与把总送至总兵衙门,令其酌量完结。及钦差审问,始理屈词穷,悖乱之心显然,众所公知云云。

 

范世绎奏拿获蔡怀玺并问出怪言折

 

镇守直隶马兰口总兵臣范世绎谨奏,为奏闻事:

臣于三月二十三日,据臣探访兵丁赵登科称云:于本日下午。探得忽有孤行一人,身携行囊,颇似远来者。直至汤山毫无着落,看其神色可疑,因遂傍近诱问。始而应对含糊,不说姓名,继而再加诱问,乃云:“我是脱难离家的特来投人的。有据口称云,我本家是滦州人,我的哥哥是大粮庄头。我有哥哥三人,兄弟一人,家里不和,将我凌辱,关锁在家。我三哥并小兄弟,将我放出,给钱三千,叫我逃往关东去的。因前日晚了,住在庄外一座小庙里,睡觉梦见庙神指引叫我别往关东去,往西北走,那里有个汤山,叫我来投人的。”等语。据看此人说话时大觉神色怪异,遂复以酒食从容安稳询其:“你来汤山究竟投何人的?”及问至再三,伊方吐露云:“我是来投十四爷的。我梦见庙神告诉我说,十四爷的命大,将来要做皇帝,叫我特来汤山投他的。”等语。

当下即在允禵庙前下处守候,及见允禵之哈哈珠子(满语外府随侍之称)那喇出来,此人随跪在地,仍照前言叙说一遍,求那喇为伊通报。当下那喇听毕转身不答,即进允禵下处去了。后又有允禵之哈哈朱子常有出来,此人亦前言叙说一遍,跪求通报。及常有听毕亦急忙走开,但说,“此人是那里来的,逐他去罢。”

各种情报称到。臣查如此妄悖之人,未敢忽视。臣随仍饬探访兵丁或潜行尾随或暗为圈守,务期知其姓名,并两处有何情形,探明再报。去后至次日又细加诱问,得其人姓蔡,是正黄旗人。父名蔡北京,已经死了。长兄蔡怀瑚,现今顶庄头,二兄蔡怀琏,三兄蔡怀琮,小兄弟蔡怀珮,本人名叫蔡怀玺。又云,我在梦中,庙神曾告诉我两句歌儿,说“二七便为主,贵人守宗山”二句,叫我记着。又说,“允禵命大,是个大贵人。你往汤山投他去。”等语。

据探此人连日狂言,种种执而不改,且现在百计打算仍欲投身见面等情。臣查似此邪妄之人,既非酒醉,又未病狂,无因而前,兴此梦寐妖言,煽惑于允禵之左右,大可怪异妄诞,殊甚难断故容于光天化日之下。臣念即欲驱除出境,恐其妄行不改,或仍返汤山潜行勾结,或更往别处,散布妖言,皆未可定。再臣将欲即行严拿,又虑声张于外,便滋方近,传播诸属,未便不敢径行。

臣除将此人暗为严行圈守在彼,合谨先据此情,即刻缮折,即刻驰赉奏闻。伏乞皇上指示作何拿交,严行审究,庶几此人之妄造妖言是何设想,因何原故,乃能吐露无疑,臣谨仰候批示,遵行。谨遣臣标把总鲍文英赉奏,谨奏。

 

范世绎奏蔡怀玺仍在汤山软禁折

 

按:清故事,凡发下臣公覆议条奏,时辄裁去原奏人衔名,此折前半亦裁去,折内附呈字帖,今亦未见。

 

而臣正在候旨发落之时,臣更念允禵此行无非自度遮掩不住,巧思洗白,所以交付到臣,且臣更不便轻据允禵一言即行收管,遂立饬把总华国柱带回汤山去。后嗣至交酉时分,允禵又差伊门上蓝翎那喇并客克衣来至臣署,称云:“先前交把总带来的人,是贝子的话。因为此系小事,所以贝子不奏闻皇上了。然又有些关系,故交把总送至总兵处完处。作何完处随总兵罢。”等语,声同称说。去后,臣念此时允禵既经巧于洗白,正在希图遮掩之时,倘将蔡怀玺如常松纵,又虑允禵指为已经交过之人或暗行设法以致隐匿,其人泯灭其迹,皆未可定。臣今现在将蔡怀玺交把总华国柱,仍在汤山软禁、看守,恭候谕旨发落,合谨将允禵前后情词,详据缮折奏闻,并将允禵交付蔡怀玺,料进下处字帖一张,附呈御览。谨遣臣把总鲍文英赉奏,谨奏。

朱批:前已有谕此事,差人来同你审理。料进字中无“二七变为主”之句,朕亦问来人口谕此语矣。此一语你只做不知,从蔡怀玺口中审出就是了。应如何审理处,口谕来人。满都护如何举动,词色留心看彼等动身回来据实奏闻。

 

范世绎奏将投书允禵之蔡怀玺软禁折

 

镇守直隶马兰口总兵官臣范世绎谨奏,为奏闻事:

雍正四年三月二十八日,臣标赉折把总鲍文英奉回朱批谕旨到,臣随确遵谕旨,即将蔡怀玺设法软禁、套问缘故。现在候旨发落,钦遵。

迄臣前于本月二十六日据随探兵丁回称,看得蔡怀玺于本日又赴允禵下处,在于对门观望等候。值有允禵门上人客克衣出来,伊便近前恳说,求其通报允禵。彼时客克衣且听且走,但云:“这个人,如何今日又来缠了。”等语。再臣于二十七日又探得蔡怀玺在自己寄住庙内,曾于晚间向寺僧索借笔砚,夜里掩门独坐,不容人进。彼时窥系写字情形,随后即兴诱问。但惟支吾频频,叹气。及套问至二十九日,据蔡怀玺方云:“我前日是来将我此来原由,与我的住处姓名,并梦中各样语言自己写了一个帖儿,我今日走向王爷住处,东边墙外相近东门角将写的帖儿用松枝拴了,料在王爷下处院内。”等语。比再加诱问,据蔡怀玺仍用前言,大概敷衍,所有别情不肯细致吐露。窥其神色,惟有踌躇急切欲见允禵,不时出外探望,去而复返。各等情经臣探访诱问得实。伏念此妖妄之人,又复妄写字迹,抛投允禵下处,亦属奸邪。未敢隐讳,合谨缮折奏闻。臣标下千总马国栋赉奏,谨奏。

朱批:将此人拘禁看守候旨。

 

范时绎奏刑讯蔡怀玺及传问允禵口供情形折

 

镇守直隶马兰口总兵官臣范时绎谨奏,为遵旨覆奏事:

雍正四年四月初五日,臣标赍折把总鲍文英奉回朱批谕旨,钦此。到臣钦遵。讫嗣于本月初九日贝勒满都护、内大臣公马尔赛、侍郎阿克敦等来至马兰关,随将蔡怀玺拘到,先行细加诱问。仍令蔡怀玺将前次料进允禵住处字帖语句再行录出,对看,验竟多出两行,遂又审称原先料进的帖子前面还有话语两行,想是允禵里边裁去的。各等情俱经臣等将蔡怀玺的两次夹讯。据蔡怀玺前后坚供无异后,将允禵传来讯问。据将裁去字帖前半截之事,虽亲口承认,然看其辞色狠怒向臣愤欲吞噬,转将蔡怀玺写字缘由猜系把总华国柱及臣指使又说把总容留此人吃饭饮酒;又说臣因何将此人置之不问,等语,覆大肆骂詈。彼时有蔡怀玺当面对质,允禵方始辞穷莫辩。今据允禵自供等语,并种种辞色,盖自料裁截逆语字帖回护妄人,即己不能隐匿其罪,乃以臣系皇上委用地方官员,反欲借此发挥,揣想图赖,以冀将来在陵官员畏其反噬,不加防范,无敢言其过恶者而后已。此又其妄生疑念,别具深心,皆难逃于皇上神明洞鉴之中者,其前后各等情辞俱有满都护等公同见闻,嗣将审明原由公折奏闻,臣未敢复奏外,再臣看得满都护于初九日审问蔡怀玺之时,伊亦厉声恶色,一味恐唬,多不能详得其情,只有马尔赛、阿克敦二人平心推问,以期明晰。又本日将奉旨明白回奏一事交与允禵之时,满都护将旨意宣明后,便无甚多言,至初一日允禵送回奏前来,因看允禵所奏模糊,当下,马尔赛、阿克敦俱经驳问允禵甚久,令其改换,满都护未发一言,又十一日将蔡怀玺之事讯问允禵,彼时满都护身虽在前,未曾发言。据看满都护连日等情节系臣等公同目睹。臣未敢嘘餙,合谨据实覆奏。再臣更有仰赖圣明,欲达天听者,穷念允禵方在痛恨经臣与臣标把总败露伊事之时,正思妄行攀扯,今蔡怀玺于二次受刑之后,业经昏迷一次,现在有病,虽经钦差贝勒大人等取供在案,系病实臣恐后此倘蔡怀玺身命不保,又起允禵反噬脱卸之心,势所必至,合谨声明。上赖我皇上至圣至明天恩照察,臣即得沾沐恩全于靡涯矣。再臣于此案审结之后缘未奉随同入奏之旨,未敢冒昧前来,倘蒙圣恩有赐垂问之处,臣即星驰赴阙,面奏详细,臣无任翘切待命之至。谨将前二次奉到朱批合并赍交,谨遣臣标千总马国栋赍奏,谨奏。

 

录自:《文献丛编》第一辑 

录入者:洗桐女史、御园修竹

 

发帖者若为原作者,则本文版权归洗桐女史及『稽古右文·康雍梦华』共同所有,转载或引述请标明作者及出自www.ourjg.com;

若是转贴或引述他人原创内容,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若为本站限制浏览之资源,未经许可前禁止转载!

 

洗桐女史 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3
精华: 166
发帖: 10197
金钱: 500671 枚
威望: 1000 点
金币: 1101539 个
群组: 四宜堂
在线时间: 1193046(时)
注册时间: 2005-03-29
最后登录: 2022-06-14
1楼  发表于: 2006-09-17   

倒影:

其实到了雍正四年的时候,局势应该已经比较稳定了,就是说武装夺权的可能性已经是很小了。我想其实十四自己也是明白这一点的,他所以隐匿了一些关键内容应该只是为了保护他的八哥和九哥,减少雍正对他们的恶感。

感觉上开始那个蔡怀玺说的什么庙神托梦实在是很牵强的,导致十四开始怀疑蔡怀玺是雍正派来栽赃的,所以有“此人是那里来的”之语。并且在很长时间之内,十四都是没有理会这个蔡某人的,连他家家人都说“这个人如何今日又来缠了”。

洗桐女史:


 

料进字中无“二七变为主”之句,朕亦问来人口谕此语矣。此一语你只做不知,从蔡怀玺口中审出就是了。
 

雍正希望能够人赃俱获,所以怂恿范世绎,不但不中止犯罪,反而纵容这一“犯罪行为”的发生,可事情的发展也确实照着他料想的方向进行,从这一方面说,确实是有点指使栽赃的意味……

 

满都护如何举动,词色留心看彼等动身回来据实奏闻。
 

雍正不信任满都护,却让他来审问十四,其中的考察的意味不言而喻,感觉这对堂兄弟俩的关系十分微妙,雍正是一直很想把满都护拉到自己这边来的,甚至说出“贝勒满都护并不知朕心,可即令伊每日侍从行走。”这样孩子气的话,但是似乎他的人格魅力不够大,起不到榜样的作用,所以十三去世以后,雍正负气的说满都护看他的笑话。而且从范世绎的奏报中来看,满都护确实心向着十四,但只是不为己甚而已,不像马尔塞等人急于邀功,而落井下石。

 

据将裁去字帖前半截之事,虽亲口承认,然看其辞色狠怒,向臣愤欲吞噬,转将蔡怀玺写字缘由猜系把总华国柱及臣指使;又说把总容留此人吃饭饮酒;又说臣因何将此人置之不问,等语,覆大肆骂詈。
 

以前只看到过十四半夜里偷着哭,偷着骂,而这次则是公开爆发了。不过说真的,十四的消息也够灵通的,居然知道范世绎派人留蔡怀玺吃饭,想必也有耳目。从中也可以看出来十四这个人还是很精明的。

觉得十四和他身边的人都有点草木皆兵了,很敏感,对这种事情都是避之唯恐不及。

御园修竹:

HOHO~蔡怀玺投书这件事情实在是让偶对某人高兴不起来啊。。。说实话在这件事里偶还是有些偏心14的。曾经做过两个设想:

1,此事终极指使是某人,他通过下面的人指使蔡去投书14,然后再叫上另一帮人去捉拿审理此案,同时将一些不了解、想拉拢又有些怀疑的人一起塞进来跟着办事,借机考察他们一番,让14脱不了罪责,

2,至少,是下面人谄媚某人导演编排出的这一出。那个范时绎就难脱干系的说,他那些个用词MP哇哇响,举报别人的时候紧接着撇清撇清自己,然后如果他非要有些事情,可以8用审那么细的,至少14裁去字这一件,他可以容人家给个合理的解释,毕竟14在这件事里除了战战兢兢裁去那两行字,别的都是那么被动。

这次偶的直觉真的没有给偶带来对某人辩诬的想法,只是理智告诉偶,某人不会这么阴险~咔咔,偶用阴险一词向来没有恶意的说~

毕竟,一个小农民,大摇大摆的进了14的专区,很匪夷所思啊~尤其是之前的那个梦,太假太牵强了吧,很白痴的谎话,竟然也没人去拆穿;而且偶觉得那个时候,14心字已成灰,不想去招惹这些夺嫡的事情了,虽然对某人不服之心仍在,彼时客克衣且听且走,但云:这个人,如何今日又来缠了。说明14对蔡还是相当反感的,14对蔡,自是恨的咬牙切齿,不论他是谁的人,即便真是89他们弄来的也是,他裁去字也只是想尽量少牵扯些人进来,尤其是89,也许也为他们好,但更多还是自保,他也清楚跟他们扯上干系不是太妙。

蔡说:原先料进的帖子前面还有话语两行,想是允禵里边裁去的,如果他真有心给14传达这个消息,那他大可以不用说什么“想是14里边裁去的”,而说是什么可能自己当时忘了写那两个字云云,理由何其多也,至少,他可以什么也不说,不说是他裁去的,让审问者判断。

那个,偶就是这件事情有些不满,有些同情14的说。。。虽然第一次看的时候看14痛苦状是很幸灾乐祸地大笑了一番,后面,就越来越以同情居多,然后就一边感叹某人不厚道啊:(

桐姐姐~~~偶没叛变呐。。。。抱头ing……

洗桐女史:

我是觉得是范世绎急于邀功,才使得事情由“小”变“大”的,他想告诉皇帝我立了一件多么大的功,倘是雍正指使的,范世绎也没必要对皇帝说什么“倘蒙圣恩有赐垂问之处,臣即星驰赴阙,面奏详细,臣无任翘切待命之至。”

御园修竹:

咔咔,可以是因为范时绎并不知道是某人指使嘛,某人先指使别人肇事,然后把审问事宜交付范时绎……那个,谁那么早就扔斑砖啊~偶没说完嘛~~后面有转折的~

刚才在洗衣服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觉得某人是无辜的~~某人没有拿这件事情大做文章,只是把14囚起来了而已,我觉得不仅仅是禁止他作怪,同时也是一种防止、少让别人去拿他做文章的手段~~(突然想起二月河里的老爷子囚十三,只是14的性子没有13那么好罢了)但是下面的人肯定一点都不无辜的~实在是没法说服自己不是他们中间有人媚上肇事,而感觉某人一直出于一种居高临下的、看戏的姿态,也许他早看出来事情的端倪,只是顺水推舟配合着演演顺便考察考察下属……

洗桐女史:

呵呵,我是觉得他要是想找个借口治十四的罪,绝对不会弄出个“二七变为主,贵人守宗山”这样一句话来,本来舆论就对他不利,而蔡怀玺又是在旗的,且他自称是庙神托梦,给的他那句话话,倘若是某人指使的,不会给十四弄出个天意论吧。

不过蔡怀玺将字帖投入允禵院内,却是在他和范世绎这对群臣的“纵容”下发生的,呵呵~

另,不知道十四所裁的内容是什么,是不是“以九王母为皇太后”?

toutou:

满都护确实很搞的一个人,感觉性子有点像法海,屡教不改,什么都不吝的人,仗着是常宁的儿子,料小四也不能把他怎样,很是张狂呢.十三死后,他的表现甚至比老三还差,毫不把雍正和十三放在眼里.所以小四才气急败坏的点他的名嘛

洗桐女史:

可是雍正还真不敢拿他怎么样,可能也因为满都护对他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威胁吧~

toutou:

满都护是常宁的儿子.感觉像保泰、满都护这样的大少爷,康熙的嫡侄,又从小在宫中长大,身份地位比小四他们也不差什么,小环境甚至比他们还优越,尤其是保泰,初封就是亲王,比大多数皇子都高,感觉他们这样人一直就不会太买小四面子,对他们要求太严了又会有不敬叔伯的感觉,所以总要给点差使,迁就着点儿.不过小四还是把满都护从贝勒降到公,他死了也没让他这一枝系爵.

我觉得弘昌、弘晈他们对弘历可能也有这种感觉,让乾隆很不爽

洗桐女史:

雍正曾经教保泰算学,又带领他行走,可是他还是更偏向老八,以至于雍正说保泰要是逼迫他以合允禩之言,他惟有含笑以待之,那种感觉就和康熙说要是自己死了,要是有人立老八,他就含笑而殁的感觉一样,好像都是用狠话,来“恳求”对方不要再闹了似的。

toutou:

不是说福全喜欢八么,保泰自然随他老爸.<康熙满文奏折>上好象有保泰很狂的例子,康熙也承认,但也没把他这个侄子怎么样.都是老爷子惯的

洗桐女史:

老爷子不惯鄂伦岱敢在乾清宫便溺么?就连雍正也只是干生闷气~


 

发帖者若为原作者,则本文版权归洗桐女史及『稽古右文·康雍梦华』共同所有,转载或引述请标明作者及出自www.ourjg.com;

若是转贴或引述他人原创内容,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若为本站限制浏览之资源,未经许可前禁止转载!

 

千里之外 离线
级别: 五品吏部给事中
UID: 2536
精华: 0
发帖: 273
金钱: 349 枚
威望: 0 点
金币: 500 个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06-12-15
最后登录: 2009-08-11
2楼  发表于: 2006-12-18   
好搞~~~对于我等初涉江湖的确实有点搞不清楚,有点像男性版《金枝欲孽》。HOHO~~~
君子九德:宽而粟;柔而立;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强而义

 

发帖者若为原作者,则本文版权归千里之外及『稽古右文·康雍梦华』共同所有,转载或引述请标明作者及出自www.ourjg.com;

若是转贴或引述他人原创内容,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若为本站限制浏览之资源,未经许可前禁止转载!

 

长空 离线
级别: 九品司书
UID: 2025
精华: 0
发帖: 6
金钱: 16 枚
威望: 0 点
金币: 0 个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06-10-25
最后登录: 2011-05-19
3楼  发表于: 2007-01-01   
在哪里找得到<<文献丛编>>?

 

发帖者若为原作者,则本文版权归长空及『稽古右文·康雍梦华』共同所有,转载或引述请标明作者及出自www.ourjg.com;

若是转贴或引述他人原创内容,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若为本站限制浏览之资源,未经许可前禁止转载!

 

犀乔 离线
级别: 五品吏部给事中
UID: 28716
精华: 0
发帖: 259
金钱: 263 枚
威望: 0 点
金币: 0 个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1-11-06
最后登录: 2015-05-09
4楼  发表于: 2013-12-16   
“各等情俱经臣等将蔡怀玺的两次夹讯。据蔡怀玺前后坚供无异后,将允禵传来讯问。据将裁去字帖前半截之事,虽亲口承认,然看其辞色狠怒,向臣愤欲吞噬,转将蔡怀玺写字缘由猜系把总华国柱及臣指使;又说把总容留此人吃饭饮酒;又说臣因何将此人置之不问,等语,覆大肆骂詈。彼时有蔡怀玺当面对质,允禵方始辞穷莫辩。”想想也真是的,像允禵这样的皇子,要是老爷子在时,像范时绎这样的小角色,恐怕能到他跟前说上两句话就得念佛了,可是时过境迁,竟让这样的小角色呼来喝去,我要是允禵,一刀就把范时绎给斫了,看四胖能拿我怎么样。

 

发帖者若为原作者,则本文版权归犀乔及『稽古右文·康雍梦华』共同所有,转载或引述请标明作者及出自www.ourjg.com;

若是转贴或引述他人原创内容,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若为本站限制浏览之资源,未经许可前禁止转载!

 

描述
快速回复

遵守版规,请勿顶帖,勿发表纯表情、纯引用帖;权限不够请努力发帖,勿发牢骚抱怨贴;历史讨论区请勿发表纯空洞、同情、花痴的慨叹水帖!
认证码:

验证问题:
康熙的陵寝名,请输入拼音Jing Ling对应的中文 正确答案:景陵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 下一个